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凯疯魔七十分】下棋

(又名:猎巫令)


1.


  “你输了。”男人略带笑意的嗓音在这偌大的厅子里回荡,手执黑棋毫不犹豫地就把那白色的王撞倒,用修长的手指捏起那可怜的“君王”提到一旁的盒子去。


  女人毫不在意,只是身前浮起的一纸羊皮上处处透着杀意。


  “没什么大不了的。死在那儿,不如死在你这里。”


  “凯莉。”他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叫他。紫色的眼睛里满是阴霾,又或者说是一种怒火。被人控制的、身不由己的憎恨。


  凯莉笑起来,刹那间窗外的枯树开始蔓延起绿色,甚至有点点粉色花苞生长。她轻启朱唇,道:“永别了。巫师。”


  一把火就这么烧起来。


2.


  凯莉是整座王城里最不能招惹的女人——女牧师之一,她勾勾手指自然会有无数坏主意落到她看不顺眼的人身上。当然了,没有人会去招惹一个牧师,毕竟在这个时代,万一有什么瘟疫疾病,还得靠这个技术颇有造诣的女人解决。


  不过,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瘟疫疾病的源头,在于巫师。


  凯莉从小就被灌输一些深仇大恨的理论,什么巫师不得好死,什么妖术祸人。即便她觉得这是危言耸听,但她依旧要肩负起这个重任。这个歼灭天下巫师的重任。


  因为这是她的父母给她的最后的请求。


  “你知道吗,他们说,我的父母是被巫师害死的。”凯莉望着面前的棋盘,似乎在思量该在哪里落子。一边跟这个有深仇大恨的巫师说话,一边语气沧桑不知道是在替谁悲哀。


  明明她是接了猎巫令过来猎杀这个巫师的,结果只是坐在这个城堡里,静静地和她叙旧。


3.


  教堂里有一处是特别为像凯莉这些人提供消息的。就像某些据点一样,他们会给价值不菲的报酬,从教会拔下来的经费从来都是为了消灭那些势不两立的人,所以这些报酬也不是白拿的。


  一般情况下,凯莉会选择先给钱再做事。


  但当她看到那个“名列前茅”的巫师时,轻声说:“要不这样吧,我先去试试,然后再回来拿钱。”


  坐在桌子后面的男人从来没有这么觉得凯莉是深明大义而且温婉有礼的,她给别人的感觉都是一股子傲然。她有那个资本,所以看上去极为倨傲。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教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已经花出去不少金币了,但那些人通常是拿了钱有去无回。如果这位小姐也是那样的话,教会就不用说什么了,拿去建设一些地方也是好的。


4.


  雷狮是见过凯莉的。在他小时候,两个人下过一盘国际象棋。


  “看起来旗鼓相当呢。”凯莉的母亲站在一旁,温婉的笑容仿佛春日刚刚绽放的花朵。她身旁是即将消散的黑云,雷士的父亲看了,却没说什么。


  “呵,还不是我赢了!”女孩清脆的声音在昭示着她的成果,她为自己打败了男人而骄傲。雷狮的堂弟卡米尔在一旁凉凉地泼冷水,“如果不是大哥的有心让你,你怎么可能会赢。”


  “大哥,刚才有些地方你根本不用手下留情。”这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你的性格。


  让卡米尔惊讶的是,雷狮居然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和偏差:“是我没注意到她给我的陷阱。”


  身旁的妇人早已离去,还有他的父亲也不见踪影。女孩在欢呼过后就把自己的棋盘收拾好,踩着小皮鞋哒哒哒地跑回家去跟自己的亲戚们炫耀一番。


  然后,在昏黄的暮色中,雷狮那双紫色的眼睛里,看见了冲天的火光和一望无际的红色。


5.


  “所以说,和巫师下棋,真的没什么好事啊。”凯莉撑着脑袋,有些郁闷。棋盘上的格局开始变化,之前所有的弱点此刻都变成了足以致命的利器。即使凯莉不想承认,可她的棋艺和十几年前比起来,真的没什么改变。


  ——还是一如既往的烂。


  雷狮闻言,一直戏谑的语调突然降了下去。


  “你在怪我?”闷闷的,在凯莉听起来好像是一只猫被人踹了一脚。但雷师是一只野兽,即便被人踹一脚,也不可能变成这个样子吧。凯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手里的白棋落在一个不该放的地方。


  “没有。”她回答得很干脆,思量着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这个局面。“喂,可以悔棋的吧?”她眨眨眼,小女生的狡黠在这个已经二十多岁的女人身上得到了重现。


  “可以。”


6.


  开局之前,雷师打开门本来是想看看今天的乌鸦有没有带回来什么有趣的消息,没想到在自家门口看见了一个女人在泥潭里挣扎,嘴里念叨着要把他碎尸万段。


  作为被念叨的那个人,雷师自然是没什么负罪感地笑笑,没有让人如愿以偿地打个喷嚏。


  等他再泡一杯红茶打开门的时候,他才惊讶地发现,今天来的人不是谁,是他有缘见过的凯莉。


  没想到凯莉这次来,还带上了自己的棋盘。老练得仿佛是在见一个老朋友而不是来杀雷狮的。


7.


  “凯莉,我觉得你恨我。”雷狮一边下棋一边跟凯莉说。他看见凯莉扬起一抹虚伪的微笑,道,“这哪儿能呢,这里可是你的地盘,我恨谁也不可能恨你啊。你这么神通广大,连我的父母都能够灭口,我这么个小蝼蚁,对付我应该是吹灰之力吧?”


  雷狮发现,凯莉脸上的神色从开局到现在慢慢变得明显了。


  他觉得心烦气躁,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罢了——等等,凯莉应该不算在内吧……他又这么忙着反驳自己,他有一个专门的水晶球,来记录凯莉的点点滴滴。当然,那些逾越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我认输好了。”雷狮站起身,准备拿些什么东西提提神。


  凯莉阻止他,让他继续坐着:“巫师的信用虽然一直以来都是没有什么下限的,但我觉得你最好不要走。毕竟我对我父母的死因一直很感兴趣。”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把我父母千刀万剐的。


  那是雷狮第一次语塞。


  凯莉突然站起身,扯过雷狮的衣领,毫无章法地把自己的唇瓣贴在雷狮的嘴唇上,粗暴地啃咬着。


  “雷狮,你到底还要瞒我多久!”


  棋盘还在,格局没有乱过。但两个人,都乱了。


8.


  (×)“母亲,你见过巫师吗?”好奇地坐在木板上,得知自己以后要继承父母衣钵的凯莉一边问着一边考虑做一串花圈的乐趣能不能抵得上做花圈的功夫。在她身旁,一位同样有着蓝眸眼中却透露着忧郁的妇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宽沿帽,笑了笑。


  “见过啊。”她的母亲用一种平平淡淡的语气说着,在这个对巫师无比厌恶的时代里却没有一丝憎恨。


  “他们和我们一样有着神奇的法术,有些人甚至能够登天得到永生。但是正是因为这样,白巫师们才会这么憎恨那些夺走人们生命的黑巫师。只不过,白巫师的名头,在黑巫师的抹黑之下,渐渐变得不堪了。”


  “虽然仙女和人们都不喜欢巫师,但是巫师会隐藏在人群里默默地帮助他们。因为巫师,也是有心的。”


  凯莉用双手撑着自己的腮帮子,认真地看着母亲。那是她最后一次这么凝视着自己的母亲。那双眼睛里,仿佛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忧伤,可是还有些笑意在里面若隐若现。


  在她身后,她的棋盘正悄然向草地边缘而去。凯莉丝毫没有在意,打了一个响指,那棋盘立刻就落在草地上。暗处,一个男生的声音似乎略有不甘。


        “FUCK。”


  凯莉才不会在乎什么黑巫师白巫师呢,她只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个令人尊敬的身份,叫做“牧师”。而她的童年也很缤纷不是吗,有隔壁的玛莎,有教堂的蓝纳神父,还有新搬来的那个讨厌鬼……


  她有一个家庭,很快乐。这就够了。


  火焰像是一头凶猛的恶兽,在昏暗的暮色里被放出,父亲颤抖着的双手和他瞬间老了十几岁的神色大概是凯莉印象里最深刻的吧,火光照映着母亲的脸,脸上的沧桑和释然让凯莉不解。(×)


  可能最令人害怕的不是父母的突然离世,而是雷狮的不辞而别。第二天一早问周围的人,凯莉在梦里都在啜泣。


  “没人见过你们。”


  她坐在椅子上,身体被烈火焚烧。她的声音很轻,轻的就像羽毛。但就是这么一个任由被烈火焚烧的女人,亲手把一把弯刀刺.入雷狮的身体里,笑了起来。


  “我不是来叙旧的。雷狮,你还记得我的身份吗。”凯莉的眼神很悲凉。但她又笑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经常看着我吗?跟个才刚刚谈恋爱的人似的。”


  “我能感觉到你,当然也能通过母亲的东西看到你。”


  “那么。永别了。我们都看不见对方了。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最后艾特 @雷凯疯魔七十分 

另:(*)来自另外一篇文。不好意思复制黏贴了……hhh

————END————

评论

热度(37)

  1. 雷凯疯魔七十分这里一冥冰√ 转载了此文字
    这可能是。这次活动的唯一一篇???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