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凯】雷凯碎碎念。

01


  大家好,我叫雷凯,是雷狮和凯莉的女儿。


  听着名字就知道他们有多懒,懒到直接把自己的姓和另外一个人的姓组合起来就完事儿。听他们说这是一种表达爱意的方法,恩爱的夫妇会把自己的名字组合起来将爱倾注到爱的结晶上面。


  “你没看见小说里面的,‘xx年以后,慕容xx和林xx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他们决定叫这个孩子为慕容林x,于是,每当有人问慕容林x为什么他会叫这个名字时,孩子便很骄傲地回答道:因为我是爸妈爱的结晶。’吗?”


  “当有人问你为什么叫雷凯的时候,你也可以这么回答。”


  当我询问我爸妈这个问题时,老妈拿着自己的手机指着屏幕很严肃地对我说。


  是是是,我是你们爱的结晶,你们把所有的爱倾注到我身上。


  可这也掩饰不了你们懒的事实啊?试图微笑.jpg


02


  我妈和我爸,本来命运的丝线是缠绕不到一块儿去的。不知道命运之神是怎么回事儿,可能是因为老眼昏花,可能是因为手抖,可能是因为一时心血来潮,居然把我妈和我爸凑一块儿去了。


  然后我爸妈双剑合璧(不)成了他们学校的一大恶棍(…)。


  那么,他们第一次交集是怎么发生的呢?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风和日丽的下午,风吹着树叶沙沙地发出声响,宽阔的道路被两个人阻断,好像在无奈地叹息。


  雷狮扛着狼牙棒,摆出一个极为帅气的pose,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紫色的双眸睨着站在他对面的安迷修,冷哼道:“安迷修,你可要知道,我们雷狮海盗团……”


  “卖身不卖艺,个个赛天仙。初.夜花天假,滋味不可言!现在只要888,只要888!速来!速来!”


  只听天台上一阵如同卖广告的腔调,我妈——凯莉双手合成喇叭状,用雷狮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恶意对着下面两个正在对峙的人大声喊着。


  我妈呢,当时是星月新闻社的社长,也不知道是哪个人给了她“难以拒绝的诱.惑”,我妈顿时亲自上阵给第二天的头条新闻“震惊!海盗团团长亲自录音只为搏最后的骑士一个拔刀姿势!”增添了不少精彩的素材。


  听到这阵声音,雷狮的脸——据说黑得跟银爵叔叔差不多,当时他身后那些个吃瓜群众爆发出一阵难以自恃的笑声,笑得安迷修n次扶额。


  后来,当我爸查到是我妈干的之后,和我妈开始了一段“相爱相杀”互掐的道路。神他妈就这样子混到了后来的求婚,我怀疑如果不是老爸强势登场我妈还得祸害多少年才有人收她?


03


  别人的爸妈,求婚的时候都是在一个极其浪漫的场合——比方说婚姻的殿堂金碧辉煌的大厅、美轮美奂的夕阳下、波涛拍着岩石的海边,男方单膝下跪,掏出一个钻戒,深情款款地对女方说:“嫁给我吧!”


  然后女方红着脸,道:“好,我答应你。”


  这是正常人该有的求婚↑


  但我爸妈是正常人吗?


  哦,难道我妈手持玫瑰,慵懒地倚在一辆停在雷狮住所楼下的粉红色法拉利,对着我爸抛了一个wink,扬起小脸高傲问道:“嫁给我么?”然后我爸仗着大长腿几步走到她身前,以身高优势俯视着她,右手轻轻捏起她的下巴,直视着我妈,轻笑道:“倒不如,做个安稳的船长夫人。”


  是这样的吗?


  呵,做梦。这种事,不存在的。烟.jpg


  我爸妈迄今为止还没争论出究竟是谁先求的婚。


  雷狮求婚那天,凯莉专门找了一下艾比阿姨,拿了一个钥匙扣(就一铁圈),然后当着他的面若无其事地打开门,一起去到了游乐园号称最恐怖的地方:鬼屋。


  我妈是个神奇的女子。鬼屋吓不到她,我爸也没等来“凯莉一声尖叫飞快地扑进了他的怀抱中,把头埋进他的颈窝,不住地发抖”。


  于是,见情况如此,我爸和我妈同时拿出自己准备的东西,然后同时单膝下跪。


  雷狮:……


  凯莉:……


  “你干什么?”面对着凯莉向他拿出的铁圈,雷狮瞅了瞅自己手上的钻戒,本来准备好的“嫁给我吧”在嘴边转了个圈儿又吞下了肚子。


  凯莉沉默了一会儿,身形一动,和他同时开口。


  “你妈啊,直接把铁圈套进了我的无名指,然后和我心有灵犀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娶(嫁)我。’。啧,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我爸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脸上的春.色扑面而来,怎么都掩盖不住。


  我看着,呵了一声。


  啧,夫妻。

04  ( @咸鱼的傻星星 poky梗在这里!)


  以前的事情说多了,就说说我这个星期遇到的事儿吧。感觉我爸妈秀恩爱无下限的样子…。


  几天前,格瑞叔叔和金叔叔来到我家探望咱,然后给我带来了我最喜欢的饼干——poky。那是对我来说和我妈经常吃的棒棒糖一样重要的零食本命,吃一口,啊,飘飘欲仙……吃两口,啊,极乐巅峰。


  于是我偷偷地把poky藏在我的床头柜里,上锁后严肃地对着才来的他们说道:“这是我的嫁妆,不要碰啊!”


  然后我妈满意地点点头:“不愧是我的女儿,都这么省心了。行,那我以后就不给你准备嫁妆了。”


  我:……为了poky,我认了。


  因为我是住宿生,所以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星期五下午放学的时间了。


  可就当我站在门口的时候,就这样看见了一个让我到现在都难以忘记的场景。


  坐在沙发上的凯莉,骄傲的小脸正高高扬起,不知道是对我爸干了些什么,总之眉眼间都透着像是还没满十八岁的小女生的那种狡黠。


  我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单手撑住了她背后的沙发,欺身上去,嘴里叼着一块饼干条,我妈看得啥也不顾,直接一咬就咬住了。


  “咔擦”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极其明显。


  接着呢,我看见我爸,直接给她来了一个长达一分钟的法式深吻。吻的时候,还抬眼看了下我,眼中的不屑直接让我明明白白地看见了。


  愣在门边的我,又一次感觉到了愤怒的边缘。


  我:……


  干啥!我是你女儿不是你儿子!你接吻也就算了还看我?!你还是我亲爸吗!(我要举报!老爸:呵,做梦。)


  第二天,猜猜我听到他们闲聊时候讲了什么?


  我听见我妈说:“昨天的饼干真好吃,什么牌子的?”


  “poky,不要钱的。”


  气得我直接笑了起来。心肝肺都疼,唯一的安慰没有了。


  打开床头柜,柜子里空空荡荡的,连带着我这几年的压岁钱也没了——


  呵,雷狮海盗团。呵,星月魔女。呵,现实。


05


  我叫雷凯,我BB完了。


  欢迎下次继续收听。

评论(16)

热度(63)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