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嘉德罗斯】秋天深了

选自海子《秋》。同桌摘录之后突发奇想。

 

 

        秋天深了。秋风拂过人的脸颊,带来了鹰的鸣叫。鲜红的旗帜孤零零地挂在杆上,随着风扬起,又慢慢落下了。

         ——像一朵用血染成的玫瑰,从绽放到凋谢,反反复复没有止境。

         蒙特祖玛抬头,秋风把唯一的湿润洒落在她的眼睛里,她看见在湛蓝的天空中盘旋的鹰。

        秋天深了。秋风吹过欲坠的落叶,带走了她的王。纯黑的钢笔静悄悄地躺在地板上,信纸上的黑色慢慢消逝。

        ——像一张苍白到透明的脸庞,从不可一世到安息宁静,瞬间消逝在虚无里。

        蒙特祖玛伫立,凉风把眼角的泪珠夺走在悲寂的深秋中,她看见神的故乡中,王在写信。

        她眨了眨迷茫的双眼,那个人在写些什么?在他的思绪里,另一个人又在干什么呢?

        她的王,微微扬起的嘴角中蕴藏了什么啊——蒙特祖玛透过逆光的窗户看去,那个人执笔,信纸被一个个苍劲有力的字覆盖。枫叶被他做成了书签,那是远方的人儿寄来的思念。

        她听见他的低语,在深秋的时候把金黄的落叶寄去,伴随他那敏感的思绪,随着一声吆喝给那个身在远方的人带来了温暖。

        偷偷地看着他的侧脸,接触到他的眼神时却像受惊的老鼠一样缩了回去。暗自庆幸着,自己蒙着眼睛。

        蓦然地,一阵属于深秋的风又起了。把蒙特祖玛的长发吹起,像一个调皮的孩子。

        旗杆上那鲜红的旗又扬起来了。蒙特祖玛看着她的王,血红的玫瑰绽放了。

        落在白纸上,开成一朵花。

        她的王——笑得眯起了眼,手中的笔却没有停下。她看见最后一个句号落下。

        风停了。鹰的哀鸣还在继续。

        原本笑着的人啊,不见啦……

        窗外的旗像一朵盛放的玫瑰凋谢的样子,落了。

        信纸的沙沙声好像在述说一个秘密——一个只有秋风、还有远方的人知道的秘密:

        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6)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