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楚路/雷凯】荷鲁斯之眼(一)

#和原著可能有些出入#
#ooc大手就是我#
#请你们接受一下埃及神话#

        坐在电脑前准备开始玩游戏的青年在看到一封熟悉的邮件跳出来后,握着鼠标的动作顿了一顿。

        他把邮件叉了一遍又打开,脊背微微发抖。他掏出手机,一个不注意手机落到地板上发出啪一声响,他试着捡起来却好几次都差点没拿稳。

        最后,他颤抖着拨打了那个打了一遍又一遍的号码,在那边的人接起来后,用连自己都不曾发觉带了哭腔的声音喊:

        “师……师兄?”

>>

        今天的疯子和魔女依旧剑拔弩张。

        “哟,这不是雷狮海盗团的海盗头子吗。”走路遇到走得大摇大摆肆无忌惮的雷狮,作为新一届新闻部部长,凯莉对这个从L国来而且还组建了除了狮心会、学生会的第三支团体的海盗头子——嗤之以鼻。

        在卡塞尔学院里,颇为有名的“S”级路明非,也就是上两届学生会主席已经毕业。这年,卡塞尔学院又接收了不少新鲜血液。

        比方说,一开学就接替上一届学生会主席的超“A”级学生嘉德罗斯,还有这一届狮心会会长格瑞。不知道是不是卡塞尔学院的传统,凡是在这两个团体里的“领头羊”,都是“宿敌”状态,打的你死我活——虽然还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

        不过……身为海盗团团长的雷狮对于这种状况倒是喜闻乐见。说什么,“看到鶸就要踩,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机会就要上”,连执行部的人听了都忍不住想要把他吸纳过去当他们的接班人。凯莉默默腹诽怕是执行部的人不知道雷狮的名言还有一句“横行霸道才是我们的本职”。

        说真的她觉得雷狮比嘉德罗斯更适合做学生会主席。毕竟太适合上两届主席恺撒的作风了,一样的狂傲,毫不留情。是的她心里居然也有点认同雷狮曾经说的“九岁儿童没那个(心狠手辣的)程度”。

        说起来他们是怎么结下梁子的……

        “歪,你还记得吗。”面前的魔女笑得甜美,凭借已经打过不少交道的默契,雷狮要就知道这个女生想说什么了:“那次你把昂热校长珍藏的七宗罪一个个给帕洛斯拿去卖了,值钱不值钱啊?”

        值钱,怎么不值钱呢。雷狮勾起一抹冷笑。“这件事说了那么多遍,你就不觉得烦吗?”一个字一个字从他的牙齿里蹦出来,“倒是你……新闻部的人果真挖出了很多料子。如果,嘉德罗斯知道,是你把他的那些不为人知的‘心思’放上‘守夜人’,你说他会不会拿着大罗神通棍找你呢?”

        说起来也奇怪,这一届的学生,入学的时候要么带着祖传的武器,比方说那个“A”级安迷修的双剑,和嘉德罗斯同为超“A”级的格瑞的绿色大刀……要么就是有自己专门的武器,比如雷狮的锤子,凯莉的无重星镖以及她的镰刀。

      “切。”  我怕他啊?凯莉嗤笑一声。不过事实上还真的有点怕。

        那应该是开学不久的时候了,雷狮和他的海盗团,因为和狮心会成员鬼狐天冲的赌约坚决地来到了昂热校长的办公室。为的就是那七宗罪刀剑——为什么他要和鬼狐天冲打赌,不得不说这里头还有凯莉掺和一脚,不然他怎么会应下这么无聊而且危险的赌约。

        事后昂热以降级的方式让他们在学院里不好受了一个学期。

         “那可是屠龙用的‘七宗罪’啊!就这么给卖了吗?!”昂热校长差点揪起帕洛斯的衣领,怒吼道。幸好不是那根龙骨,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上哪儿哭去!“你卖了多少钱?”

        “1.6亿。”帕洛斯沉着冷静面对这位校长。

        那就好。昂热如果知道中国的一句骂人话,心里mmp早就刷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然后第二天凯莉就把这些小道消息,跟她前辈一样的作风——把这件事登上了论坛每一个角落顺带“资料附赠”差点把雷狮周边大大小小的事给扒了出来。

        据她前辈芬格尔说,除了凯莉这一届是他带过的最没有资质的新人。说是没有资质,其实还是没胆儿罢了。

        比芬格尔本人还要魔性的人物。

        “对了,凯莉,如果我没想错的话……”雷狮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今天之内你可能就会被嘉德罗斯找到……”

        “在这之前。你们还是看看诺玛发过来的邮件吧。”昂热臭着脸走过来。对于上次雷狮偷他“七宗罪”最后还得重新买回来的事情,他还耿耿于怀;这一个两个人都不怎么尊师重道,要不是有两个团体的人在怕是要闹翻天。

        话音刚落,两个青年从他身后走出来。一个和格瑞一样长着一张面瘫脸,一个却笑得阳光灿烂,让凯莉想起了金。

        “这次的行动专员,是你们的路师兄和楚师兄。希望你们能够听从指挥。”

>>

        路明非和楚子航,他们和恺撒三个人在学院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路明非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虽然他已经成为学生会主席,可半点架子也没有。

        对于楚子航忽然回来这一件事,路明非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开门后扑上去蹭了楚子航一身鼻涕作为自己那澎湃心情的宣泄。

        他得到的是楚子航低声的叹息和覆在路明非头发上的抚摸。然后顺着脖子一路向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像是在安抚一个受惊的小孩。

        路明非知道自己即便杀了奥丁也于事无补,所以那份希望只能在这几年里随着对师兄思念的加重而慢慢变得渺茫。天知道他有多想揪着路鸣泽的衣领让他想个办法——可路明非自己也知道,路鸣泽已经说了过去不能改变,而且……本以为要死无全尸的他杀了奥丁之后一睁眼,啧,那个小魔鬼不见了,满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了。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像是奏响在黑夜中的一曲缠绵的哀歌。两个人相对无言了好一会,路明非才如梦方醒,忙不迭的把他迎进自己那个乱七八糟的房间。

        “楚……呃,师兄,你……”路明非张口,本来想问为什么楚子航会无缘无故失踪,可怎么也问不出。怕是因为楚子航突然归来的喜悦和激动冲昏了他的头脑,让这个本来脑袋就不怎么灵活的衰小孩更加紧张了。他的房间本来就乱,而且最近还颓着,根本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招待师兄……

        楚子航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这时候正清楚地倒映着路明非的脸,那专注的神色让路明非的心脏开始像小鹿一样乱跳。这什么烂比喻,路明非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的语文水平,然后开始傻笑。

        “师兄,坐,呵呵……”只能这样先开个话题,路明非本来想给他倒杯水,没想到被机箱拖出来的几根电线绊了一下。楚子航眼明手快地抓着路明非背后的衣服,一扯将他拉到自己身前。

        然后,出乎路明非意料地,吻了上去。

>>

        坐在飞机上,事后的路明非还在回味楚子航给他的那个吻。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路明非居然听到路鸣泽那个小魔鬼站在自己旁边,用一种自己从来没听过的温柔语气,描述道:

        “路明非一愣,他竟然在这个吻里体会到了楚子航从来没有体现过的脆弱、眷恋,……还有心疼。路明非没有力气去思考其他事情,只能用自己的本能接受这个来自‘脆弱’的吻。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跳的更快了。”

        “路鸣泽!”

        “哥哥我在,找我有事吗?”小魔鬼从路明非背后的椅子探出头,笑得无辜。路明非没想到除了楚子航回来以外,这天杀的路鸣泽居然也重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你来干什么?我可没有更多的1/4生命给你了。”路明非绝对不想再做一次交易。虽然这条命不知道是谁帮他捡回来的。

        “哟,路师兄在灵视嘛。”本来空无一人的飞机上又出现了一个笑得妖娆的女孩儿。路明非浑身一颤,路鸣泽消失了,一个女孩儿从他旁边那隔着一条通道的座位上探出头,跟他打招呼。

         顺便,路明非还注意到坐在这个女生旁边的男生一张脸还臭着。她似乎……是叫凯莉,旁边的那个男生,叫雷狮?反正是学弟学妹们。

        回想起芬狗曾给他描述的和学妹的“情谊”,路明非苦着脸叹了一口气。就算有漂亮学妹,他也不好意思在师兄面前勾搭啊,夏弥那件事他还记忆犹新呢。万一师兄一时想不开太冲动了那这个小组就完了。

        这次的行动……说起来也是屠龙。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学院会派他们两个屠龙,还带上学弟学妹。

        “雷狮,‘A’级血统,和另外一个‘A’级学生安迷修做过多次任务,没有一次出现意外。凯莉,‘B’级血统,是除了安迷修以外与雷狮合作次数最多的学生,行动干脆利落,和‘A’级学生相差无几。”

        那么……路明非望了望窗外的蓝天白云,长舒一口气。就收拾心情,好好想想怎么面对——那位龙王吧。

——————TBC——————

评论

热度(23)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