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卡】星星

#雷卡#

#文笔生硬有#

#试图用粮勾搭这个小可爱 @秦瑟无风 #

#就算我还欠他一篇,但我依旧要发出来#



  曾经有人告诉卡米尔,每天观察一颗星星,很快你就能够发现,世界上所有的星星都会围着你。小小的卡米尔懵懂地听那个人慢慢地讲,然后还听到了一个故事。


  故事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一个人跨越千山万水去寻找他的星星,结果却令人失望。他不断地努力,努力,再努力,终于找到了一种能够和他的星星方法——当他抬头仰望星星的时候,流星会把他的消息带给他的星星。


  可惜的是,当他想到这个方法的时候,他已经将行就木。人死后的灵魂会变成一颗流星,把自己的消息带给自己的星星。


  卡米尔坚信着,自己也会找到那么一颗,独属于自己的星星。


  “呵……你呀。”那个人低笑一声,结束了自己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的故事。



  卡米尔只见过自己的堂哥一面。说是见过,其实也就是远远地看那么一眼,然后就被身边的人扯开。


  他的堂哥威风凛凛地站在城墙上,头戴王冠,眯起自己的眸子接受子民的崇拜。无数的赞誉落到他的头上,诗章把他的形象树立的高大,鲜花让他变得高傲。


  那是他的堂哥——名义上的堂哥,血缘上的亲兄弟。卡米尔站在远处,从心底的、不知名的崇拜让他为自己的堂哥雷狮而感到自豪。


  “呸,杂种。”


  咬牙切齿的声音响在耳畔,小腹的痛苦也不能使他向他人哀叫求饶。嘴角边的擦伤隐隐涌出血液,王族子弟的叫嚣仿佛盖过了天。


  忍忍吧,忍忍,这场灾难就过去了。接下来又是一段好日子。卡米尔用尽全身的力气护住自己的要害,这么想。他痛苦得要咬紧自己的舌头,力气大得要把舌头咬断;指甲在紧握成拳的包围里狠狠地抓进肉里,血痕?不,他已经不在乎了。


  “……都给我滚开!”眼前一片模糊,只听见一道暴戾的嗓音,那鲜红的披风落在变得透白的视网膜上,像是来自天上的太阳。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思考,卡米尔发誓这绝对是自己被打得最狠的一次。


  “没事吧。”


  晕过去之前,卡米尔听见那个人关切地问道。可惜他没有力气去回答了。



  醒来时,卡米尔身上的伤已经被包扎的严严实实,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旁边的人刚巧偏过头来。看见那双紫色眸子的时候,卡米尔抛弃了自己认为那人是太阳的想法,只觉得他像天上的星星。


  “醒了?”语气是不可一世的,但之间的关切多过傲气。幼小的雷狮一边翻书一边做功课,看起来有点忙。


  卡米尔刚想回答,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他可是个私生子。他瑟缩着低下了头。半晌,他低声回答道:“嗯。”


  应该下床了。他提醒自己。能够在雷师的床上躺上一阵已经是自己三生修来的福报,又怎么能够祈求他继续照顾?但那温暖的被子和柔软的床垫,好像一道封印,无论他怎么做内心挣扎,还是没有起身。


  “别动,伤口裂了我可不管你。”雷狮头也不抬,只是语气开始有了变化。“那些人敢动你,我肯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您要干什么?”


  “雷家的人向来都是有仇必报。”他偏头,勾起嘴角。那是卡米尔看见的最好看的笑容。眸子里闪耀着不知名的情绪,他说,“更何况,伤了我弟弟,代价可不能算小了。”


  他……他知道!忽视了雷狮的话,卡米尔在意的是雷狮的称呼。他母亲千叮万嘱让他别把自己的身份说出去——但是这身份不用说周围的人都是知道的,毕竟王宫的消息四通八达,更何况是雷狮?


  “对……对不起。”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般,他原本低下的头更低了。


  雷狮抬起手,揉揉自己的弟弟,嘴角的笑意温暖极了。



  雷狮这一生只讲过一个故事。那是他为了哄自己弟弟入睡的时候耍的一个小手段。


  那个故事应该是绝无仅有了。毕竟那可是他编的。


  所以卡米尔也就信了。


  当偷跑的雷狮站在海盗船上,迎着那冰冷的海风问自己的弟弟:“除了忠心效劳我这个理由,你还有什么理由要上这艘海盗船?”末了,他加了一句,“别跟我说你是为了好日子才跟着我的。”


  “我,要找到我的星星。”一向聪慧得不可思议的卡米尔歪歪头,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时候正值夜晚,天上的繁星数也数不清。一颗颗亮晶晶的星星悬挂在夜空,像极了卡米尔内心期盼的星空。哦不是,他那真正期盼的星空,应该在那里才对——


  就在雷狮的眼睛里。里面蕴藏着整个世界。



  卡米尔陪着自己的大哥环绕整个世界很多周。每天晚上他都用天文望远镜观测那片总是不同的夜空,然后为自己的发现而感到高兴。


  “找到了吗?”雷狮也很耐心,每看见卡米尔放下望远镜,他就问一次,从不嫌烦。


  “没有。”卡米尔摇摇头,把望远镜放回原位。也真是奇怪,海盗船的水手观望远方敌情的时候用的不是一般的望远镜,而是用雷狮买给卡米尔的天文望远镜进行观望——并不是钱财问题,而是整艘海盗船上除了天文望远镜基本没有别的。


  “卡米尔。”


  “嗯?”卡米尔瞬间应道。


  “看着我。”


  比卡米尔高整整一个头的雷狮低下自己的头,凝望卡米尔的眼睛。那双装满了世界、装满了星辰的双眸里,此时正清清楚楚地倒映出一个人的影子。卡米尔定定地站在那里,说不出话。


  “你的星星,在我这里。”



  多少年过去了,卡米尔透过雷狮的眼镜,仍旧能够看见自己过去的倒放——


  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男孩,一步一步成为一个翩翩少年,然后再到一个茁壮的青年。手上也曾沾满鲜血,脸上也曾有过哭泣的痕迹,单薄的身影前,被一片阴影笼罩。


  那是一个戴了王冠的人。高傲地站在人们面前,嘴角带着不屑。卡米尔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又小又沉重的王冠开始从高空落下,一点一点地破碎,那是他成为海盗船长的夜晚。


  卡米尔记得,他们逃离的时候,也是那样一个挂满繁星的夜晚。


  “卡米尔。”流星划过天边,尾巴仿佛燃起火花。


  正在许愿的卡米尔闻言抬头,听见了一句他以为永远也不可能听见的话。


  “卡米尔。我爱你。


——————END——————

评论(1)

热度(28)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