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凯疯魔七十分】幽灵

#我想养仓鼠#

#我想买笔#

#同学们占卜吗#

 @雷凯疯魔七十分 



  幽灵的存在在这座古宅中已不是什么秘密。下人们常在古宅周围议论那神出鬼没的主人的同时,也顺带议论了这只幽灵。


  那真真正正是一个不死的生物。在看到幽灵的同时你也会心有余悸地想到,幸好不是红颜薄命——美得令人痴迷,也可怕得令人胆寒。


  “又来一个自称可以除掉幽灵的家伙。”古宅的主人雷狮在书房里处理老国王给他的工作,听闻不屑地撇嘴。老国王在听说这栋房子又在一个星期内死了十个人而且其中之三便有驱魔协会的人之后,又派了一个驱魔人过来。


  为什么不搬家呢?有人问。雷狮的堂弟的下属的妻子的三姑的姨太回答说,是因为这是他母妃的财产。雷大皇子对这座房子觊觎已久了。


  开门,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人。熟悉的杏眼弯成月牙,露出八颗贝齿,笑道:“我叫凯莉,来为雷三皇子驱魔。”


  下人下意识地试图把门关上。


  见鬼!凯莉怎么会过来?!雷狮坐在二楼房间的窗户旁,皱起了眉。



  要说这个凯莉是何方神圣,可能大多数下人会回答你:“那是个和幽灵一样可怕的人。”


  这个小姑娘不知从哪里来,在古宅进出自由的她对恶作剧有着无比的热衷。


  你见着她站在身前,脸上挂了甜美的笑容,甜甜地对你说:“早安先生(请自动用台湾话代入)!今天我在河边摘了一束花,我想你今天晚上会用到哦!”


  哦没错,你今晚有个约会。可当你接住那束花时,你就看见,一群蛇头高高扬起向你吐起蛇信子,张开大嘴直接咬过来!最后你只能扔下它们,逃到远处。


  这只是她的其中之一的把戏。


  雷狮认识这位小恶魔的时候,是晚上阿妈哄他睡觉。那天阿妈给他讲了一个关于狼人吃小孩的故事,让他乖乖睡觉。哼,他才不要这么快上床呢。同样喜欢恶作剧的三皇子,在目睹一个下人被“花”吓得惊慌失措之后,脑子里满是该如何做才能超越这个“经典”。


  “都是假的。”雷狮对这个哄小孩的故事不屑一顾。


  “错了!是真的!嗷呜——”女孩坐在窗沿上,手扮成爪子的样子,嘴里还发出“嗷呜”的叫声,这着实让他吓了一跳。男生可不怎么细心,翻身一脚踹在女孩身上,结果她一个没坐稳,从二楼摔了下去。


  然后他听见了一句:“丢你啊!”往下面看这“狼人”死没死时,他只见到一只黑狗在地上追逐着自己的尾巴。


  回头一看,女孩笑吟吟道:“雷狮我丢你。”雷狮差点反手就是一个巴掌。都是吓的。


  这是他和她结下的第一个梁子。


  此后两人不知达成什么共识,开始作的一个比一个厉害——


  “今天给厨师长的配料送去了吗?那太好了,她没看见吧?Good job!兄弟你办事效率很高啊!”乔装打扮的凯莉被厨子们拍了肩膀,差点一个踉跄往前扑去。


  嘻嘻,雷狮你的早餐要泡汤啦。凯莉在大厅门口蹲着,她抚摸着毛虫的毛,笑起来。她可是把甲虫一年分泌的量都给倒进配料里了。谁让雷狮不让她吃点心哦。


  “凯莉小姐,三皇子让您进去共进早餐。”


·


  雷狮的房间一如既往地简单,如果忽略那艘模型船的话,应该说是比较空的了。


  凯莉没见到雷狮。不过她注意到了一块镜子——陈列了那么久还依旧崭新的镜子。


  “哇,好久没住过了。”她有点怀旧地扫视这间房间,在镜子上停留许久。她还记得这镜子是雷狮母妃在世的时候经常拿来用的呢。哦对,是那张新婚的时候的脸让她记住了这个女人。


  凯莉装模作样地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一个铃铛,当着下人的面嘴里念念有词:“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突然往前一跨,站在那面镜子前,准备伸手——


  “凯莉您能滚出去吗?”


  很礼貌但是又不失愤怒的声音让女人顿住手。她惋惜地又看了镜子一眼,啊,怕是无法带回这么好的住所了。


  “王宫里的待遇不好吗?你还过来?”雷狮脸上就差写着“我不希望你来”几个大字了。可能童年时期那段“针锋相对”的记忆太过于深刻,以至于雷狮从心底里希望凯莉能够彻底从他的眼前消失。


  凯莉眨眨眼,说:“我来看望你呀。”


  鬼才需要你来看望!下人不着声色地退下。



  如果说一刻的安定能够做什么的话,大抵是议论议论新一轮的八卦;但是自从凯莉来了之后,这座古宅彻底失去了原本的安静,每个人都在心惊胆战地防止女人层出不穷的恶作剧。


  都这么大了还热衷于恶作剧,她到底是有多无聊?雷狮再一次被凯莉气得七窍生烟。


  但是不还手就不是他的风格于是这种战斗逐渐演变成两个人之间的决斗。两个人都很熟悉对方的套路,所以两个人更加讨厌起这种见招拆招越玩越腻的手段。


  然而,凯莉的目的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喂,你不是说要来驱魔吗?”雷狮抓住凯莉朝他挥来的手,反手就把她制住。男人带有侵略性的力量就是不一样,轻而易举地就让她无可奈何。“怎么这么久了,没见你做过一次动作啊?”


  凯莉乖巧地缩在雷狮面前,眨巴着自己的眼睛:“见面的时候我不是做过吗?请你放开我的手可以吗?本小姐的手不是你可以碰的。”


  他怒极反笑。是谁开始挥拳自己心里清楚。


  “凯莉,我警告你,你要是在这里吃白饭,你就给我滚。”


  这是一种发自心里的、带着恨意的语气。凯莉叹了口气,能够活动的那只手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刀,递给他:“走吧,天主日那天晚上,我们就去歼灭那只幽灵。”



  雷狮的母妃的的确确是凯莉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说实在的,凯莉觉得一个人最美的时候不是身披嫁衣等待新郎的模样,而是面对自己的孩子时不经意间流露的疼爱和关切。


  那是凯莉发自心里第一个喜欢的人。


  “皇妃!”当她这么喊的时候,那个女人总会起身,笑着看过来。她那双白皙的手在凯莉头上抚摸,总让凯莉觉得心里闷闷的。金银首饰,除了能够偶尔见到以外,皇妃的素淡像是一个平常妇人。


  也许,她最值钱的除了雷狮现在住的房子,就是那面镜子了。


  每次三个人一起捉迷藏——他们三个人记忆里最快乐的时候——她凯莉都是最后的赢家,不是吹,她藏起来的本事,没人可以看得见、没人可以寻得着。


  “凯莉,藏在镜子里的感觉好玩儿吗?”皇妃温柔地笑起来,眼睛里藏着一丝忧伤。


·


  天主日很快就要到来。雷狮一边回忆凯莉出现的时候,一边看向自己母妃的镜子。


  那是一面有魔力的镜子吗……雷狮只觉得,遇见凯莉和遇见幽灵一样,他只想一个被挫骨扬灰一个消失得越远越好。若不是母妃的遗言,每个人都认为凯莉活不到今天。



  “小、小姐,您、您、您从哪儿蹦出来的?!”被吓得花容失色的侍女正眼才瞧清面前这个人是凯莉,望望周围只有一面大落地镜,只好颤抖着低下头。今儿怎么这么倒霉走到这儿来了呢——不、不对,隔壁厨娘遇见了幽灵才叫倒霉,自己可能比较幸运。


  不过,这幽灵这么久了才扼杀一个人,看样子是凯莉小姐的功劳?听说今晚就要驱魔了……不知道放假不放假啊?侍女满脑子胡思乱想,连凯莉去那儿了也没注意到。


  “雷狮,我丢你。”


  来到雷狮房间,发现雷狮连刀都没带,凯莉骂了一句。看向镜子,恍惚间看见皇妃的脸一闪而过,似乎还带着些温柔的笑意。


  今晚就能够解脱了,真好。虽说在这里也活得挺逍遥自在的。


  哇,话说仪式要怎么弄啊。


·


  不得不说,这个幽灵是雷狮见过的最狡猾的幽灵了。


  镜子是它的最喜欢的藏身之处。正因为如此镜子也成为了下人最忌讳的物品。可惜的是雷狮不听任何人劝执意要把镜子放在自己卧室里。还有那巨大的落地镜。


  “来吧雷狮。”凯莉又拿出了那个小铃铛。铃铃铃的声音回响在雷狮的卧室里煞是好听。只不过在这个月色正浓的夜晚,略显恐怖。


  女人回过头,眼睛里的笑意被雷狮看得清楚:“你可瞧好了!”


  ——“你可瞧好了!”


  然后,女孩连着自己母妃一同消失在亭子里,把宝石遗留在地上闪烁,闪烁着不甘的光芒。


  雷狮心底闪过一丝不安,他伸出手想要拉住凯莉,冰凉的触感令他低下头。是那把刀。


  看样子很普通的一把刀,据凯莉说能够把幽灵戳成筛子。


  ——然后雷狮便看见了,那张藏在镜子里的脸。笑眯眯的,透了稚嫩的脸。接着变成了凯莉。


  “是你……”



  “藏在镜子里好玩儿吗?”皇妃摸摸凯莉的头发,眼里流露出好奇。


  凯莉笑起来:“好玩儿啊!可是您进不去!”既然她都知道了,那就不用遮遮掩掩的了。


  外面的驱魔人可真讨厌,还是这里好玩儿。


  “那我要怎么才能进去呢?”皇妃抬手摸摸自己消瘦的脸庞,憔悴的样子只让人心疼。她怕是……活不久了。医生说的话历历在耳,若是雷狮知道……


  “皇妃是不想他知道吗?”凯莉这时候极少的乖巧,像是皇妃的女儿。


  “对。”皇妃笑起来。笑得可好看了,凯莉可以作证,比春天开的繁花还要美丽。


·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凯莉看上去很开心。“来吧,把我戳成筛子咱们就两清了。”


  “凯!莉!”雷狮握着刀的手青筋凸起,“我丢你妈!”时隔多年,他只记得凯莉骂的最多的一句。


  凯莉一脸无所畏惧:“我妈已经死了很久了。”镜子里她的脸似梦似幻,像一团雾气。


  说罢,她又跳到雷狮身前,浅笑道:“你若是不杀我,我就只能杀你咯。”


  “啪”雷狮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想把自己的手打落。可是他的手握住了刀,怎么也松不开。


  一个隽永长情的吻覆了雷狮的唇。舌头像是试探着,触碰雷狮的牙齿,双手攀上雷狮的胸膛,食指好像是在画圆圈。雷狮不反击的话那就不是雷狮了是吧?舌头灵活地撬开凯莉的贝齿,一点也不生疏地攻略城池。


  半分钟,凯莉已经红晕满面。


  分开。


  鲜血染红了地板。


  “嘿雷狮,你知道吗,其实你母妃不用藏进镜子里的。”谈起皇妃,凯莉脸上总洋溢着怀念,“你母妃天生能够凝成实体,我记得小时候我们俩还为了同一个男人争执过——她说,那么帅气,一定是我儿子,我就反驳她,那是你未来的媳妇儿的丈夫。”


  “她从镜子里看到了一切。我呢,在镜子里看到了外面的东西。”


  “凯莉。”雷狮冷漠地凝视她,“你们幽灵,就那么喜欢恶作剧吗?”非要一个个来折腾他,让他从“噩梦”里走出来之后又是另一个深渊?


  可笑的是他还心甘情愿?


  凯莉擦去雷狮脸上不存在的灰尘,笑容一如皇妃那样温柔:“我们的生命并不是了无止境。所以啊,我要用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恶作剧之中去呀。”


  不恶作剧的话,她拿什么来消遣呢?玩弄人情?诶,雷狮这种人,死了也得拉着她下地狱吧?地狱她可是去过的,可脏了。


  那还不如魂飞魄散了呢。对吧?女人无声地问着他,雷狮只能看着面前的女人一点点变透明。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藏进镜子里?”

评论

热度(26)

  1. 雷凯疯魔七十分这里一冥冰√ 转载了此文字
    差,差一点就0稿收单。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