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帕佩】骗徒的真心话

#文笔生硬有#

#ooc有#

#是本子的文今天拿出来放放#



佩利是个穷苦孩子。他从小没妈没爹,靠着自己蛮干才混到了今天——期间还要防着被帕洛斯骗。

他觉得这日子也就这么过了。

帕洛斯是整个平民窟里臭名昭著的诈骗犯,每天换着花样在平民窟里骗钱,顺便耍耍佩利。

诈骗的手法还不带重样的。

两个人连带着一起在平民窟搞事,完了就跑,谁也抓不住。

而佩利——刚刚搞了一件非常大的事情。

他把帕洛斯勾.引了。

 

佩利那睫毛比谁都长。帕洛斯对这一点非常清楚,也正是因为这睫毛,让醉酒的佩利显得格外动人。

脸上的两坨红晕让他欲罢不能。属于诈骗犯的独占欲开始发作,帕洛斯真想欺身上去狠狠地啃咬那张嘴。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看着身下的人迷迷糊糊的样子,帕洛斯忽然充满恶意地笑了。

他找出几支水彩笔,一边给佩利“化妆”,一边弄乱床铺上的东西。

他知道,如果佩利喝断片的话……嗯。那个纯情的男生估计会惊慌失措哦?

反正这个人也是他的,早一点定下来有什么不好呢。

诈骗犯的化妆技术果然高超,用了半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就伪造出了真假难辨的痕迹。

一切都做完之后,帕洛斯提起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留下桌子上被风不断吹着的报纸——诈骗犯帕洛斯的恶行。

上面似乎被人留下了个地址。是属于平民窟的。

 

佩利一觉醒来,看见自己凌乱的床铺和身上的痕迹,顿时慌了。

他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想更加复杂的,只是觉得——他、他把帕洛斯……

脸上立时一阵爆红。一直红到耳朵。如果有人摸摸的话,会发现那脸和发烧一样烫。

怎、怎么办?!佩利焦急地踱来踱去。与此同时,他还发现一个问题。

帕洛斯不见了。连带着他的行李箱。

桌上的报纸不知什么时候被风吹落,只留下被重物压住的账本。

上面说他们的钱已经快不够用了。

事实上,帕洛斯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他们的钱。这点佩利觉得心情十分复杂。

那个骗徒……

无奈之下,他只能离开平民窟做了一家珠宝商店的店员,专门看管珠宝的。

与此同时,骗徒帕洛斯也在用自己的诈骗技术把整个城市整得沸沸扬扬。登上了电视不说,还自己录了一段小短片。

 

在珠宝店里的电脑上反反复复地播着帕洛斯自己录的小短片,听着他把自己诈骗到的东西如数数来,看得入迷。

帕洛斯的眼睛里满是狡黠,身体的动作却让他显得不急不慢,看起来慢条斯理极了。

他身后的行李箱里打开着,微微露出几根水彩笔,让佩利觉得眼熟。

“请问,有人在吗?”听见声音,佩利转过身,见到一个扎着辫子的粗狂男人正在门外探头探脑的,似乎再找着些什么。

佩利愣了一下,然后开口:“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吗,先生?”

“我有一只钻戒,目前不需要了,麻烦估一下这只钻戒的价值。”男人伸出手,一只精美而耀眼的钻戒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似乎在告诉别人可以任君采撷。

佩利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观赏过钻戒,只觉得自己的视线被这粉色的钻戒吸引住了。

他知道,粉钻很值钱,这样的粉钻有上亿。

“抱歉先生,我这就叫鉴宝师出来。”但佩利只是一个看管珠宝的店员,又怎么会这种技术活。

不安地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他转头朝另外一个店员低声说了几句,让他去找鉴宝师。

男人粗犷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让佩利想起了一个人的微笑——

也是那样的虚伪。

但这个人,明显比帕洛斯高很多,而且头发、外貌样样不符合。

鉴定的结果出来要晚几天,佩利见没自己什么事就坐在椅子上看着男人。

感觉到佩利的视线,男人扭过头,朝他笑了笑。笑得佩利毛骨悚然。

 

佩利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

平民窟那栋房子被人卖了不说,自己反倒是赔了十多万。

那是他这几年来辛勤工作的积蓄,就这样,一下子没了。

然后,就看到店里面有警察过来调查,说是怀疑诈骗犯藏在这里。

其他人看佩利的眼光顿时就不同了。

佩利严重怀疑是不是他昨天晚上赢了他们的钱所以他们就记恨上他了。

总的来说,他现在一贫如洗——不光这样,还有一步就要进入监狱了。

他想起诈骗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自己听到房子要卖的时候,自己马不停蹄地赶到平民窟,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揪住那个人揍他一顿了。

这栋房子有他和帕洛斯“美好”的回忆,他还想靠这栋房子找到帕洛斯呢怎么能够就这样卖了?

说起来这栋房子还是他和帕洛斯一起买下来的——也不是很贵,三四百一栋危楼而已。

就帕洛斯的能力,砍价砍到十多块都有可能吧。毕竟那是一个顶级的骗徒。

价钱出乎意料地低。佩利知道要卖的价钱之后有点难以置信。但很快又释怀了。

一栋危楼……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更别说是平民窟,铲了这栋楼就可以重新建一栋了,为什么还要转手卖出去呢?

佩利疑惑,却没有问。

——直到他准备搬进那栋危楼,却看见一个悠闲地与客人谈笑风生的人时,佩利感觉全世界都在欺骗他。

哇老子辛辛苦苦用全部积蓄买下这栋房子,而且还是危楼,你居然转手就卖给其他人了。钱呢?

佩利在门口气到浑身发抖,掏出手机就想打电话给卖家。

冰冷的“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回荡在他的耳边,佩利气得差点把手机摔在地上。而后转身踢了一脚墙壁。

灰尘连带着沙子从头顶落下,迷了佩利的眼。

他冷静下来后,忽然惊出一身冷汗。他忘了,这是一栋危楼。

房子倒了不要紧,出了人命——他觉得自己人生就要毁在骗子手里了。

他忽然有点想念帕洛斯了。

 

夕阳映照着危楼,投下一个影子。虽然高大,却有一种摇摇欲坠的危机感。

帕洛斯啊帕洛斯,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无聊地踢着石子,佩利游手好闲地在危楼下面晃悠。

 他现在已经没有工作了。有的也就是这栋已经完全属于他的危楼了。

自从知道这栋楼是危楼之后,原先的买主很气愤,试图寻找那个骗子,却被一遍遍的“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打败。

在报警无果后,他搬离了这里。

也是从那个时候,佩利才知道,原来帕洛斯曾离自己这么近。

那个卖家,很可能就是帕洛斯。

房子里已经没有了随处乱扔的水彩笔、被单和油炸食品,有的只是佩利一个人和他空空荡荡的房间。

有时候,佩利会想,其实这样子也挺好的。没有人会把他当傻子耍。

但他总觉得,帕洛斯的恶作剧虽然有点出格,但还是……为了他好?

他还记得,帕珞临斯曾问过自己:“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怎么办?”

当时他是这么回答的:“鬼才会去找你!你还不如……”他梗着脖子,脸涨得通红,“你还不如别回来了!”

哈,可能真的是回不来了。佩利想着,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有一下没一下地吃着牛肉,却没有发现停在门口前那一抹小小的影子。

“嗤……”隐约的,佩利好像听见帕洛斯那习惯性的嗤笑声。

那是幻觉。佩利这么安慰自己。

黑暗中传来小声的反问,好像佩利心中的质疑——

真的是幻觉吗?

 

再次见到帕洛斯,佩利是在帕洛斯的新房子里。

那时他刚经过一个白色头发的扎辫子的卖花小姑娘身边,然后小姑娘笑得一脸真诚,三番五次劝他买一支玫瑰花。

无论他怎么拒绝,怎么说明自己没有女朋友,连男朋友也没有,无奈扛不住小姑娘舌灿莲花,掏出仅剩的十块钱,买下了那支在小姑娘口中娇艳欲滴、美丽绝伦的玫瑰花。

尽管他觉得这花和普通的玫瑰没什么区别。

不仅如此,他还在玫瑰花里面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和一句让他万分脸红的话。

上面说:

“你要负责。”

这让佩利的脸直接变成了西红柿。因为他发现,自己这些年来好像忘了,他、他把帕洛斯……

徒步走到帕洛斯的新居,他惊讶地发现——哇这是哪里怎么布置得跟婚房一样!

他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路。

直到看见帕洛斯,佩利一直忍耐着的情绪才尽数爆发。

他一个脚步冲上去,拧住帕洛斯的耳朵,咬牙切齿地质问道:“你还知道回来?”

帕洛斯无奈地让佩利松手,然后优雅地用手帕擦了擦嘴,道:“是啊。回来见你。”

“想不想我?”不知怎么的,佩利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让他自己都愣了。

“想。”帕洛斯爽快地应了下一句。干净利落得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真心的。

然后他看见佩利涨得像辣椒一样红的脸蛋,听见他结结巴巴地对自己道:“我、我会、我会对你负责的!”

下一秒,佩利只听见帕洛斯爆发在“婚房”里大声而久久不息的笑声。

“你、你该不会……哈哈哈哈……你该不会以为你和我已经发生关系了吧?啊?哈哈……”

靠!老子当初就不应该来这里。佩利脸色一冷,转头就往门口走去。

一只手扣住他的手腕,把他拉向一个温暖的怀里。

“来,我们上床去说。”在佩里因为惊恐而瞪大的眸子里,帕洛斯笑得“真诚”而邪魅。

其实,佩利心里是有点顺从的。毕竟……

男人灼热而带了些侵略的气息喷洒在他的颈窝旁,让佩利忍不住一阵颤抖。

光滑而灵巧的舌头像小蛇一般撬开他紧闭的牙齿,开始疯狂地攻略城池。不知道是从哪里越来的吻技让佩利小声地呻吟出来。

“恩……”

身上的衣物被尽数褪去,佩利能够感觉到帕洛斯顶在自己身下的灼热。

身子往后一仰,两个人倒在床上。

帕洛斯轻轻舔过佩利的耳垂,引来一阵颤栗。他满意地看着自己身下的人儿眼角泛着泪光,用更加迷惑人的方式让他沉醉在这一场欢爱之中。

 

迷迷糊糊间,佩利问了帕洛斯几个问题。

“帕洛斯,我那十万块钱呢。”

“那是你的嫁妆,那一百来万是我的聘礼。”

“真的?”突然发财老子有点享受不来。

“假的。”亲吻佩利的嘴角,帕罗斯低声笑着。

突然想起帕洛斯是个骗徒的佩利又问:“你说想我,也是假的?”

“对。”极其干净利落的回答。

哇老子要回家!奉献了自己的钱财和肉体,居然还要被骗徒当傻子耍。这日子没法儿活了。

“其实啊……”帕洛斯轻轻舔过佩利的耳垂,笑着低语。

那个钻戒的持有者是他化妆来的,骗到手之后本来想估完价就转手卖了,看见佩利的时候转念一想又把它留了起来。

这种东西,在佩利结婚的时候让他带着肯定很好看。(佩利:好看个鬼!)

那个卖房子的人是他,连卖花的小姑娘也是他扮的。

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让佩利上钩。

佩利对此不以为然:“你用得着费那么大劲?”

狡兔三窟,他可是个骗徒,不准备多一点地方,怎么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呢。

想法刚落下,楼下一阵呼啸。帕罗斯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是警察。



评论(9)

热度(48)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