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凯/微瑞金】小红帽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大灰狼居住在一座大森林的深处。很多猎人都进去寻找过这只大灰狼,只不过无一幸免地被撕咬成尸体。


  “凯莉!”每天打开门,金总能看见这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呀,往返于森林的北边和南边,帮秋和格瑞送信件。哦,其实她还能吃到美味的蛋糕。


  凯莉穿了一件红色的大长袍——据说是她妈妈留下的,还新着——背后懒散地耷拉着一只帽子,上面绣了些可爱的花边儿,可以说是整座森林中最亮眼的风景了。她扬起笑脸,对大了自己两岁的金露出八颗小巧的贝齿,问:“什么事啊?”


  天知道她有多饿。可惜蛋糕和肉混在一起有点重口。


  “帮我给格瑞那边带一件风衣去,可以吗?”金说着拿出一个篮子,里面除了一件风衣,凯莉还闻到了蛋糕的香味,在篮子里充斥着。也是呢,最近天气有点凉了。凯莉接过篮子,正是她最喜欢的草莓蛋糕。金笑着捏捏她的小脸说:“送过去之后,一起享用吧?”秋今天应该会路过格瑞家歇息会,兴许还能来个下午茶?


  她朝金挥挥手,转身的时候乌黑的头发扬起,金眨眨眼,仿佛看见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她头上冒了出来,又看见凯莉回头嫣然一笑,一种不安蓦然窜上脊背。


<<


  小姑娘的身影渐渐被树木遮盖。她提着篮子,迈起轻快的步伐,本应有美妙的音乐在清晨的森林中奏响,但森林的声音却在逐渐消减。


  “早上好,小姑娘。”


  凯莉闻言停下来,眼前是一个长得“比较”好看的男人。头顶长着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倚在一棵松树旁笑着看着她。嗬,什么时候这么凶狠的狼先生会对一个小姑娘笑了?她扬起甜美的笑容,挽着篮子的手悄悄探进衣袖,准备拿出小刀。


  “啧,不就打个招呼么。”狼先生不满地撇撇嘴,“好歹也是打了这么久的冤家,用得着这么戒备?”


  “雷狮,你的潜台词是,好歹你也让你饱一下口腹之欲?”凯莉把手里的折叠小刀打开又折起,蓝色的眼睛倒映着比她高一个头的狼先生的身影,微笑的弧度凝结在一个很好的度数上,紧绷的身躯散发着的敌意让雷狮不由得也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双方对峙,战争一触即发。


  “算了,我还有要事要忙。本来想试试秋送的小刀好用不好用,但我没时间。溜了溜了。”


  凯莉突然把小刀往衣服口袋里塞去,仿佛脚底抹油一般,一溜烟跑了。


  无奈地收起长(zhang)长的爪子,雷狮望着她远去的方向,呵呵两声。又去格瑞家?一天三趟去的到底有多勤?


  狼的速度比人类快得多。雷狮不用问路就能循着凯莉留下的气味找到格瑞的家——况且他对那里也熟门熟路,猎食的时候没少经过。你问他怎么不去吃了格瑞?哦,因为他还见到了格瑞的猎枪。


2.


  凯莉在盘算着今天中午吃什么。这对每个种族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她想起早上把她从睡梦中叫醒的太阳,那缕透过玻璃直照到她嘴里的阳光,温度骤然升高让她热得直吐舌。金色看上去像是芒果,那是她在蛋糕里最爱吃的水果。


  啊路程好远啊……女生修长的手指在大红袍的纽扣上停留片刻,又放下了。指不定猎人又教唆那些愚蠢的猎狗在周边晃悠呢,这件红袍可是娇贵得很,万一让他们叼了去,她可得哭死。


  “听说今晚月圆之夜诶。”经过兔子窝的时候她自言自语道。


  森林浓郁的树木把大部分阳光遮挡在外,难得的清凉让凯莉眯起眼睛。


  “你说秋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是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的大姐姐。和她的弟弟一样有时候傻的可爱,但有时候极其聪明。凯莉庆幸自己不是以秋的敌人和秋说话,和她谈得来。


  她是另一颗太阳。看上去很耀眼,也充满着芒果香味。


  凯莉认识秋认识了十三年。但秋好像才在第十年的时候认识的她。


  她抬头辨认了一下方向,唔,差不多到了。瞥到山顶的影子后,她加快了速度。


  ……


  推开门,秋安然坐在椅子上翻阅书本。那专注的模样映入凯莉眼帘。


  “秋姐!”她叫了一声。


3.


  格瑞赶到家附近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他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冲到家里推开门,不禁愕然,随后抄起了墙上的猎枪。


  一匹大狼咆哮着和凯莉对峙,红袍溅上了深浅不一的血迹。


  她手里拿的是一柄折叠小刀,可就这样,这个柔弱的小女生还是给这匹狼留下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凯莉,算你狠。”见到格瑞的时候,雷狮就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他低声对凯莉道了一声,顺便咬牙切齿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准备跳窗而走。“BANG”一声,他的左前肢被一颗子弹击中。


  一切都在雷狮跳窗后归于死一般宁静。


  “呜——格瑞……秋姐、秋姐死了——哇……”凯莉哭出声来。这里一滩滩血迹,仿佛在无声地控诉凶手犯下的罪行。格瑞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然后又松开,上面清晰可见一个个血印。


  若是金知道了——


  “格瑞!姐姐!”男生推开半掩的门,环顾四周,只见到凯莉和冷脸在一旁眼眶微微泛红的格瑞时,心里的不安像是被证实了一样,颤抖着攥住格瑞的衣袖,有些难以置信。


  “姐姐呢?”


  格瑞沉默着抬手,指尖要触到金的头发的时候,到半路又放下了。


<<


  他们给秋举行了简单却郑重至极的葬礼。


  葬礼上,凯莉第一次看见金在格瑞的怀里从抽泣哭到只剩下哀嚎,整个人身子都是无力的。


  白色的花瓣一把又一把被她洒在墓前,叠的很厚很厚。风一吹,漫天的花在空中飞扬,凋零的意味让凯莉红了眼眶。她抓起自己那件大红袍,柔软的触感令她回忆起母亲温柔的脸庞。


4.


  在凯莉的印象中,母亲是一个温柔有强大的角色,她对自己的每一个孩子都呵护备至——就连凯莉那极其敏捷的身法也是母亲手把手教会的——对待敌人从不心慈手软,狠狠地撕裂直到只剩下白色的骨架。


  母亲每天总能猎来森林里的兔子、狐狸,还有一些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这让凯莉一度分不清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所以她的哥哥们总笑着对她说:“你怕不是吃傻了。”


  凯莉羡慕母亲周旋的本领;但无论母亲周旋的有多好,凯莉只能和她一起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哥哥姐姐死亡。最后,曾经繁荣的家族竟然只剩一家三口:母亲,凯莉,还有一个自称“鬼狐天冲”的哥哥。哦对了,在那个时候,凯莉还碰见过和她差不多大的,另一家人。他们居住在不远处,一家四口纷争不断让人厌恶。


  或许,,她天生就是厌恶战争的。凯莉想。所以她才没有在和雷狮打架的时候下杀手——毕竟他们都是同一类的啊……更何况,打了这么久,也总该会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吧……?就算成为森林里唯一的主人,也要让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才是啊。


<<


  格瑞没有立即去追踪那匹狼。他在陪着金的同时,翻了翻日历。


  如果没记错,今晚是月圆之夜……


  “格瑞,今晚让凯莉睡我房间吧?”金咳嗽几声,喝了一口格瑞递过来的水,有些担心,“凯莉那样的小姑娘,那匹狼肯定会循着她的气味找到她的房间的。这样就危险了。”


  格瑞没有反驳。尽管凯莉已经不小,有十七八岁,看上去身手敏捷——一探一刺,在灰狼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但终究还是个小姑娘。他和秋姐弟在这座森林遇见凯莉的时候,他们仨已经接近十九了,凯莉才十三四岁,着实像个小妹妹。


  “今晚我守夜。”


<<


  雷狮觉得他可能中了邪。


不然他这么聪明绝顶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中了凯莉的全套?这不,不就是被关到小黑屋里了吗?


  就在刚才,他循着凯莉的气味追到了那个地方,本来想和凯莉决一死战,没想到刚打到一半,那该死的猎人就赶过来了。啧!


  不过呢,想必也有人心情不大好。四肢被束缚住的雷狮忍不住看了凯莉一眼,凯莉凶狠地瞪回去,模样活像一只小狼崽。


  可惜那是一匹狡诈奸猾的老狼。


  “雷狮。”小红帽手里握着今早的折叠小刀,笑得人畜无害。尽管雷狮被禁锢,然而还是比她高上一个头。看着凯莉那把小刀渐渐逼近,他诧异地感觉到冰冷的刀面抵在下巴处,力道大的让雷狮不得不抬起头来。


  “近着看,狼先生长得可真精致呢。”小红帽露出犬牙。她凑近了,气息喷洒在狼先生的脸上,带着好闻的馨香。那是来自求.欢的信号。


  车车车车车……(我以后补发……)


5.


  金永远无法忘记那个零落着红叶的秋日午后,身着大红袍的小红帽对他们露出尖锐的獠牙的情景。


  “人类,滚出这座森林。”她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那是来自一头狼的警告。


  格瑞握紧手中的猎枪,远处的仓库里还锁着一头。他是真没有想到,凯莉这个可爱的姑娘竟然也是一匹狼!


  “呵,本来想杀了雷狮灭口,没想到我还没动手你们就发现了。真是不可思议啊。”她从袖子里抖出折叠小刀,刀锋上隐隐泛着血腥味。


  “是你……杀了姐姐。”金的声音在颤抖。他站在格瑞身旁,眼角泛红。“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凯莉嘴角窜出一声轻笑。


  母亲临死前倒在洞穴不远处的情景她还记得,在另一个洞口她能清楚地看见对面那群持枪的猎人和硝烟弥漫的气息!如果不是这些外来者,如果不是他们,她的亲人怎么回一个接一个死去?


  “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她也在里面。”一向温和的女生把手中的小刀抓得更紧,指骨隐隐泛白。


  格瑞端起猎枪,狼化使凯莉速度增加、攻击力度也远超他们所见过的那匹名叫雷狮的狼。


  金没有闪躲,也抓起了匕首。他准备接他姐姐的班,成为一名优秀的猎人。秋的猎枪还挂在她的卧室里,她应该不希望……自己的猎枪会对准他们看着长大的姑娘吧?


  “可是秋在十一岁的时候,并没有参与猎杀。”格瑞一边说着,一边扣上机板。只要食指用力,子弹就会在刹那间穿透凯莉的心脏。


  “事实胜于雄辩。”她攻击的姿态已经摆开,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作。或许是惧于猎枪,又或许——


  远处,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蹒跚向他们的方向走来。


<<


  夜色渐渐的浓了。这座森林开始被月的纱雾笼罩,却不复以往的幽暗和寂静。急促的脚步声,踏过枯叶的沙沙声,打破了这里的安宁。


  一头负伤的狼在秋面前喘着气。秋端着猎枪,柔弱的身子下藏着可怕的爆发力,她一点一点扣着机板,冷汗从她额头渐渐滑落。


  “人类。”狼族妇女艰难地出声。她受的伤不是很重,但再加上被追了几里路,她已精疲力竭。“你身后还有许多人吧?都是来围剿的?”


  惊讶于她的洞察力,年仅十一岁的秋秋点了点头。


  “呵……可怜我们这群物种,到头来还要终结在你们手里。”她笑起来。远处陡然亮起一双碧绿的眼睛,猛地向前扑去!


  又一个巨大的身影扑倒了秋。慌乱间,她鸣了一枪。


  “是你……”狼族妇女咬牙切齿,从秋身前站起来,开始在两头狼之前周旋,她朝秋低声吼道,“快跑!”


  猎枪早已没了子弹,秋的手臂和膝盖被砂砾擦伤,站起来时一阵钻心的痛。


  她一边拿猎枪试图敲击其中一匹狼的前肢,一边想着办法。不料母狼直接把她后领叼起,一丢,随后便和两匹狼斗在一起。


  ……


  “原来她是你们的母亲。”倒在血泊里的雷狮勾起嘴角。小红帽手握小刀,嘴唇被牙齿咬得出了血,手腕也渐渐变红。


  多么可笑的闹剧啊……


  格瑞一时间心情复杂起来。他端着猎枪的姿势没改变过。


  “啪嗒。”很轻巧的一声。


  直接穿透了凯莉的胸膛。早已无力的雷狮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跌坐下来,侧头扯开一个无奈的微笑。


  “狼先生,很抱歉又没让您吃掉我。”


——————END——————

评论

热度(20)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