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凯疯魔七十分】玫瑰

#两个小时的成果#

#ooc预警!!!#

@雷凯疯魔七十分 #

我需要评论啊旁友们!!!

1.

  “最终要服侍我们的王的人,是——”年迈的管家颤颤巍巍地拿起一张纸,沙哑的声音仿佛一口古钟,一声一声地敲在少女的心口上。

  人们都说,最美艳的玫瑰需要有人专门打理——

  凯莉恭敬地站在一旁垂下自己的头,等待管家的宣布。

  王国最尊贵的“玫瑰”就是隐藏在幕后的那位,她们这些女仆最终只能留下一个,等到三个月的训练期过了,才能好好服侍她的王。

  王国里的每个女孩都有资格参选,但是不是被选上的人,就要看自己的福分了。

  “凯莉!”

  听到自己名字的凯莉用名为自信的情绪勾起嘴角,笑意里满是对胜利的欣喜。她抬起头,坐在帘幕后的那位正好也在上下打量着她自己,那双金色的双眸里好像有无数的金玫瑰为他加冕。

2.

  如果说最让凯莉烦恼的是什么,除了“玫瑰”嘉德罗斯的烦恼,还有就是雷狮这位纨绔子弟给她带来的焦躁。她真的是觉得这位贵公子没事干了才会端着把手枪在花园里四处走走还特意碰上她。

  凯莉最初遇见雷狮的时候是在她第一次训练那会儿。正强迫自己为了嘉德罗斯而训练得一丝不苟专心致志的凯莉在听到那声震耳欲聋的枪响时,本来竖起的呆毛竖的更直了,雷狮嘲笑她说像是一根避雷针插.在她头上。

  我……我敲里妈哦!凯莉脸上保持着被老女仆要求的甜美的微笑,湛蓝的眼睛里对雷狮的厌恶愤怒一览无余。她的眼睛就像一片大海,什么也藏不住——雷狮想。

  但如果是这样他就错了。

>>

  从凯莉会拿枪开始,她的天赋便一览无余。

  不仅是拿枪射击,就连大刀长弓,她都是耍得一等一的。连教导她的老师都对她赞不绝口,夸她是第二个伯爵。

  第二个伯爵?凯莉在花园里潜伏,一边寻找陪练的位置,一边思考这个问题。原谅她不谙世事,她是真的不知道伯爵是哪位。

  “BANG!”又是那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凯莉迅速把准头调转,灵敏的听觉让她看都不用看就发现了那个始作俑者,手指扣动机板,一发子弹就这样发射.出去。用时1.34秒。

  面前一个人影降落,凯莉抬头一看顿时心下一惊。她清楚地知道那个用来吓唬她的声音是雷狮发出来的,但是当时她听见的声源还在树上,扣动机板的下一秒他就落到自己面前,那棵树距离自己可是有五六米远……

  他是怎么做到的!凯莉眼睛里露出诡谲的神色,准星继续对准雷狮,连续扣动机板。

  令人惊讶的是,在雷狮那如鬼魂一样飘逸的步伐之下,子弹没有一发是打中的!

  “我说,你准头不是很好啊。”雷狮笑盈盈地看着呆愣的凯莉,伸手弹弹她的脸颊。看见凯莉因为疼痛而发红的白嫩双颊,雷狮这一天的糟糕心情都好了许多。

3.

  也许凯莉和雷狮天生就是不对付的。

  在所有人默许的情况下,没错,就连凯莉难以置信的她的王也默许的情况下,雷狮更加大摇大摆、肆无忌惮地从各个角落出现,为的就是欺负这位本以为被选成女仆从而头戴乌纱帽的凯莉小姐。

  凯莉的身份在这个地方是所有人都要称一声小姐的,因为从被选上以来除了那个所谓的“公爵”创下的100%成功率以外,她的成绩也比公爵差不了多少。是96%。

  但有一点雷狮是撼动不了凯莉的。那就是“玫瑰”在凯莉心中的地位。

>>

  当凯莉第一次看见嘉德罗斯的时候,她第一次失态了。

  “真是神在这世上留下的最美好的礼物啊……‘玫瑰’。”

  那双金色的双眸充斥着不容违背,告诉所有觊觎他王座的人不可能。

  那是一朵完美的、永远不会凋零的金色玫瑰。

  美好得让人想珍藏。

  那么,就让这份感情珍藏在心里好了。

  凯莉也不是没有想过追嘉德罗斯。可是那身份差距就摆在那里她哪里敢?难道要趁着王过来巡视的时候对他大声喊:“王我喜欢你!”么?那样嘉德罗斯会杀了她的!

>>

  “原来你骗我。”

  看着面前的雷狮,凯莉嘲讽地笑起来:“没想到你居然会信我这种胡话?”

  初见雷狮时,凯莉曾暴跳如雷无视周围人惊诧的神情,指着他道:“你居然敢吓唬我这个邻国公主?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凯莉这么有恃无恐是因为她听说邻国公主残酷暴戾嚣张跋扈,她这么做倒是能够把邻国公主的姿态表现个十足十而且还不ooc。再加上刚才她正在练习礼仪,应该是完美无缺的(。)

  坐在树上的雷狮身着一身航海装踏着风声落到地上,玩味地看着这位“邻国公主”,盯了一会儿后收起自己的枪。

  按雷狮后来自己对手下说的,如果不是看她是邻国公主我才不会简单地说几句算了;如果这段话是真的,那么凯莉只能说,雷狮只是看她呆毛竖起来很好笑才会收手罢了。

  雷狮气得一个爆炒栗子敲在她头上——不过被凯莉弯腰躲过去了,然后用比凯莉还快的速度钳住凯莉的下巴,表现得咬牙切齿:“亏我当初还费尽心思调查那些周边的国家,原来你压根就不是啊……”

  “调查我也得看看你是什么货色。”凯莉丝毫不畏惧这号人物。反倒是铆足了劲踹向雷狮下身,雷狮不得不放开她。

4.

  这次接到的任务是暗杀邻国的公主。虽然凯莉不知道“邻国”是指哪个邻国,但终归是暗杀那个国家的公主就对了。

  拿到人物资料,她不得不慨叹这世上真有巧合。这位邻国公主恰好就是她拿来骗雷狮的身份。据说她不仅暴戾残酷,而且还有一身好武功,如果不出意料那么她将成为王国的继承人,也将成为“玫瑰之王”的绊脚石。

  为了嘉德罗斯,凯莉就算上刀山下火海,她也是愿意的。毕竟她的存在不仅是为了服侍王,还有为王除掉一切阻碍他的人。

  出乎凯莉意料的是,这次行动还派了伯爵上。足以认识到这次的行动有多么重要也有多么危险。

  凯莉倒是很好奇这位伯爵究竟是何许人也。

>>

  见到雷狮那一刻,凯莉第二次傻掉了。

  天知道她一直把伯爵当成自己的目标想要超越他,没想到自己的目标就在自己眼前!一直都在自己眼前!

  我本来应该一枪崩掉这个人好取代他的。凯莉后悔自己没有趁雷狮毫无顾忌的时候一枪结束雷狮的生命。

  “怎么样,惊讶不惊讶。”雷狮张开双臂好像要凯莉拥抱他——事实上凯莉只会给他一发子弹,或者说是一刀、一把箭矢。

  “出发吧。”身为行动小组的副队长,凯莉面无表情地向自己的队友们说。

  ……

  富饶的王国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之中。

  骑着摩托车的凯莉用短刀撬开下水道的入口,她面前是一个阴森恐怖的城堡,里面装了不少武器。比方说大型散弹枪,机关枪AK47……这个崇尚武力的国家看样子并不想发展自己的农工商业一类。

  “走。”

  凯莉在进入下水道口之前用手画了一个十字架,嘴里默念的不是耶稣的名字,而是嘉德罗斯。

  因为她觉得在这个时候,王的名字能够带来一点好运。

  而不是让她信心倍增。

  雷狮宽厚的胸膛紧贴凯莉背部,凯莉不用仔细听都能够听见他那有力的心跳。

  “雷狮,麻烦你牺牲一下,保护我自己。”凯莉轻声说着一句背信弃义的话。

  本想刺激刺激雷狮,没想到雷狮竟然点点头,说:“好啊。”

5.

  有多过五十的人拿黑漆漆的枪口对准凯莉和雷狮两个人。

  彼时凯莉一只脚因为踩在高跟鞋躲避射击崴了,雷狮不得不注意保护她。

  那么问题来了,他们的队友呢?

  雷狮冷笑一声,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几个躲藏在西装男人们之间。他们队伍里出现了叛徒——又或者说是混进了内奸。

  嗅着雷狮夹着汗味的檀木香,凯莉摸摸自己有的东西。四把手枪,两千六百发子弹,再加上雷狮现在拿的总共有五把,两千六百二十七发。

  “把他们打成马蜂窝!”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声令下,凯莉灵活地弯下自己柔若无骨的柳腰,数十发子弹差点擦着鼻尖。她的左右手也不闲着,“BANG、BANG、BANG”扣动机板,根本不用看就已经击毙几个看上去是新出道的侍卫。

  雷狮的准星更是准,几乎弹无虚发没入好几个人的胸口,一发毙命。

  厅里的灯光依旧明晃得刺眼,他忽然朝吊灯射击,瞬间巨大的吊灯轰然坠落,压倒三四个人。破碎的玻璃直接刺入皮肉,距离吊灯有那么一些距离的凯莉却连哼都没哼一声,继续持枪射击。

  这里不是久战的战场,而且以凯莉的身体也不适合持久战。

  可问题是,他们怎么逃出去?雷狮抬头望了一眼通道,四处都有人把守而且还不断进行攻击,通讯的工具也早就被“队友们”夺走,这个时候想要向外界求助根本是不可能的。

  如果这时候有一把刀被他掷出去拦腰斩断就好了。

  刀?!

  像是洞悉雷狮的想法,凯莉不知从哪里摸出两把长刀,把其中一把递给雷狮。递给雷狮的那一把是两头都有的弯刀,如果雷狮棍子玩的好的话是基本可以变成一个螺旋形的。

  事实上雷狮不负“众”望。

  那是一手比嘉德罗斯玩的还好的舞棍,雷狮额头青筋暴跳,在给予弯刀足够动力的同时把它掷了出去!就像一个陀螺,或者说是一台绞肉机,纵使那些人身手够好——但是他们对上的是嘉德罗斯王国里的王牌啊!所以那把弯刀以一种极其诡异的速度切出了一个出口。

  在子弹还没用尽之前,凯莉是不会放弃使用手枪的。当雷狮切出一个出口时,她顿时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好的、逃脱的机会。

  “雷狮,我掩护你,你赶紧走!”

  “就你这个崴脚女仆,还想掩护我?”雷狮头也不回,猛然间抱起凯莉,双脚发力躲过一个又一个人。切口处的人还比较零散,这时候冲出去还有用。

  凯莉一边射击一边保护雷狮。那把长刀哪去了?谁都不知道。

>>

  在昏暗的隧道里,凯莉还没来得及喘气,就发现雷狮有事。而且事情大发了。

  “雷狮!”

  他们的摩托还剩下一辆——大概是哪个人不小心遗漏这辆藏在黑暗里的摩托了吧,凯莉本想翻身骑上摩托,但她发现雷狮没跟上来。

  借着摩托的车灯,她发现雷狮身上根本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衣物都变成了碎片飘零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凯莉得承认,雷狮有时候真的像一个男人,而且优秀得不得了。

  但他现在快要死了。

  “喂!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凯莉慌张地拍拍雷狮的脸颊,听着雷狮急促的喘息声,她心底竟然有一丝痛苦。雷狮用手抓住凯莉的小手,声音低得如同蚊子在嗡嗡飞舞:“我还没死……我还能做你的挡箭牌护着你出去。”

  “我不需要!”凯莉低声喝道,而后带上抽泣声。“你还欠我的。你还没还。”

  “扶着我……上摩托。”

6.

  那是凯莉一生之中见到的最“壮观”的枪林弹雨。以她以往的经历她什么枪林弹雨没见过?但唯一让她记住的只有这一幕——

  太阳即将从地平线上升起,喷薄而出的晨曦照在自己身后这个有着惨败面孔的男人脸上,竟然有那么一点如同嘉德罗斯那样的绝世倾城。雷狮如果知道她这么想着,会说,没想到你还没从小学毕业。

  凯莉蜷缩在雷狮的胸膛下,低声抽泣着。摩托带来的风声带走了她的抽泣,也带走了雷狮的叹息。

  雷狮永远不会知道凯莉在那一刻想了什么。

  即便面前有无数枪林弹雨,雷狮还是一丝不苟地开着摩托、履行之前凯莉对他的命令。

  凯莉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世界上不仅只有嘉德罗斯那双美好的金色眸子,还有雷狮这对千变万化的紫色眼睛。那里不仅仅藏匿了星辰大海,还印出了凯莉的身影。

  坐在泥土上,凯莉轻声说:“原本我以为,神留在这世上最美好的礼物是玫瑰。没想到——

  是你啊。

评论(3)

热度(65)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