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凯疯魔七十分】流星

#迟来抱歉#

#雷凯疯魔七十分 @雷凯疯魔七十分 #

1.

  凯莉一直以为,她和雷狮两个人能够相遇,是因为一个头巾上有星星,一个人头上戴了星星发卡的缘故。说白了,就是雷狮看她长得貌美,忍不住春.心.荡.漾。

  雷狮听了,冷笑一声:“行吧,明明是我看你没人要。”

  “也不知道是谁跟流星许愿,说要快点找个男朋友。”

  闻言凯莉望了一眼窗外,一颗流星乘着完美的弧度,划过夜空。凯莉叹息一声,为自己还没来得及“出生”的愿望扼腕。

  雷狮一句话,简直把她想要分手的愿望扼杀在摇篮里啊。

2.

  要问雷狮和凯莉是怎么因为一颗流星认识的,这得从凯莉过了十八岁生日的那一晚说起。

  本来吧,没有人会不欢迎来参加自己生日会的人——毕竟还得靠笑脸过日子。凯莉刚把蜡烛点燃不久,就听见哪个熊孩子大声地在人群里嚷嚷:“听说今晚有流星耶!妈妈,我什么时候才能到外面看看啊,我还想许愿呢!”

  他母亲笑呵呵地回答:“先让你舅妈许愿,吃完蛋糕之后就能够去看了。”

  哦,原来那是她的侄子啊。凯莉冷漠地看着两个人一问一答,脸上却挂着甜美的笑容。她双手合十,垂下眼帘开始许愿。烛火映照她的脸颊,长睫毛一颤一颤,像极了蝴蝶。

  “妈妈!流星!”

  一声惊叫让凯莉心里乱成一团,嘴巴开始和内心一致:“我希望我能抓住星星。”

  “星星怎么能抓住呢!”那个不知名的熊孩子在嚷完之后又开始嘲笑他这个舅妈,气得凯莉差点就把他扔出去。在众目睽睽之下,要保持淑女的微笑,凯莉安慰自己,重新挂上七分甜美三分咬牙切齿的微笑。

>>

  对呀,星星怎么能抓住呢。

  凯莉躺在草地上,耳边传来蟋蟀的乐声,漆黑的夜幕里仿佛被人撒上光点,萤火虫围绕着人们飞舞,让人分不清哪个是星星哪个是虫。

  “埃米,看这里!”

  “咔擦!”

  她循了声音望去,照相机像是一个魔术师,把他们最美好的瞬间留下来。

  照相机啊……

  凯莉抬头一看,惊讶地发现,一条白色的、上面画着星星头巾不知什么时候被风吹到天上,飘呀飘的,简直替代了星星,成为最亮眼的存在。

  她把自己的发卡摘下来,瀑布般的黑发倾泻在肩后,粉色的“星星”被她捏在两指之间,刚好和一颗流星重叠。拖长了的尾巴像是长在发卡上,绚烂极了。

3.

  那么问题来了。谁来给她照相呢?

  彼时,凯莉已经是一个大二的摄影系学生,因为灵通的消息她获悉下星期三晚上会有一场流星雨。想起那个熊孩子的嘲笑,凯莉一张美艳的脸孔又隐隐有扭曲的趋势。

  “凯莉,下星期三去看流星雨吗?”金在教室门外大声喊,身旁的格瑞一言不发,看上去有点不高兴。

  “小子,让开。”

  没等凯莉回答,冷漠霸道的语言从一个扎着头巾的青年口里吐出,青年冷冷地扫了金一眼,紫色的眼睛里满是不屑。

  凯莉是认识那条头巾的。那不就是她十八岁生日那晚,在草地上看见的那条嘛。

  看那双紫色的眼睛,所有学生都知道,他是这个系里年纪轻轻就拿了奖的摄影师——雷狮。

  怀着满肚子的坏水,她开始展开自己接近雷狮的计划。

  见证她凯莉“抓”星星的人,怎么能够随便呢?更何况,还有奖金拿,何乐不为?

>>

  凯莉知道,要和男人套近乎,首先得靠印象刷分。都说第一印象最重要,她把自己很久没来得及穿的裙子套在身上,简单地化了一个妆,从学校女生宿舍门口大摇大摆地走到校外咖啡厅里。

  在那里,她约好了和雷狮见面。

  “凯莉?”雷狮身着西装,在凯莉看来,真像个衣冠禽兽。

  “是我。”做了多年的同学——好吧,两年——凯莉倒也对雷狮的形象了解的七七八八。乖张暴戾,喜怒无常,大概是形容这个人形容的最多的词语。

  “找我有事?”

  本来凯莉还想先找个话题展开这一次谈话,然后再拐弯抹角邀请这位年轻摄影师为她拍照,没想到雷狮一开口就直奔主题,直截了当得不让她下套的。

  她斟酌一会儿,开口:“那个……能帮我拍一次照吗?”

  “哦?”雷狮看上去很感兴趣的样子,“拍照?”

  “嗯。”露怯可不是她凯莉的作风。她对雷狮道:“这次的星光大赛,主题是‘星星’,我想你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角逐机会吧?听说第一名有机会被选上xx摄影集。”

  “听说安迷修也会参加。”怕雷狮拒绝,凯莉末了还补充一句。

  “那么,你是想……靠我获奖吗?”雷狮的语速慢下来,语言中的冷意可以比得上隔壁计算机系系草格瑞。

  “我……”凯莉一下子语塞了。如果否认吧,显得自己好像没事儿干一样给雷狮提供素材,雷狮会不会答应还不知道;说是吧,雷狮可能下一刻就给你走人。那么该回答点什么,这就有点……

  雷狮好像有点不耐烦了。他起身,道:“没有可能的事情你就别想了。”

  “等等!”

4.

  雷狮答应凯莉见上一面,原因是因为他看这女生很合他胃口。同样的优秀,同样的桀骜不驯,同样的乖张暴戾——别看凯莉表面上笑得跟天使一样,惹了她,那人私下里可能会痛不欲生。

  本想着深交不行就浅浅地谈话,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然雷狮知道自己用错但依旧没改回来),更何况他也想看看凯莉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没想到,她找自己竟然是为了这事儿。真是让人火大。雷狮也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生气,可能从十八岁那年的流星雨开始,他的情绪就开始变得喜怒无常。

  他听到凯莉喊他的名字的时候,已经迈开脚步准备走了。

  “你有想过——抓住星星吗?”

>>

  对于一个崇尚自由的人来说,说不羡慕流星的来去自如是不可能的。雷狮在小时候也曾见过几场流星雨,像是脱了缰绳的马一样飞奔在星空上,周围的绚烂让他人移不开目光。

  小时候的他有时也会想,要是自己是颗星星该多好啊,这样就不用被人牢牢掌控。

  有人说,只要抓住流星,你想去哪里都不用愁。

  于是雷狮便去做了。

  于是一个很明显的道理也就出来了——没有人能够抓住一颗流星,就算是做假手势也不可以。流星的速度可以快到连你也看得眼花缭乱。

  但雷狮没有放弃。毕竟他还有另外一个梦想。

  十九岁生日过后的第三天晚上,雷狮看见天空划过几条尾巴,便知道是流星划过了。

  那时候的他头巾还没来得及系牢,便被一阵大风刮走刮到了床下。他随着自己的头巾往下看,看到的是一个有着长发的女孩,把自己的发卡摘下拿在手里,在夜幕里那颗粉色的发卡真的像是一颗星星,身后“拖着”的“尾巴”美丽极了。

  像是一簇烟火。

  于是雷狮便又明白了——那是一个和他一样想过要抓住星星的家伙。

5.

  凯莉再一次认真审视雷狮,头巾上那颗金色的星星应该是最亮眼的存在吧。她想起那晚在空中飘扬的头巾,如果把头巾染成黑色,仔细一看还真像一颗没有“尾巴”的流星划过天空。

  今天就是那场流星雨光临地球的日子。

  雷狮举着照相机,以自己的优势给他们拿到了最好的观测位置。还有几分钟,流星就到了。

  先不说在这之前他们商讨了多少种方法能够来个完美的照片以便真的能够“抓住星星”,单是雷狮那张脸,凯莉就觉得过了今晚她就可以不用相看两相厌了。

  “我说雷狮……你紧张不紧张?”怀着合作人的念头,凯莉还是决定关心关心这个摄影师。毕竟从今晚夜幕开始降临,到现在,她发现雷狮好像有点不对劲。

  “嗯?不紧张啊。”令人惊讶的是雷狮那张总是有种戾气在上的脸,现在居然变得柔和起来。

  “你要不要在拍照之前,许个愿?”

  凯莉摇摇头:“还是算了吧。许愿什么的,感觉有点幼稚。”

  “那‘抓住星星’什么的,你就不觉得幼稚了吗?”雷狮反问她,好像有点兴趣盎然。

  “……专心点啊。”

>>

  流星一颗一颗的坠落,像火星子一样落到地平线后就不见了。快得连凯莉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它就差不多结束了。凯莉顿时慌了。如果这次不能成功,那下次还要等多久?

  她十八岁的梦想坚持了这么久,不可以放弃的啊?

  “凯莉。看着我。”雷狮沉吟着对凯莉说。紫色的眸子深不可测,这时候仿佛蕴含着星云。“还记得自己的手势吗?举起自己的手开始做。”

  凯莉下意识抬头,顿时撞进那双眸子里。蓝色对照紫色,像是蓝墨水融进一片湖,晕成一种连她也描述不出来的颜色。

  手随意识而动。

  ……

  等她反应过来,雷狮早就结束拍摄了。

  “凯莉,从我的眼睛里,你看出了什么?”

  “……星星?”凯莉只能用这个笼统的回答告诉雷狮。虽然她知道,雷狮从小到大听到的都是“你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等等诸如此类的形容,但凯莉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告诉雷狮的。

  原谅她真的语文不好。

  雷狮站在不远处,沉默了一会儿。

  “我的眼睛里,不仅有星星。”

  “还有你。”

>>

  几个月后,一张看似平凡但实际上是星光大赛的黑马在角逐中胜出了。

  照片上的女孩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手中捏着的流星仿佛照亮了她的心,把她的欣喜一并告诉别人。这是一个有着独特梦想的女孩,她想要抓住自己的星星。

  而且,最终成功了。

  这张照片的名字,是雷狮想也不想就敲定的。

  叫做《梦想抓星星的女孩》。它是众人都承认的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当然,凯莉有点不承认。如果她早知道,拍这张照片的代价是奉献自己的大好青春给雷狮……

  好吧,其实她也是愿意的。

—————END—————

评论(2)

热度(60)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