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瑞金】人鱼

#人鱼#

#真巧啊又一次撞到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1.

  那是格瑞第一次见到还在发育期的人鱼。他从小到大见过的人鱼已经成年而且足够做手术。


  人鱼这种生物,像是创世神隐藏在深海的宝藏,姣好绝世的容颜让其他生物没有一争之力,宛若天籁的歌喉可以拉上世界所有生物为之陪葬……他们是大海独一无二的宠儿。


  “真美,不是吗。”一旁的研究员用胳膊碰了碰他,灼热的目光中还有溢于言表的欣喜。他仰望攀在玻璃上的男孩,眼底有一丝一闪而过的贪婪,“听说人鱼的眼泪能变成珍珠呢。”


  “或者试试那个手术?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不过百分之四十七的几率也不算少了吧?这样的话研究成果一定会有人趋之若渴的啊。”


  格瑞静静听着身边的研究员发表看似疯狂实际上很现实的言论,那尾人鱼却游到他面前,傻乎乎地扯出一个笑容。金色的短发像世上最美好的晨曦——温暖人心。


  “格瑞,这是他的相关信息,从今天起你就是他的相关负责人了。”那人说,递给他一沓纸张,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金,十九岁,亲属:秋(姐姐,一年前做电击测试时死去。),性格:亲近人但对研究人员怀有警惕。曾参与:点击测试,承重测试,呼吸测试,体能测试等108个实验(由于您权限不足,暂只可查看10项)。


  生活环境:从胚卵到现在一直生活在研究院。


  格瑞把资料放在一边,走到金面前与他对视。


  凝视着那双宝石一样的蓝眸,他竟觉得一切都平静、烟消云散了。


  【格、瑞。】


2.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金——身为一条人鱼——他竟然说不了话。好在格瑞在成为研究员前唇语技能点满,否则还真不能判断他在说什么。语速有点快了呐。


  金向格瑞解释道,那次电击测试一不小心伤到他的声带,所以一下子就说不了话了。


  【你知道我的名字了吧!正好我也知道你的名字,那我们就是好朋友啦!对了,你几岁?反正你那里有我的一切资料,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金唇齿一张一合,语速似乎有愈讲愈快之势。要不是格瑞视、听、嗅、尝、触五优,他还真不能跟上金的节奏。


  那模样,好像终于找到了一个知心好友。


  这家伙是个自来熟。格瑞沉默一会回答:“二十。”


  【噢!原来你二十呀!怎么看上去、不不,我是说——呃……我原来没见你的时候还以为你二十四呢!格瑞你不要生气啊……】金使劲瞪大双眸表现自己的惊讶,末了又露出一副抱歉的样子,让格瑞无奈极了。他扯扯嘴角:我那么显老?


  【别说,你那会来看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大我五六岁。】


<<


  凡是人鱼进行实验,都要先来一次例行检查,这个格瑞是通过金知道的。听他说,那例行检查不仅在实验前检一次,每隔一个月还得再来。


  【他们有时候还得让我唱歌。】金从水的那头游到这头,一开一合中许多泡泡冒出来,透过太阳色散出七种颜色。【好奇怪啊对吧!】


  是挺奇怪的。格瑞在一旁点点头。


  【我唱什么,他们又听不见!】


  “走了格瑞,实验前的准备你需要听一下,以后就交给你了。”高挑的金发女生站在他身边,一双蓝色的眼睛毫无生机。那是研究院里特有的仿生机器人,基本上除了编号都一模一样。别说,这语调还蛮像真人的。


  【再见!】


3.


  格瑞是见过其他人鱼的——进行实验的时候,他曾站在玻璃门外看着父母操作。或许他依稀见过金和秋。


  人鱼的声音基本上与人类无二。除非身处深海、或声带损毁,有幸听到他们的声音的话,那绝对是让人毕生难忘的。


  他坐在桌子后面、玻璃缸面前,金欢快地摆着鱼尾游到他身前笑着,金的右边是个甬长的通道。


  “今天要测试的是他游动的速度。”0737——也就是那个叫格瑞来这里的女生面无表情地说道。两团黑影在隔离玻璃后越来越清晰。格瑞瞳孔一缩,那是两条大白鲨,研究院院长的“宠物”。


  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和迫不及待的眼神,绝对被饿了好几天。


  金也被这“阵仗”吓了一大跳。


  他的鱼尾微微颤抖,0737的话他自然是听进去了的。而且先别说达不达标,稍有懈怠就得被咬得粉身碎骨——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格瑞,见他正盯着自己,便扯开一个笑来。


  这个笨蛋!格瑞几乎要站起身,让0737中止这次测试了。但还没等他开口,0737便按下了按钮:“三千米游动测试,开始。”


<<


  于是格瑞便看见了,那令他心口绞痛的一幕。他小心地游过去,把已经遍体鳞伤的、陷入昏迷的人鱼抱起来,顺着另一条通道而去。


  他低头想安抚这可怜的小家伙,却被金的唇语说的沉默了。也许是睡梦里的东西太过美好,他还吧唧了几下嘴巴。


  【格瑞,那里就是我的家。】


  格瑞往那条道的终点看了一眼,他不用多想就能感受到研究院对这条人鱼满满的恶意。外面的世界——是五彩的,像一个泡沫,轻轻一戳就会破碎的、每条人鱼梦寐以求的——代表了自由。


  所以尽管身后还追着两条大白鲨,他依旧驻足了。


<<


  “没想到这条人鱼体质那么……强。”0737语气里有一种不属于她的惋惜,许是太过人性化,她竟有一种可怜的意味在里头。“不愧是被要求做了那么多实验的人鱼啊……”格瑞没有理会这个机器人,自顾自地找着医疗箱。


  “有时间,您可以听听他唱歌。”0737建议道。


  “闭嘴。”


  还在昏睡的金被放置在特殊的医护舱里,让格瑞现在的心情很糟糕。这是在他手里第一次出事的人鱼,尽管不是他有意为之。


  听说人鱼二十岁就成年了,鱼尾可以幻化成双腿,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柔韧性,是世界上最好的舞者。


  ——人鱼是创世神的珍宝。


  对于包扎这种事,需要专门的人比方说0737来做。一般来说仿生机器人要主人下令才会执行。格瑞看着0737自然而然地接过绷带,熟稔地在水中给金缠绕,不由得眯了眯眼。


  那么娴熟……


  【姐……】金的睫毛颤了颤,张口,让0737的动作顿了下。她低下头,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乖,别闹。”我不是你姐。


  格瑞听不见他们之间的声音,但0737眼底一闪而过的柔情却是捕捉到了。


  他有点怀疑、从未像现在这样怀疑——这个研究院。


4.


  格瑞第一次来到研究院的时候,是父母带他观摩接尾手术。


  那是一个技术尚未成熟的手术。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手里的手术刀在灯光下被擦拭得锃亮,人鱼不断拍打着桌面的鱼尾飞溅出带了腥味的水珠。


  那个同样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却安静极了,金色的头发打着卷儿,在格瑞看来有那么一些不自然。


  毫无疑问,他比较喜欢一旁的人鱼的发色。


  人鱼眼里噙着泪,流下来时变成了一颗颗血红的珍珠。像是来自深渊里的诅咒。


  他没有继续看下去。医生们对待一个半人半鱼的生物时总把自己放在最高位上,人鱼的血液逐渐染红了手术台,像极了市场里那些被踏碎的番茄。汁液流了一地。

  格瑞现在在一个巨大的玻璃缸旁。它们被镶嵌在墙壁里,让这里看着活像一个水族馆。


  【嘿!】


  格瑞又看见了一抹金色。不同于那个女人有点过分的黄,人鱼——活的——比先前的金色更耀眼,没有了死气。


  是个女孩儿。


  他看见女孩怀里还小心翼翼地揣着什么,仿佛是生命中的珍宝。


  女孩注意到他的视线,把怀里的东西给他看:【这是我弟弟。】那是一个胚卵。格瑞还是第一次见。


  【你叫什么?】


  隔着玻璃缸,格瑞分辨出女孩的字句。他说:“我叫格瑞。”


  女孩在水里笑起来,格瑞可以想象到那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她拍拍怀里的胚卵,说:“那你们以后就是朋友啦。”


  然后,小小的格瑞再也没有见过她。


>>


  格瑞是听过人鱼唱歌的。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就常听见有人唱着老掉牙的摇篮曲,哄人睡觉。甜美的嗓音空灵而悠远,带着宠溺一下又一下唱起歌来。


  格瑞的生物钟提醒他九点半就该上床了,然而那摇篮曲让他九点就睡了。


  有一次,他好像听见,一个女孩故作生气的训斥着:“快睡!睡着了我好活动!”


  “我不!”声音稚嫩却又沙哑,是哪家的小男孩?“你总要自己做实验,我不放心!”


  女孩叹了口气,道:“我给你唱歌吧?”说罢,不管男孩同不同意,就唱起了格瑞熟悉的摇篮曲。仿佛一缕轻纱落在身上,柔软而缠绵;仿佛海燕飞越大海,怅惘而悠远……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没由来一阵心酸。


  分针刚好踏着“12”,九点了,该睡觉了。


<<


  金醒来的时候,格瑞正在推演着一串数据。


  他试图游上前,尾部、腹部、手臂传来的疼痛让金龇牙咧嘴。他瞥了一眼闹钟,9:00P.m.金突然想起一件事,他敲敲玻璃,道:【格瑞!该睡觉啦!】


  格瑞诧异地转过头,紫色的眼睛满是掩不住的疲惫。


  “你怎么知道我九点要睡觉?”生物钟被调动的后果就是,一旦过了这个点就很难恢复九点半准时上床。


  【哎?我姐姐都叫我这个点睡觉的。】金说,【要不是发不出声音,我还想让你听听她编的摇篮曲呢!可好听了。】


  是那渺远的歌声。像是海浪拍击在岩石上,哗啦哗啦,远处的鱼儿一尾接着一尾跃在半空,跳出完美的弧度。月光是直直地倾泻的,宛如天梯,又像轻纱一样,盖在人们身上。


  人鱼的嘴唇一张一合,脸上是沉浸和怀念的神色。尽管听不到声音,格瑞却是想起了——那首温柔缠绵的曲子。


5.


  第二次陪着金做实验,是在九月。


  那时金还欢快地对他说,格瑞,我快成年啦!现在金秋了,每个人都在忙。


  来到一扇门前,0737一反常态地笑了。她的笑容中有宠溺、有满足,还有……一丝诡谲。她说:


  “生日快乐,金。”


  推开门,那是一片柔软的沙子,每一颗都那么自然,不像人造的。金的鱼尾早在接触到空气的时候就变成了双腿,踏上沙滩,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空气。


  原来这就是空气的味道。金撇撇嘴,觉得还不如海里好。


  忽然看到那景象,他猛地一怔,眼前的一片蔚蓝让金再也忍不住,跑到面前——“嘭”的一声,他撞在了玻璃上。揉揉自己的额头,他赤脚踩在沙子上,影子在身后拖得老长。


  触手可及的海洋,触手可及的玻璃。


  “金,这是第113个实验。老规矩,你懂的?”0737站在不远处,扬了扬手中的录音笔。


  格瑞蹙眉,却又不能说什么。

  金慢慢坐下来。从远处看就像个无助的孩子揪着自己的新衣,无从去往。


  【海浪把希望带来了】


  他没有单纯地张嘴。尽管别人听不见这歌声,格瑞却清楚地看见录音笔上翻飞的字符。


  海浪把希望带来了。

 

  海浪把失望带去了。

 

  辽阔的大海啊,浪潮回响在耳畔

 

  是你在对我说,晚安,晚安。

 

  他唱的是那首摇篮曲吗?那深深的怀念还有眼底的渴望又代表了什么?格瑞只感到巨大的、前所未有的悲哀卷席了全身。沉重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蔚蓝的精灵啊,请张开你的怀抱】

 

  让我在这温暖的地方撒下欢乐

 

  如果金的声音是听得见的,那他的声音一定是沙哑而又压抑的。

 

  “警报!警报!海浪冲击力度即将大于防护玻璃限度!警报!警报!……”

 

  格瑞猛地回神,看见金还呆坐在那里,而玻璃上的裂痕却被海水撞出一条又一条。他拔腿就跑过去,揪住金的衣领,道:“金!你醒醒!”

 

  0737还在笑着。仿佛看不见近在咫尺的海浪。


 

  【格瑞,我想回家啊……】

 

  这是金在被打昏前对格瑞说的最后一句话。

 

6.

 

  “格瑞,准备好进行接尾手术。”第一科研长严肃地对面前这个神色淡漠的青年说完后,满意地看到格瑞冷漠的脸上出现了惊慌的痕迹。他接着说,“对象:金。”

 

  “为什么。”他哑着嗓子问道。“为什么是这个手术。”

 

  他没有问为什么要选择金而不是选择其他人鱼,而是问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手术。

 

  从人类到人鱼,一定要残忍地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吗?!

 

  “大海的资源丰富得让你无话可说。如果能够深入海底探寻那些能源,或许世界就不再需要那些污染环境的原料了。”科研长微笑着道。“我这也是为了人类好啊。”

 

  格瑞垂下眼帘。

 

  “我知道了。”

 

>>

 

  “金。”

 

  0737坐在金身旁,尽管周围都是海水,可这依然阻挡不了这个从一开始就看上去很流弊的仿生机器人。

 

  【姐……姐姐?】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是0737后一下子坐了起来。

 

  0737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自顾自地说下去:“金,我来问你一个问题,你想出去吗?”

 

  你想出去吗?

 

  这对于每条人鱼来说,答案当然只有一个:想!被整日整夜关在狭窄的玻璃缸里,晚上提心吊胆小心着哪天就得被抓去做实验,外面的世界……真的真的让他们辗转反侧。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想啊。】金的回答正中0737的下怀。她正要继续说下去,又“听”金说,【可是格瑞怎么办呢?如果我回到深海,那些人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责怪格瑞的吧?他还会因我丧命,对吧?】

 

  【我也不知道要不要离开呢……】

 

  青年看上去有些苦恼。可0737知道,金并不是这样的人。他认定了的事情,就算不说也会做的。

 

  “金。离开吧。你会死的。”

 

  0737神色中流露出些许悲哀。她用一种近乎哀求的口吻,对金说。

 

  “你姐姐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你回归大海啊……”

 

  【你见过我姐姐?!】金一下子激动起来。

 

  0737没有再说话。她站起身,往一个方向游去。金想跟随她的脚步,一扇大门瞬间哐当一声关住了。

 

7.

 

  手腕被人抓住,面前是一片血色。

 

  “坚持住,金。那里就是研究院的大门了。”格瑞拽着金的手腕,对他露出一个微笑。脚下的动作没有停顿,另一只手却不断扣动机板,命中率几近不可思议的高。

 

  金也在玩命奔跑。

 

  但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拼了命也要让他出研究院的大门?!为什么……他看见格瑞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尽是因为要掩护他自己。虽然自己身上也有些伤口,但一点也没有格瑞的重。

 

  “加油啊。”

 

  他不能说一句不。金全力奔跑,速度加快、加快、再加快。靠,这研究院有事没事建那么大干什么!金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从他那里跑到这边应该说是跑了四五千米吧?这还算近了的吧?

 

  远处的枪声不断响起。格瑞抬头望去,极好的视力让他看到了那个高挑的金发女生,就这样倚在门边。看上去慵懒,身体却是紧绷着的。

 

  “让开。”

 

  他举起枪。

 

  0737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用脚走路吗?”已经能够化成人形的金仰头对高了自己不止一个头的格瑞笑道。“我觉得,这样能够体会到一种和你同在的感觉。”

 

  他说,他喜欢那种踩在地上的感觉。

 

  海滩上,格瑞护着金,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大海。隔着玻璃门的、辽阔的大海。

 

  0737对他嫣然一笑。举起枪,身后是无数科研人员。

 

  “跑啊……快跑……”格瑞用沙哑的声音对他说。身后就是你想要的自由,快去啊……

 

  金张嘴,因为没有声音所以真真正正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格瑞这会儿没时间看他的唇语。

 

  “……”科研人员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了关门——格瑞把金猛地一推,推向那扇半开的门,像是把他推进母亲的怀抱。

 

  只有出了这扇门,金才算真正地获得了自由。

 

  零乱的枪声。腥臭的血液。金用力地用手擦着眼睛,发现自己面前的血色根本擦不去。

 

  “跑啊!”

 

  0737出乎意料地吼道。

 

  那是第一尾成功逃脱的人鱼吧……?格瑞望见金的背影,怔怔的。金,你说的那种感觉,其实是活着吧?他想道。

 

  只有站在地上,才真正地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

 

  然后,金最后回头望到的,只有那一朵盛开在格瑞胸口的血花。很妖娆,很漂亮,无数血珠落下,像极了那条人鱼留下的眼泪。

 

——————END——————

*来自《最游记》。大意是这样的。然后我忘了原句。

不是,我说你们谁喜欢吃吒空啊啊啊啊啊!哪吒悟空怎么那么好!

评论(12)

热度(194)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