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慎fo:已经初三,很忙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写文只是为了我快乐。

慎fo

有谁产卡达飞尔斯的粮吗【大哭】


我想看他——


啊啊啊()

【雷凯】混更·套路(1)

#短打混更#

#再不更新我就掉粉了#

#梗源自Gitchee-Gitchee-goo

#推荐你们去听!!!还有动画片也超级好看555夸爆#


  刚刚结束歌唱的凯莉走下舞台,闪粉贴在脸颊,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和她那粉色发卡一样差点晃了雷狮的眼睛。


  她手里还拿着麦克风。


  “Gitchee-Gitchee-goo?”她用右手把长发整理好,歪头笑眯眯的,雷狮敢说她还没有这么笑过。温和、调皮地对着他笑——大多数都是冷笑。


  “……means  that  I  love  you?”雷狮迟疑了一会儿,回答。


  “...

短打

  我是在伦敦的城郊遇到疫宵的。

  疫宵的打扮有些漫不经心,白色的长裙看上去像棉麻质地,撑起一把红伞,手臂上还挽着购物袋。脚上那双皮靴一如既往地白,好像刚才在雨中奔跑的根本不是她。

  她没有看见我,但擦肩而过的时候,那双美丽又平静的眼睛里起了波痕,带着疑惑、不以为然还有……些许轻视。我想,她应该没有“看见”我。

  但我想被她看见。

  想在她的心房里亲吻她的眼睑,想在她的耳边低语厮磨,想在她的眼前,无时无刻。


  疫宵在书桌上刚好翻到莉萨尔的日记本——日记本的扉页被风吹开了。拿起来仔细看时,本子掉在地上发出“啪嗒”的声响。

  上面写满了疫宵的名字。就像高中时,课本、作业

【乙女】今天的乙女作者依旧在很欢快地打游戏呢(一)

#略金你#

#cp很多,大概有金,格瑞,嘉德罗斯,雷狮,帕洛斯,凯莉,安莉洁,卡米尔,鬼狐天冲#

#有黑金#


  你是一个乙女文写手。


  打成年你就搬出来自己住。公寓里的东西不像家里,被你放的乱七八糟,柜子、桌子、椅子上,各种各样玩意儿在上面无处不在。


  唯一干净的地方就是你专门码字用的书桌了。


  打开电脑,面对微微泛着蓝光的屏幕,听见有人在微不可闻地叹气了。那是你。尽管你是一个热爱着小说的写手,然而瓶颈期人人都有,连你也不能幸免于难。


  你关上电脑,准备给自己倒一杯水。这一天的你,是颓废的你,因为你仍然没有丝毫想更文的欲望,仿佛一切都咸鱼一般。...


假如你向她告白后

莉萨尔x疫宵 @-疫宵- 

(莉萨尔黑化倾向注意)

(疫宵ooc注意(。))

第一次写!!!因为不知道该怎么体现疫宵的极度自我所以就!拖了那么久……不要嘲笑我为什么一个男孩子会有一个女性化的名字(因为恶趣味呀(ni))

希望喜欢!!!


1.

  “疫宵,我喜欢你。”


  被面前笑得羞涩的男生迷了眼,忽然听到一声告白,疫宵仿佛听到了平地惊雷。


  莉萨尔是半个多月前被她在家门口发现的。他蜷缩在新公寓门前,雨水把洁白的衬衫打出点点水痕,贴着肌肤。一对精灵耳在疫宵面前泛着红,那条恶魔尾巴却虚弱地连摆都摆不动。


  一开始便抱着“算了算了就当养了只...

【向宇】我的男朋友是锦鲤

 △向蒙有点黑

△ooc是我的人物是神魄的

△炸裂有人和我一起吹吗

七夕愉快!!!

#转发这个向蒙,你就能获得好运#

一 
  “向蒙,你是锦鲤吧?” 


  “……啊?”望着面前因为难以置信眸子瞪大的少年,向蒙愣了一下。 


  还没从天宇的话里反应过来,一只神魄就冲过来把他撞在地上,然后飞一般扬长而去。


<< 


  这件事还要从几天前说起。天宇和向蒙考完初三毕业考试,全班人组织拍毕业照。 


  “向蒙,天宇,我来给你们两个拍一张照吧!”一个女生拿着相机,笑眯眯道。 


  向蒙站...

【雷祖】龙(一)

  没有一个少女不会期盼有朝一日有一个王子骑着马匹,帅气地把自己接走。蒙特祖玛听见自己的妹妹这么说。


  但蒙特祖玛是个例外——她的目光里只有邻国国王一个。


  即便邻国国王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登上了王位,现在的年龄比她还要小,但是蒙特祖玛心里依旧把他当做领导者。唯首是瞻。


  “嘉德罗斯大人。”作为一个附属国的继承人,蒙特祖玛在面对嘉德罗斯的时候除了恭敬还有一丝仰慕。毕竟狂傲得不可一世什么的,在蒙特祖玛这个崇尚力量的女生来说,是很酷的。


  几天前,蒙特祖玛接到属下的报信,说是在黑森林深处发现一处宝藏,可能会让她的国家变成超越圣空国的存在。


  这对于蒙特祖玛...

【金空/三空】人偶师(楔子)

  无论多么相像,到头来仍然是赝品。——题记


  “啊啊,真是令人唏嘘的故事呢。”坐在王座上,女人把手中的物什放在橱柜上,叹了口气。


  那是一个极为精致的人偶。弯弯的眉眼,小巧的唇瓣,宛若真人。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和周围的人偶融为一体。


  “怎么办呢,真想给他们雕刻啊。”兴致缺缺的人偶师拿起桌上的美工刀,修长的手指不断把玩。回想起五百年前那些人的音容笑貌,她真想叹一句“蓝颜薄命”。


  尽管在众多妖怪里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类似小打杂的人物,然而,她依旧保存着师祖给她留下的某些东西——比方说,珍贵的记忆什么的?


  找来一块顺手的木头,仔细端详一阵后才开始动手。灵巧...

【瑞金】金的猫

重发

#瑞金#

#就我这文笔,也就这样了#



  金有一只猫。


  那只猫跟他一样,一样天真,一样活力满满,一样的……让人不省心。


  格瑞记得,最初刚见到金的这只猫的时候,金刚从对面那座山里出来。满身的泥土脏兮兮的,那一口白牙却亮出来,傻里傻气。


  他怀里抱着一只猫,金色的皮毛和他的头发一模一样,蓝色的眼睛透着胆怯,爪子紧紧扒着金的衣领。


  格瑞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抓住猫的颈子差点把它扔了出去——


  他护了十几年的发小,自己都还没来得及亲亲抱抱举高高,这只猫就已经摸到衣领了?简直不能容忍。


  好吧。看着...

我永远喜欢约瑟夫(卡达飞尔斯)!!!!他太可爱了!


真是让人心疼。虽然以约瑟夫的性子来说不需要……

雷狮和安迷修的某些日常

梗来源于生活。一个是朋友的,一个是我前天晚上吃宵夜的时候的事 @autisticadj 


1:英语不过40抄试卷


        英语不过40分要抄试卷。这是安迷修的老规矩,偏偏英语是雷狮弱科,这让人恨得咬牙切齿的安迷修又检查的严。


        所以。


        当这一次月考来临的时候,雷狮上考场从来不带...

我他妈还就不信这也可以!!仅自己可见!!(你们懂得)

【雷凯/微瑞金】小红帽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大灰狼居住在一座大森林的深处。很多猎人都进去寻找过这只大灰狼,只不过无一幸免地被撕咬成尸体。


  “凯莉!”每天打开门,金总能看见这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呀,往返于森林的北边和南边,帮秋和格瑞送信件。哦,其实她还能吃到美味的蛋糕。


  凯莉穿了一件红色的大长袍——据说是她妈妈留下的,还新着——背后懒散地耷拉着一只帽子,上面绣了些可爱的花边儿,可以说是整座森林中最亮眼的风景了。她扬起笑脸,对大了自己两岁的金露出八颗小巧的贝齿,问:“什么事啊?”


  天知道她有多饿。可惜蛋糕和肉混在一起有点重口。


  “帮我给格瑞那边...

【嘉德罗斯】秋天深了

选自海子《秋》。同桌摘录之后突发奇想。


        秋天深了。秋风拂过人的脸颊,带来了鹰的鸣叫。鲜红的旗帜孤零零地挂在杆上,随着风扬起,又慢慢落下了。

         ——像一朵用血染成的玫瑰,从绽放到凋谢,反反复复没有止境。

         蒙特祖玛抬头,秋风把唯一的湿润洒落在她的眼睛里,她...

突然间想起来一些关于生活中的占卜。

1.去漫展的时候,我那个傻逼宿敌在家里化妆化到十点多,我就一个人在车站等,正好带了塔罗牌。

于是我就想着,瞅瞅这天还顺利吗:

洗牌完成,抽到猫皇后。上面是六只猫,但我当时没有注意,所以只看了看牌意。讲的是会顺利…。还有什么什么之类的帮助??于是我当时没有细想。

然后后来在车上的时候,我数了数一共去漫展的人。加上我,正好【六个】。

接着我大姨,我妈两个都发了五一红包给我…。开心。

2.是这个星期星期四晚上的时候了。当时有一位钢琴师来伴奏。

我就很好奇他是男是女,于是抽了一张。

圣火·九

第一感觉:是个女的,白猫是我注意到的一个形象,然后觉得他很优雅,对于整体形式也很容易融合。

然后他进门了。

女的。

因为她是钢琴伴奏,所以音乐听上去特别舒服,没有那种停停顿顿的感觉(废话人家贼厉害的)

整体感觉就是这样——其实占卜不一定是什么大事,日常生活中一些小测试也能体现到这种小游戏的乐趣。

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占卜的原因。

【雷凯疯魔七十分】幽灵

#我想养仓鼠#

#我想买笔#

#同学们占卜吗#

 @雷凯疯魔七十分 



  幽灵的存在在这座古宅中已不是什么秘密。下人们常在古宅周围议论那神出鬼没的主人的同时,也顺带议论了这只幽灵。


  那真真正正是一个不死的生物。在看到幽灵的同时你也会心有余悸地想到,幸好不是红颜薄命——美得令人痴迷,也可怕得令人胆寒。


  “又来一个自称可以除掉幽灵的家伙。”古宅的主人雷狮在书房里处理老国王给他的工作,听闻不屑地撇嘴。老国王在听说这栋房子又在一个星期内死了十个人而且其中之三便有驱魔协会的人之后,又派了一个驱魔人过来。


  为什么不搬家呢?有人问。雷狮...

@雷凯疯魔七十分

凯莉:走不走!?
雷狮:歇会儿呗
凯莉:……可为什么是你坐着?!

两个人在雨中漫步,听着雨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滴答滴答,好像这座都市里唯一的音乐。

凯莉不满地瞪了雷狮一眼,下一秒却被雷狮抱在怀里。她听见雷狮用好听的声音说:“你可以坐在我腿上啊。傻瓜。”

两个人都累了吗?这一刻的宁静,是他们两人世界的融合。

我觉得金。平时很像小奶狗,但是攻起来像只小狼狗一样!很满足我对金凯忠犬pa的幻想…(你)

哪天我。试试…?

有点想吃这对(。)

【雷安】幸运铃+不知道去哪里的福袋=?

#给樱总的生贺 @樱喵Sakuramiao✨ 不知道会不会喜欢#

生日快乐qwq表白她

#旅行蛙真可爱#

#两个幸运物应该是不可能的了#

#假装一切都存在#



  爱去旅行的呱儿子最近不去旅行了,这让阿妈感到很开心,因为他再也没有一去就一星期而她却在家里拔草的情况发生了,她终于能够仔细地观察观察自家儿子究竟在干啥了。


  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阿妈冷静地看着桌上一瓶瓶啤酒,紧攥的拳头微微颤抖,她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这不是青蛙能够喝酒”,但当雷狮眨了眨有点迷醉的紫眸后,理智的弦绷断了。


  “来,告诉阿妈,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阿妈自认为自

涂了色的哪吒。

……。我画画好丑

大概是摸鱼吧…。

哪吒是我的新晋本命惹…。

【瑞金】人鱼

#人鱼#

#真巧啊又一次撞到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1.

  那是格瑞第一次见到还在发育期的人鱼。他从小到大见过的人鱼已经成年而且足够做手术。


  人鱼这种生物,像是创世神隐藏在深海的宝藏,姣好绝世的容颜让其他生物没有一争之力,宛若天籁的歌喉可以拉上世界所有生物为之陪葬……他们是大海独一无二的宠儿。


  “真美,不是吗。”一旁的研究员用胳膊碰了碰他,灼热的目光中还有溢于言表的欣喜。他仰望攀在玻璃上的男孩,眼底有一丝一闪而过的贪婪,“听说人鱼的眼泪能变成珍珠呢。”


  “或者试试那个手术?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不过百分之四十七的几率也不算...

【吒空】两个人的名字

#我来给吒空产粮!!!#

#文笔有点烂!希望有人吃这对!!!#



  从茫茫人群之中穿过,人流一望无尽似乎永远奔不到终点。


  总是想回头看一眼那个与自己擦身而过的人,想竭尽全力大声嘶喊——那个名字。


  你是谁啊……你到底是谁……


  冷漠的紫色眼睛里空洞至极,其它情绪好像是随着某些东西就破碎了。站在普天之上,荒芜的大地和这双眼睛如出一辙,没有丝毫生机。


  目光从来没有在哪个生物身上停留哪怕一秒。


  难道我们从此就要擦肩而过了吗……


  头发交织在一起,就像太阳。



  “你叫什么?”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孩。也许...

【All凯All】渎神者的自语

#文笔不是很好#

#一时兴起#

  我想看,

  双耳被凯莉撩得通红的格瑞

  转瞬间就凭自己的声音把她哄得乖巧


  我想听,

  凯莉和安迷修开车时上道的言语

  在安迷修胜似情话的誓言中变得溃不成军


  当她双肩的带子无力地滑落

  狮子精瘦而有力的身躯被她一览无余


  当她双眸含笑举手投足带了风情

  耳边的天使长轻声呢喃:“我愿陪你一同堕落。”


  更小的天使用自己的光芒把她拉出泥沼


  狡诈的骗徒下一秒便让她殊途同归


  圣空星的尊王眼里曾有过不可一世


  在她的谎言之下变得心甘情愿


  瘦弱的书生为她的到来变得勇敢...

【瑞金】碎片(中下)

#拖了那么久是我的罪过!!!#

#明明大纲都写好了#

#剧情狗血系列#

 @Miss. Qin 你换了称呼换了头像我都不认识你了!hhh


  回到家里,金没有选择回自己家,而是跟着格瑞来到了他家的客厅里。格瑞无奈地看着金,家里有些东西还没有收拾好,他觉得相比自己的床,金这个认床的毛病应该不会放过金。


  “格瑞!睡觉啦!”洗了澡出来的金那张略显婴儿肥的脸在灯光下更加白嫩,就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孩。


  可不是吗,丢失了部分记忆的他虽然没有过去那样孩子气,但是行为上少了很多包袱。不再那么沉重。格瑞想着,觉得这样的金……也挺好。


  “好。”...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情人√# @雷凯疯魔七十分

原本很温馨的画面被我画成这个鬼样……

不会处理血迹sad

【雷凯疯魔七十分】下棋

(又名:猎巫令)


1.


  “你输了。”男人略带笑意的嗓音在这偌大的厅子里回荡,手执黑棋毫不犹豫地就把那白色的王撞倒,用修长的手指捏起那可怜的“君王”提到一旁的盒子去。


  女人毫不在意,只是身前浮起的一纸羊皮上处处透着杀意。


  “没什么大不了的。死在那儿,不如死在你这里。”


  “凯莉。”他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叫他。紫色的眼睛里满是阴霾,又或者说是一种怒火。被人控制的、身不由己的憎恨。


  凯莉笑起来,刹那间窗外的枯树开始蔓延起绿色,甚至有点点粉色花苞生长。她轻启朱唇,道:“永别了。巫师。”


  一把火就这么烧起来。


2.


  凯莉是整座...

【雷凯】等你死了,财产就是我的

  “她是我的诗和远方,但你不是。”黑色的越野车上,雷狮怀里抱着一个女人,倨傲地看着静立在车前的凯莉。他紫色的眸子里似乎有什么在涌动,但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女人用自己那双眼睛扫了一眼凯莉,什么也没说,只是环上他的脖子,眼神迷离。


  凯莉冷冷地盯着他,什么也没做。


  “这就是你的选择?”半晌,她笑了。没有经过精心修饰的脸蛋儿怎么看怎么苍白,比车上的那个女人涂的几层白色底粉效果还要好。凯莉敢说,如果现在天上下起磅礴大雨,那么,不用面前这个女人装得楚楚可怜,她凯莉——的表现自然能够让这位满意。


  可怜?她没有。容貌?她不在乎。


  她只是想清楚地听见、再听见那位的选择。...

【楚路/雷凯】荷鲁斯之眼(二)

#请叫我ooc大手#

#请接受埃及文化#

#与原著相差甚远#


  “我们这次要面对的……是龙王?”接到消息后的凯莉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身旁的雷狮,拎着自己的旅行箱准备入住酒店。


  这次的任务本来是要派出路明非一个专员和另外两个学生辅助的,但是学院没有想到楚子航竟然也会掺一脚,只要破例——实际上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让他和路明非一起行动。


  至于为什么屠龙的地点在埃及,这还得问那个苏醒的龙王——赛特。


  埃及传说中的赛特和奥西里斯是一对兄弟,不过呢……人都知道的,连尼德霍格都有白王这种兄弟,奥西里斯怎么能够没有呢,而且他的兄弟还是个穷凶恶极的家伙。所以,他就在酒会...

【楚路/雷凯】荷鲁斯之眼(一)

#和原著可能有些出入#
#ooc大手就是我#
#请你们接受一下埃及神话#

        坐在电脑前准备开始玩游戏的青年在看到一封熟悉的邮件跳出来后,握着鼠标的动作顿了一顿。

        他把邮件叉了一遍又打开,脊背微微发抖。他掏出手机,一个不注意手机落到地板上发出啪一声响,他试着捡起来却好几次都差点没拿稳。

        最后,他颤抖着拨打了那个打了一遍又一遍的号码,在那边的人...

1 2 3 ————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