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向宇】我的男朋友是锦鲤

 △向蒙有点黑

△ooc是我的人物是神魄的

△炸裂有人和我一起吹吗

七夕愉快!!!


#转发这个向蒙,你就能获得好运#

一 
  “向蒙,你是锦鲤吧?” 


  “……啊?”望着面前因为难以置信眸子瞪大的少年,向蒙愣了一下。 


  还没从天宇的话里反应过来,一只神魄就冲过来把他撞在地上,然后飞一般扬长而去。


<< 


  这件事还要从几天前说起。天宇和向蒙考完初三毕业考试,全班人组织拍毕业照。 


  “向蒙,天宇,我来给你们两个拍一张照吧!”一个女生拿着相机,笑眯眯道。 


  向蒙站在天宇身旁,双手插在裤袋里一脸悠闲,丝毫没有离别的伤心样。天宇用手支撑耳机,笑起来:“好啊!” 


  笑容仿佛初春的阳光,直直照到心底。向蒙一个不留神被天宇揽住胳膊,面无表情且兴趣缺缺地陪他比起一个“耶”。 


  向蒙不大喜欢这种姿势。与其被天宇揽住肩膀一起上镜,向蒙更乐意来一张他被自己按在墙上壁咚的照片。 


  不过这种小心思,向蒙是不会表达出来的。 


  “向蒙!我来给你拍一张怎么样?”天宇又在那边蹦蹦跳跳,手上拿着一部相机,拿的可稳当了,丝毫不担心它摔下来—— 


  怕不是那个人要求的吧。向蒙侧头,看见赤焰雄狮在背包里偷偷探出头来,有些头疼。


  “耶!”向蒙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天宇满意地走了……把相机交给那个女生,然后又想了想,掏出手机递给向蒙,道,“来帮我拍一张。做个纪念。”


  回到家,天宇打开某通讯软件,看见那个女生在空间发了这么一条说说,配图正是他拍的向蒙的大头:“转发这个向蒙,你就能获得好运!”


  转发的人数并不多,大多数是班里的人。看来只开了部分人可见。


  天宇暗戳戳拿大号把说说转发后又用小号把它转了,接着在飞速删除向蒙的大头照之前把它保存。


  设置成屏保。


  “诶?天宇!你怎么脸红了?”


  趁着这天放假,天宇和向蒙来到神魄的世界美其名曰散步。


  “买十个布丁送抽奖!”正值某布丁店办活动,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布丁在柜台里静待佳音,天宇甚至能看到它们因为柜台震动而稍微摆动。


  布丁!两个人眼前一亮,抬脚就往那边走。店门前的礼花还没完全放完,啪的一声五彩斑斓的礼花纷纷扬扬地落在他们身上,因为毕业典礼就还没来得及脱衣服,西装配上红毯这时候显得像是在……


  进行婚礼?!赤焰雄狮摇摇头,试图把自己脑海里的某些画面,结果越来越凝实。


  天宇掏出上次还没花完的金币,认真地数了一遍,发现可以买三十个布丁抽三次奖。他抬头观察奖品栏,一等奖是达克斯三日游……等等,蓝斯什么时候成了这家店的形象代言人?!


  “哟,天宇!”


  初夏笑着揉了一把天宇的头发,顺便把他头上的呆毛卷了又卷。


  “怎么,蓝斯开布丁店了?”向蒙照例把双手插在裤袋里,一脸悠闲,只不过眉毛间隐约透出一种不耐烦。


  初夏的身子颤抖一下,介绍道:“这可是蓝斯传授的秘技哦!他新开发一个配方,要不要试试?”


  “三十个谢谢!”天宇把钱袋子放在收银台上,向蒙早就把奖品栏来回看了三四遍。


  特等奖是一年份的免费布丁会员卡,以后凡是新出的布丁都能免费拿一盒;二等奖是一盒蓝莓/草莓/鸡蛋口味布丁;三等奖是优惠券;还有个参与奖……


  天宇对于抽奖这回事跃跃欲试,把罪恶之手伸向抽奖盒。嗯,让我看看……我能抽到什么?


  “难得一见的——特等奖!”初夏拿起纸团展开一看,羡慕嫉妒恨。“我当初抽了五十次都没有抽到!”


  身边的大喇叭一看见天宇抽中难得一见的特等奖,便猝不及防地响起来:“快来看快来看!布鲁斯布丁店新开业了!买十个布丁就能抽中传说中的会员卡!你们看——达克斯小队的天宇,就在刚刚,他抽中了这个特等奖!”


  “还在等什么!赶快来试试吧!”


  向蒙坐在初夏特意给他们留出来的空位上,端起咖啡送到唇边,舌尖触到咖啡时冷不丁泛起干涩的苦意。于是便把杯子放下,在瓷碟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果然还是不能适应苦的东西啊。


  这时,一只拳头伸到他的咖啡杯上空,松开,三颗方糖落在咖啡中,白色和黑色交相辉映。


  “苦吧?我第一次来这里点了一杯咖啡,也差点喷出来!”天宇夸张地做了一个手势,“蓝斯的咖啡真的好苦啊!”


  向蒙抽出一旁的纸巾仔细擦去唇边的咖啡渍,舌头还是有点麻,只不过,又被塞了一颗方糖进嘴里而已。


  天宇笑得无辜,看见布丁来了,便拿起勺子挖起来。


  向蒙:……能把那边的布丁放下吗?


  好不容易等嘴里的苦涩去掉,向蒙三下五除二,把方糖咬碎咽下去,面前的布丁早就剩下一盒多两块了。


  “赤焰雄狮……”为什么连你也……


  他站起来,想去拿另外一个勺子,从桌子这边到柜台不是很远,抬脚迈步——


  “向蒙!没事吧!”


  天宇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接住要扑倒在地的向蒙,让他避免了头磕在桌子边的惨剧,紧张,关切在他的脸上一览无余。


  向蒙摇头,也不知道是不是鞋子碰到凸处,突然间就踉跄了一下。还好没有碰到碟子,不然他连最后的布丁都没有了。


  “没事就好!”天宇小心地把向蒙放开,坐回自己的位置。


  接下来,他们去了大篷车那边,照例看望好朋友顺便去泡个温泉,清洗一下身上的疲惫。初三毕业考,那是要累的散架的节奏啊……


  “也不知道能不能碰到伊格队长呢。”


  伊格这些年挺忙的,带领达克斯小队在大陆各个地方巡逻,天宇和向蒙也因此见识到不少异域风情。


  向蒙来到神魄世界这么久是第一次到新格兰的温泉。你问他之前都在干什么?哦,他忙着和天宇在大陆周围巡逻啊……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泡温泉,这次还是天宇硬拉着让他去的。


  “天宇!你还睡!温泉快要关门了都!”初夏的声音在天宇床边响起,向蒙把手里的书放下,看着她。“温泉晚上营业的时间是六点到九点,我们赶过去的话指不定要多久呢!”


  天宇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抄起床边的滑板,只穿一对拖鞋就跑出去:“那还等什么!”


  动作行云流水一般,仿佛做了许多次——也是,差点迟到的教训他还试的少吗?


<<


  现在所有人的分布是这样的:


  天宇旁边是向蒙,左木、乌鲁鲁还有蓝斯靠在照常的位置,在天宇对面,凌宇轩因为事务繁忙没有来,伊格队长……嗯,可能等会就来了。


  “天宇……”望着少年白皙的颈部,向蒙凑近过去,声音不知什么时候沙哑下来。


  “嗯?”


  天宇侧头,眼里满是疑惑。他扶了一下耳机,这在向蒙想把那白纸印上自己的牙印。


  一寸一寸啃着他的锁骨,手掌处传来一阵战栗,听着近似小动物哭喊的尖叫……向蒙在一片水雾中眯起眼睛,下巴渐渐靠近天宇的颈窝。


  “啊!初夏啊……我的初夏……”


  天宇敏捷地往右边一躲,隐翅虫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径直砸在向蒙头上。可想而知那个冲击力有多大。


  “嘶!”他捂着头,发出一声呻.吟。天宇从水里捞出隐翅虫老师,把他送回陆地,然后对准向蒙被砸到的位置,小心翼翼地吹了吹。顺便还用手揉了把向蒙的头发,还是一如既往的柔顺。


  隐!翅!虫!向蒙一边在天宇的揉搓下心安理得,一边咬牙切齿地诅咒着隐翅虫。


  这还没有完,当隐翅虫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突然脚一滑,又一次砸到向蒙头上,这次直接把他砸进了水里。


  “咳!咳咳!”鼻子里冷不丁涌入一股温泉水,向蒙连呛好几口,好不容易脚碰到温泉底部,头发湿淋淋的,有一些水还顺势流进眼睛里。他费劲地睁开眼,环顾四周,隐翅虫早就不见。


  下次再让我见到你,我管他尊师重道!


  “向蒙!”


  整个世界里充斥着这样的声音,它很爽朗,很温柔,很……温暖。向蒙倚在窗边,手上的书还没放下,就见天宇拿着几张近似彩票的东西,朝自己走来。


  天宇显得很自豪:“我!中奖了!”


  神魄世界什么时候又有了福利彩这个东西?向蒙想不通。被隐翅虫砸到的那块地方淤血还没完全消去,隐翅虫可能是怕自己报复这几天都不见人影,疼的要命。


  “中了多少?”


  “一千个金币!”天宇兴高采烈,“一张一千哦!本金三个金币。”


  向蒙:“那你很厉害哦。”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次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走,我请你吃布丁!”


  踏出大篷车的瞬间,向蒙往大篷车里面躲了躲。


  一颗用荆棘做的足球贴着大篷车的侧面直直飞过,如果向蒙再晚一点,可能就出事了。


  “对!对不起!”向蒙在阴影处看着那群小朋友,低下头没有说话。天宇吓得连他们的道歉都没有理会,直接跑到大篷车里,看到向蒙没事了才放心下来。


  “向蒙,你这是水逆吗?”天宇一脸复杂。


  “我不知道……我靠。”在回答天宇的同时,他脚下的梯子突然断裂,左脚就这样踩在虚空迟迟没有下去。这回向蒙情不自禁地爆出一句粗口。


  也真是够了!


  天宇抓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又把即将滑下耳朵的耳机附上去,笑道:“没关系,我最近运气变好了。我可以把我的运气分你一半!”


  话虽然是这么说……


  在向蒙即将超过天宇先一步到达布丁店的时候,脚下的滑板突然一抖,差点把他摔在地上。向蒙把后端用力一踩,往上一跳落在地上,完美地收起滑板。


  然后他检查底下的破天石,颜色暗淡。


  不会真的水逆叭!?向蒙心情复杂。


  不会真的转运了吧?!天宇也心情复杂。


  因为就在刚才,他前几天转发的几个抽奖的信息,全部都私信他,告诉他获得了什么奖……


  “向蒙,你是锦鲤吗?”


  这一撞可不得了,直接把向蒙撞出个骨折,连医生检查了也说这孩子运气怎么那么差,好巧不巧直接撞在那个地方。


  艾莉朝向蒙的床边走去,倒吸一口冷气。


  “向蒙……怎么感觉,你的运气不属于你……”


  “什么意思?!”天宇一听,顿时紧张的不得了,冲上前问道。难道有谁偷换了向蒙的运气?也是,向蒙之前运气不是那么差的,有时候还能中点小奖改善改善伙食。现在,出个门都能出事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印堂发黑。


  “他身上的运气似乎是借给谁了。”艾莉认真地说,“就像我以前和你说过得,转发锦鲤,等同于把自己身上的运气和锦鲤作交换,锦鲤因为承载着福气,能够使身边的一切运转自然,自己自然也能一帆风顺。”


  “向蒙的情况,和这个差不多。”


  “呃……”天宇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因为他想起自己前些天转发的那条说说,有些惭愧。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转发那条说说的人那么多,怎么办?


  艾莉仿佛看见他的疑惑,笑道:“锦鲤也是会挑人的。按照向蒙这个标准,他大概会选择自己最亲近……的……人……”到后面,艾莉一下子明白过来,“你?!”


  “向蒙,对不起!”天宇对着向蒙的方向,来了一个大鞠躬。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就自己转发这么一条说说,也能给向蒙带来这么危险的后果啊!


  向蒙:“我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干了。”


  “没事,我来照顾你!”


  嗯,看来那条说说还是有用的。向蒙的嘴角微微上扬,眉梢都带了些愉悦。


  初夏:世间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看,我也不是很倒霉啊。因为,我有你在身边啊。”

评论(3)

热度(16)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