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瑞金】酒

#瑞金深夜六十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超时抱歉#

#食用愉快#

格瑞说过,身为未成年人不能喝酒。金趴在吧台上摇晃着高脚杯里被灯光折射得如同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的紫色液体,蓝色的眼睛像是一股清流。

可是啊,他已经差不多快十八啦,就这样偷偷喝一口,也不会被发现吧。

身旁是一些年轻的人在这里嬉笑玩闹,好像金所在的吧台是这里唯一一寸净土。

金眨了眨有些迷茫的眼睛,恍惚间觉得它似乎有点熟悉。





金第一次接触酒是在他初中的时候。那会儿他还是个初二学生,对酒只是有一个概念上的认识。

“格瑞格瑞,你说,酒长什么样啊?”金跟在银发少年身后,语气里的憧憬似乎多到要溢出来,“我好想看看酒是什么样啊!如果能喝,就再好不过啦。”

银发少年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看着金,尽管他与金不过是个初二的学生,但从格瑞的态度来看,他和高中甚至大学的人无二。

“金。”他开口,有些无奈,“未成年人不能喝酒。”

“啊。”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像极了一个被一语惊醒的梦中人。

然后他又笑了起来,“但是还能看啊!”

格瑞看着他,没有说话。



第二天,姐姐秋提着装着鲜红液体的的瓶子,放在了桌子上。那些个标签,尽是英文,金有些读不懂。

“呐,你的酒。”秋没好气地对金说,“只能看,不能喝。喝了小心格瑞不理你。”

金望着瓶子里的酒,出了神。

他觉得酒,像极了果汁。

可能,酒是甜的吧。甜到掉牙,所以格瑞才不让他喝?



“嘶……”金发青年小小地吐着舌头,生怕这样的动作被人看见。

只是小小地撮一口,就已经变成这副模样。

怪不得格瑞不准喝酒啊。金趴在吧台上,想着,原来酒的味道是这样的。

辛辣,苦涩,好像——又带了一点甜。

和那时的吻,一模一样。



秋天是孤寂而悲伤的,金黄的落叶被风卷起,又纷纷扬扬地洒落在土地上,如同折翼的蝴蝶。

金漫步在校园里,刚失去唯一一个亲人的他似乎并没有怎么伤心。他照样笑,照样说,照样活。

“格瑞,他们都说,一醉解千愁,你说我要是喝了,会不会什么都没有啦……”脑袋顶在格瑞肩膀上,金说出的话连自己都觉得异想天开,所以他又“哈哈”地笑了起来。

声音大的仿佛是要盖住自己的悲鸣。

“金,我说过了,”格瑞转头,放下自己正在看的书,对金叹了口气。金很快就接上了他的话,“未成年人不能喝酒。对吧?”

格瑞不知道金对酒的执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然而,就连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力就牢牢地粘在了金身上,他又怎么会知道金对酒的执着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格瑞,我觉得吧……你的眼睛跟装在酒瓶子里的颜色差不多耶。”金谈起酒,总会无意识地舔舔自己的嘴唇,泛着水光的唇瓣好像在邀请。“不知道格瑞的眼睛,如果变成酒,会是什么样的呢?”

“或许,你可以成为一名调酒师。”格瑞听完,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知道,金这个人,总会有些想法——眼睛的颜色,总是他最好的灵感素材。

那个时候的他们,都有着不同的梦想。怀揣着这种梦想,他们共同拼搏。



“呐,格瑞。”金笑着朝少年踮起脚尖,把自己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颈上,似乎是因为刚刚跑过来而微微带了些潮红的脸让金仿佛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格瑞插在口袋里的手已经紧紧地抓住了布料,对于金下一步的举动他一向是猜测不到的。更何况,金也不像情商极高的人。

“我告诉你啊,我知道你一个秘密。”神秘兮兮地对格瑞开口,金身上的另外一种气息却让格瑞微微皱眉。

酒的味道。

“我知道——你喜欢我啊。”

仿佛平地惊雷,格瑞颤栗了一下,用还算平静的语气,问:“谁告诉你的?”

“酒啊。”金傻傻地笑起来。毫无防备。

格瑞看着他,俯下身,近乎撕咬的吻掺杂着酒精和血,变得辛辣。

“金。”他用嘶哑的声音对他说,“未成年人不能喝酒。”

“不然,是要受罚的。”



“格瑞啊,”金一如既往地笑着,念着格瑞的名字,身旁的酒杯已经空了一大半。

他是这里的调酒师,调的酒他能喝。

“我已经——把紫色和蓝色调出来啦。”他这么说着,晃了晃高脚杯,“我还全部喝完啦!”

那——你说的惩罚,在哪里呢?青年笑着笑着,忽然就停了下来,泪水毫无征兆地涌了出来。

格瑞啊——虽然未成年人不能喝酒,可是要喝的时候,是必须要喝的吧?

忌日快乐,格瑞。

评论(6)

热度(57)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这里一冥冰√ 转载了此文字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