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乙女】

#给人的稿子#

1.起床晚了

清晨的阳光总是温暖柔和的,透过窗户照到橙佑的侧边上,被微睁的美眸看到,顿觉一片光明。

“唔……”叮咛一声,床榻陷下去半边,一只玉足在床沿勾了勾,差点翻身滚下去。橙佑这时候赶紧撑起手,坐在床上,橘真琴的电话在桌子上响了又响,音量不大,在桌子上不满地震动着。

“总算舍得起床了?”橘真琴站在门边,从橙佑那边看去,笑容依旧温柔。白色的围裙系在腰上,最下角两只猫咪团在一起,甚是可爱。

昨晚和橘真琴在派对上玩疯了,自己家偏偏又离得贼远,只能在他家里住一晚。没想到橘真琴客房里的床还挺柔软的嘛。橙佑倒在床上,被弹得震了一下,再依依不舍地穿起拖鞋下地。

橘真琴倚在墙上,客厅散发出来的香味飘到橙佑的鼻尖,懒洋洋的精神顿时被振奋了。

是什么东西!

“是我做的早餐哦。”他笑了笑,继续说,“不过,我想如果你再晚点起床,我就把你那份也吃了。”

“诶!?”橙佑赶紧跑到门口,张望几下,看见自己那份还冒着热气,放下心来。再抬脚,直接撞上一个人。努力把头抬起,她贼兮兮地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伸出双手。

橘真琴摸摸她的脑袋,“睡蒙了?”然后会意地把橙佑抱起来。

“一点都不重。”

惊呼一声被他用公主抱的形式抱到客厅,身边萦绕着他独有的气息,令人心安。橙佑不自觉环紧了他的脖子,看着越来越近的座位,等他松开手时便跳到椅子上。

耶。她傻兮兮地笑起来,而后注意到自己的餐具旁边插着一瓶花:“勿忘我!”

那花开的娇嫩艳丽,碧绿的叶子上还带着些许露珠,橘真琴揉了把橙佑的头发,没有回话。

2.午睡小憩

和橘真琴在一起的中午,总有那么一些无聊。橙佑不会乖乖地睡午觉,她只好趴在床上对着橘真琴那张脸发呆。

用手指勾勒他的眉眼,剑眉星目,那双眸子就像雨后的森林,里面充满着生机。

橙佑戳戳橘真琴的侧脸,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橘真琴只是平稳地熟睡,并没有醒来,偶尔露出一个笑容,看样子是在美梦中。

诶……做了一个怎么样的梦呢?橙佑继续戳脸,动作是不敢大的,怕吵醒他。橘真琴的钱夹放在桌子上,稳稳当当,她狡黠地笑了,伸手把他的钱夹拿过来,在橘真琴面前晃悠。

“真琴快醒过来,不然我就把你的钱夹据为己有了哦。快醒过来。”

闹钟的时针指向2,是睡午觉的好时机。然而有人并不这么想。

不放弃地在橘真琴面前晃悠,橙佑继续戳。

“……别闹。”橘真琴翻了个身,脸正对着橙佑,橙佑猝不及防把钱包贴在他的脸上,有点方。

我戳,我戳,我戳戳戳。

“睡觉了。”再看去,橘真琴眯着眼睛,笑了。一把搂住橙佑的腰,把她圈进自己的臂弯里。“乖乖睡觉。”

3.夜晚
这大概是一个美好的夜晚。被邀请出来看流星的橙佑坐在草坪上,抬头望天——

然而什么都没有看到。

说好的流星呢?差评!

橙佑穿着一身淡粉色的小裙几,手上拿了一把天文望远镜,煞有介事地东瞧西看。

橘真琴拍拍自己身下的毯子,道:“过来这里坐。”

略微一想就知道,肯定是害怕爬行动物。橙佑从草坪站起来,走到橘真琴身边,倚着他。

“如果见到流星,你说我许一个什么愿望好呢?”

“说出来就不灵了。”

“我想要——好多好多钱。嘿嘿。”然而上面那句话出口已经晚了,因为橙佑张嘴就把愿望说了出来。橘真琴无奈扶额,把自己身上的风衣给橙佑披上。

这时候已经是临近秋季,晚风也变得凉快起来。

躺在草地上,耳边传来蟋蟀的乐声,漆黑的夜幕里仿佛被人撒上光点,萤火虫围绕着人们飞舞,让人分不清哪个是星星哪个是虫。

  “看这里!”
       “咔擦!”

橙佑这时候才注意到,原来在他们身边还有好些情侣。

“橘真琴,如果是你,你会许一个什么愿望呢?”

“嗯……说出来就不灵了。”橘真琴调皮地眨巴眼睛,让橙佑气了个半死。我都说了,你还不能说吗?

流星开始在天空登场了。拖曳着长长的、绚丽的尾巴,流星划过夜神的面纱,宛如坠入凡间的珍宝,照亮了世人。橙佑的脸被它们的星光映照,看起来美丽不可方言。

“橙佑。”

“嗯?”

      橘真琴定定地看着橙佑,笑起来。
“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1)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