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瑞金】碎片(中下)

#拖了那么久是我的罪过!!!#

#明明大纲都写好了#

#剧情狗血系列#

 @Miss. Qin 你换了称呼换了头像我都不认识你了!hhh


  回到家里,金没有选择回自己家,而是跟着格瑞来到了他家的客厅里。格瑞无奈地看着金,家里有些东西还没有收拾好,他觉得相比自己的床,金这个认床的毛病应该不会放过金。


  “格瑞!睡觉啦!”洗了澡出来的金那张略显婴儿肥的脸在灯光下更加白嫩,就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孩。


  可不是吗,丢失了部分记忆的他虽然没有过去那样孩子气,但是行为上少了很多包袱。不再那么沉重。格瑞想着,觉得这样的金……也挺好。


  “好。”


  桌子上的手机屏幕闪了闪,格瑞拿起手机,看到紫堂幻发来的一条消息,语气里满是关心:“金……怎么样了?”


  格瑞拿着手机的手有点儿发紧。他沉默一会儿,才打字回答道:“阿尔茨海默病。”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有很长一段时间——在挂在墙上的钟看来或许只有两三分钟——没有回复。可能是难以置信吧,格瑞想。他也不想相信啊——明明那么健康、那么阳光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那个样子了呢。


  “凯莉说,这可能……是上天给你们开的一个玩笑……”紫堂幻的字句在格瑞看来非常苍白,明明是想竭力安慰,到头来却什么作用都没有。


  他看着这段话,如果凯莉所言属实——但这毕竟是安慰人的话语——他便有点痛恨这“玩笑话”了。仅仅是一个玩笑就把他的爱人折磨到如此田地么……这上天未免也太不公了。呵。


  金在他床上叫嚷了,只是单纯喊他睡觉,声音懒散得像只小奶猫在微弱地叫唤:“格瑞!睡觉了!这么晚了你作息时间也太不规律了。”


  平时都是格瑞叫金睡觉,现在倒反过来,金叫他睡觉了。格瑞在昏暗的灯光下轻轻笑了一声,金准确地听见了这一声里面的意思。


  黑夜在人们看来是如此的漫长。群星挂在天空之中不知疲倦地闪耀着,陪伴那一轮孤零零的月亮,显得耀眼。金睁开眼睛,凑近了去看格瑞的脸,棱角分明仿佛被岁月的刀雕琢过,但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身边萦绕着格瑞独有的气息,金仔细再看,便发现了格瑞眉头紧皱。他伸出手,想把它们抚平、分开,更加近一点的时候,他便能数清楚格瑞有多少根眼睫毛了——


  “睡觉。”格瑞的声音在他听来有点沙哑,金没想到自己一时兴起的小动作会让格瑞从睡梦之中醒来,于是愣了一下。他往格瑞怀里钻了钻,深深地吸了口气。整颗脑袋毛茸茸的,这让格瑞想起了小时候隔壁阿姨托自己照顾的那只金毛。


>>


  金一直以来都有个晨跑的习惯。这还是在小时候和格瑞跑步锻炼出来的好习惯。每天清晨他会迈着有力的步伐跑过街道的各个角落,当初升的太阳真正把他的光辉洒在金身上的时候,他的晨练也就结束了。


  “走吧格瑞!我们晨跑!”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想起来他们还有晨跑的习惯,于是便叫着格瑞把运动服换上,一起出外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格瑞瞅了他一眼,青年盘腿坐在床上一头金发乱糟糟的,以一种孩子气的姿态俯视着还在躺着的自己。


  嗯……他忽然有点抑制不住了。


  所以等他们真正出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金揉着自己的腰,说什么也不跑了。


  太阳的光芒给喷泉旁边雪白的鸽子们镀上一层金光,金想起自己出门之前好像揣了半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鸽子饲料,准备喂鸽子来着,于是兴致勃勃地扯着格瑞往喷泉那边走。


  尽管知道金把秋那件事情忘了,但格瑞还是不敢让他过去。触景生情这种东西,很难保证。他不想再看见金失魂落魄的表情了,好像全世界瞬间灰暗起来。如果说秋是金的阳光,那格瑞的阳光,便是金了。


  “……那好吧!你就站在这里,我把鸽子饲料撒一半再走。”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生怕惊动了上帝的宠儿。鸽子见到这个似曾相识的男孩,头一探一缩,小眼睛里满是不解。


  忽然间,整片鸽子都争相往那个撒了饲料的地方扑去,只留下一块亮晶晶的东西躺在那里。


  金认得那块东西,是去星月甜品站那天不知道从哪里掉落的。他想了想,捡起来塞进自己的裤袋里。


——————TBC——————

评论(3)

热度(9)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