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安】幸运铃+不知道去哪里的福袋=?

#给樱总的生贺 @樱喵Sakuramiao✨ 不知道会不会喜欢#

生日快乐qwq表白她

#旅行蛙真可爱#

#两个幸运物应该是不可能的了#

#假装一切都存在#



  爱去旅行的呱儿子最近不去旅行了,这让阿妈感到很开心,因为他再也没有一去就一星期而她却在家里拔草的情况发生了,她终于能够仔细地观察观察自家儿子究竟在干啥了。


  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阿妈冷静地看着桌上一瓶瓶啤酒,紧攥的拳头微微颤抖,她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这不是青蛙能够喝酒”,但当雷狮眨了眨有点迷醉的紫眸后,理智的弦绷断了。


  “来,告诉阿妈,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阿妈自认为自己是个开明的阿妈,于是语气温柔地俯身问自家呱儿子,但额头青筋却出卖了她。是哪个拐了自己的儿子她要把她大卸八块!


  “嗯。”很少看见雷狮有那么颓废的时候,于是阿妈濒临愤怒的边缘:她家呱儿子那么聪明可爱,怎么会没人看上呢?


  阿妈快速地上网查查攻略,然后表面兴奋雀跃实则内心悲伤地告诉他:“去做一次旅行,然后她就会跟你回来了。”掌心上,赫然放着一个幸运铃和一个粉色的不知道去哪里的福袋。


  雷狮接过幸运物,在椅子上默默看着阿妈替她收拾好行李,陷入了沉思。



  那是他第一次遇见安迷修。


  在旅行的日子,恰巧碰见大风大雨,冷冰冰的雨水打在身上像是冰块,浑身都疼。于是,雷狮在寻思着自己要不要就地打开帐篷,就这么睡到明天雨停。


  但看这架势,可能明天都停不了。


  不远处有一个小房子若隐若现,他辨认出那也是一只青蛙的家,于是勾了勾嘴角,拎着自己的东西向那边跑去。


  “你好。”表面乖巧内里暴戾的雷狮挂上了一个可爱而乖巧的笑容,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他知道这会儿这里的阿妈不在,所以心里有一个绝妙的主意在滋生着。


  门开了。


  雷狮准备泼水的身子仿佛被人施了法术似的定在那里,就这么看到了那双仿佛能够把人溺死在其中的眼睛。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碧绿的,像是一汪春水,里面荡着温柔而和善的波浪。


  “春冬之时,则素湍绿潭,回清倒影……”阿妈经常背诵的《三峡》,这时候恰好可以用来形容——他站在那儿,什么也没说,眼睛里清楚地映出了雷狮的倒影。


  “呀,你从哪里来?这么大的雨,快进来吧。”他一边说,一边自我介绍,“在下是安迷修!阁下叫什么?”安迷修弯起眸子,雨落在屋檐,然后滑落在地上,啪嗒啪嗒,如同一曲小调。


  “我叫雷狮。”雷狮默默地倒掉自己的水盆,把抢占人家屋子的念头从心底划去。还是换种方式吧,这青蛙家里也忒穷了。


>>


  雨还在下,屋子里的暖炉烧得火旺,给了一点温暖。尽管身上的雨水差不多干了,雷狮仍旧打了几个喷嚏。他揉揉自己的鼻子,却看见自己面前有一块纸巾,被人递过来。


  他一言不发地拿起纸巾擦擦鼻涕,安迷修无奈地看着这只青蛙,轻笑一声。没想到雷狮瞬间就凶狠地看了他一眼:“笑什么?”


  “没什么。”安迷修摸摸自己的鼻子,起身取出几个糕点:“师傅只给我留了这么些东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吃了吧。”


  雷狮二话不说捏起一块就放进自己的嘴巴里。他吃的可快了,风卷残云似的就把桌上的东西扫的一干二净。


  半晌,他才吐出一句话:“难吃。”


  安迷修在心里告诉自己别和一般人计较。


  然而这种心理暗示在雷狮做出一系列举动之后彻底崩了。



  大雨依旧下个不停。算起来应该是雷狮出门在外一个星期。


  安迷修看着面前正在看报纸的雷狮,只觉得雷狮的翘起二郎腿的动作像极了一个大爷,比自己这个屋子里的主人还像。


  “喂,安迷修,吃甜点么?”可能被安迷修的目光看得有点不自在,雷狮勾起嘴角,紫色的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他从自己的旅行背包里拿出几个面包,递给安迷修。


  接过面包,安迷修低声说了一句谢谢。对着火焰,他看见雷狮扬起的眼角,像是在笑。


  不知道为什么,当安迷修把面包咬了一口之后,他突然有点想哭。


  师傅不是很经常来看他。在心里,安迷修是这么定位自己阿妈的。他的师傅虽然很温柔,但也很忙,尽力抽出的时间也只有那么短暂的二十分钟。所以每次收获的三叶草也就只有那么一点,这就是他的生活费。


  他和师傅生活,像是自己一个人在生活。很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了。


  但不仅仅是想哭那么简单,他还想打喷嚏——


  “我说雷狮,你哪里来的朝天椒?!”


  雷狮看着差点泪流满面的安迷修,不厚道地笑出声:“是上次旅行的时候忘在背包里的。应该是蜗牛留下来的。”火红的辣酱涂在面包之中,夹杂了一些紫色的果浆,甜甜辣辣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当然,应该是辣的成分居多。


  这个旅客一脸幸灾乐祸,仿佛一点也不在意安迷修想要把他丢出去的眼神——这种恶作剧对雷狮来说乐此不疲,然而安迷修并不只想习以为常。



  “我说安迷修,你怎么还是那么傻啊?”


  安迷修从雷狮身边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揉揉自己的眼睛,像是在确认自己有没有眼花。雷狮?这个……这个……这个十恶不赦的讨厌人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雷狮嫌弃地坐在他隔壁,道:“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打得了一条蛇吧?”


  他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家里会有一套双剑,估计也是和自己临时起意带过来的锤子一样偶然出现的吧;就是这套双剑,给了安迷修莫大的勇气让他去杀一条蛇么?就像上次那样,自己引开一只鸟?


  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估计就看不到这个傻子了。


  天知道当他看见那条蛇吐着信子和安迷修对峙的时候,他的心脏跳得有多快。可能还漏了一拍没有跳,不然现在自己的呼吸怎么会变得这么急促?


  “上次的恶作剧是这个结果。”安迷修瞥了雷狮一眼。雷狮心想你居然还在计较这件事啊。


  他说:“对对对,是我不对,因为我根本不想看见那个女的。”


  “你!”安迷修差点没跳起来。


>>


  那天刚好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是个适合郊游的好日子。然而雷狮已经把安迷修周围的地方逛遍了,没有找到什么好玩的玩意儿,只能和安迷修待在屋子里——


  “安迷修你哪儿去?”


  安迷修回眸,说的有点义正言辞:“我要去看看艾比小姐。”接着他又开始数指头,“之前她还会到这儿来的,最近可能是鸟类多了,所以她不常出门……不过我答应过她要给她捎果酱的。”


  雷狮不置可否:“傻子吧?万一她完全没想起来要到你家呢?而且上次那句话完全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吧?”


  “……言必信,行必果。”安迷修说。


  ……


  “呀!”艾比的胆子在雷狮看来小的很,随便拖来一条蜈蚣都能让她吓得够呛——要知道在外边他还吃过呢。


  哦对了,似乎蜈蚣的一家三口都来了。


  “雷狮!”安迷修对他怒目相视。对着夺门而出的艾比,他赶紧追了上去。


>>


  “我说你那次怎么活下来的?靠蛮力吗?”雷狮挑眉,语气里似乎有着嘲讽。“要有点脑子。”


  “我不靠脑子你就见不到我了。”安迷修还是那样和他针锋相对。


  “呵。”雷狮发出一声嘲讽。


  半晌,雷狮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安迷修,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清楚地倒映出安迷修的脸。


  “安迷修,见家长吗?”



  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对安迷修这个傻子上心的。雷狮把这次的日记写得比之前的事情还要详细,回到家之后脑海里一点又一点地浮现出安迷修笑起来的样子——像是一只兔子,纯良无害,让人很想狠狠地蹂.躏。


  他那时候没有躲得多远,因为那只鸟首当其冲伤到的,就是他的腿。他跑不远,而且如果再近一点可能会成为安迷修的累赘。


  “走了啊。过客而已。”


  以往在旅途上,他也欺负过不少比自己弱小的家伙——安迷修不就是那样的人吗,傻乎乎的,还手也只是柔弱无力。


  可他为什么心里有点疼?就因为一个救了自己的过客?


  所幸的是,远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下子贯穿了鸟类的头部,雷狮看见它直直地坠落了,坠落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安迷修——!”雷狮拖着自己的伤腿,跑到那个和鸟类搏斗的地方,用尽一切力气大喊着那个名字。然而他什么都没发现。


  他想起安迷修在临行前对自己说的话:“雷狮,你该走了啊,天都晴了,你阿妈一定很担心啊。”


  可我更担心的是你好吧?傻逼。雷狮狠狠地骂了一句。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家离安迷修也不过一片草地的距离,不远啊。


  “我是好人,活的绝对比你久。”安迷修头也不抬地回道。


  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


>>


  “我去你那只是碰碰运气,毕竟上次我来的时候你可是刚出门。”雷狮唾弃这交叉的命运,擦肩而过什么的实在是气青蛙。


  安迷修坐在雷狮家里,看见雷狮阿妈热切的眼神,突然缩缩脖子。


  “喂?我找到素材了啊!两只青蛙的‘友谊’真是让人感动啊!!!不愧是我家儿子……我要写文了啊!”


——————END——————

评论

热度(27)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