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安】理发


  安迷修第一次见雷狮,是在中学时候学校下令的一次仪表检查。老师在仔细打量了班里的四十九个同学之后,严肃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沉吟一会儿,点名说:“安迷修!你的头发必须剪了!下星期班里要是扣分,我就唯你是问。”


  班上的同学坐立不安,安迷修坐得笔挺,回答得很响亮:“是!”可是安迷修也很绝望啊,他有什么办法呢?从小到大他的头发一直都是这样的用发胶也压不下去他那两根呆毛啊。


  说起安迷修的发型,不仅安迷修很绝望,经常给他剪头发的发型师也很绝望,因为每次用水给他压下去的两根呆毛,不用过一分钟,立马给你翘起来。这还是人能够剪的头发吗?



  “小安啊,要不是看你和我孙子差不多大,我早就……”伯伯举着剪刀,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刚好听见里屋传来响声,安迷修看着半遮半掩的门,隐约看见了一双紫色的眼睛。就像……他不经意望向窗外的时候,看见的星辰。


  忽然间,伯伯就笑了:“雷狮!你给我出来!”


  一个和安迷修差不多大但是足足高了他一个头的男生插着口袋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伯伯另一个孙子卡米尔。


  伯伯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把剪子往雷狮怀里一塞,再把安迷修往前一推,道:“过来,给他剪发!刚好让我看看,你这些年都学了什么。”


  “切。”雷狮抬头扫了安迷修一眼,安迷修顿时感觉到浓浓的恶意。


  照例坐在镜子前,安迷修用眼角的余光,看到男生利落地把紫色的布一甩,然后提着布向自己走来。那样的动作,就是那样简单的动作,愣是让他使出了一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雷狮带着这样的气势缓缓地走着,强大的气场让安迷修的两根呆毛不由自主地直树起来——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妙的感觉?


  “咔擦。”


  男生的动作很干脆,左手一把梳子右手一把剪刀,咔擦咔擦地就把安迷修的头发修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尤其是最后那一声咔擦,还在安迷修的心里久久回荡着:


  “雷狮!”你为什么要剪了我那留了十八年的呆毛的其中一根?!


  剪好了的雷狮倚在门边,一双眸子微微眯起,看着他那暴跳如雷的表情勾起嘴角,仿佛在嘲笑安迷修。然而,雷狮那狂傲不羁的态度很快就改了。他猛地被他爷爷敲了一下头,喝令对安迷修道歉:“有你这样幸灾乐祸的吗!”


  “人的头发还能再长,他的呆毛也可以啊!”人前不可一世 人后抱头乱窜的雷狮气得伯伯直叫不孝子混账:“万一他长不出来呢?”


  卡米尔很适时地端了一杯茶出来,拍拍爷爷的背:“爷爷,消消气,大哥他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安迷修有点问题而已。安迷修又一次感觉到了来自伯伯孙子们的恶意。


  “下次再来啊。”看见伯伯赔笑的表情,安迷修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声对不起。“什么对不起啊,是我那孙子不好。你的呆毛……还能再长吧?”



  再一次见雷狮,安迷修心有余悸地摸摸自己还剩下一根的呆毛,小心翼翼的脸色带着些许惊恐。他抬头,看见雷狮正拿起剪子,漫不经心地咔擦一声又一声,青年凌乱的发丝旁还有些汗珠,看起来已经工作了很长时间了。


  “安迷修,又来剪发?”店里的帕洛斯熟稔地打着招呼,坐在收银台前的他一边捏着佩利的脸一边看电视剧,闲的发慌的样子——但这里足足有四五个顾客,卡米尔又不在,佩利身为理发师也应当上班才是。


  ……为什么卡米尔不来上班。为什么。


  安迷修真的一点也不想让雷狮帮自己剪发。只要是店里的有空的店员,而且不是雷狮有空,他都欢迎——而且很长时间地没有让雷狮碰过自己的头发(毕竟当安迷修的第二个呆毛隐约有发芽的希望的时候雷狮把它刷的一下剪掉了)——


  他觉得这家店除了雷狮意外地店员都很有良心。一点也没有被雷狮带坏。


  “是啊。”笑了笑,安迷修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他这个无意选的位子离雷狮很近,抬头就能够看见青年手持工具认真理发的样子。这比当年给他理发时那种随心所欲的状态好多了。回想起当年的事情,安迷修就能够想起那段一直在照镜子回味自己两根呆毛的情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安迷修感觉到雷狮有那么一瞬间,视线在他身上盯了好几秒。安迷修身子顿时就僵住了,对着镜子看起来。好像能够看出自己的第二根呆毛。


  镜子里的自己比上一次理好发的时候,多了些凌乱和懒散,一点也没有身为工作者该有的一丝不苟的样子。唉,希望雷狮那个家伙别再剪掉自己剩下的呆毛了。


  等了也就半个多小时吧,佩利负责另外两个顾客,这次却没有给安迷修剪发,等来的,是雷狮。



  “安迷修,你躲不过的。”青年这么说着,指尖划过安迷修的脸颊,温暖的触感带着酥麻,令安迷修不安地往椅背靠了靠。他眨眨眼,扯出一个笑容:“那、那个……剪簿点就可以了。”


  对着镜子,安迷修看见雷狮手里那把万恶的剪子,正对着自己仅有的“宝贝”。头发忽然间被人揉的一团糟,接着又被人一点,一点梳好。


  梳子顺着头发下滑,还是和以前那样地柔顺。雷狮耐心地把自己的“恶搞”整理回来,动作轻柔得像是在抚摸一只猫的毛。


  雷狮的动作一直都是这么让人舒服的吗……安迷修有点迷迷糊糊,这样的手法他只在洗头的时候被人对待过。直到一声利落的咔擦,他才睁开眸子。


  紫色的眼睛很专注,专注于那些不听话的头发,然后一点点修好。安迷修怔怔地看着镜子,他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雷狮的眼睛里不仅有戏谑、嘲讽,还有满腔的柔情。


  雷狮很熟悉安迷修头发的每一个地方,熟悉到几乎不用想就能够知道有哪些不合理、有哪里不好看。


  捏住安迷修耳朵的时候,雷狮清楚地看见,那里红了。他轻笑一声,冰冷的剪刀修着耳边的头发,贴到安迷修的皮肤却一点热也没有散去。雷狮故意很凑近安迷修,呵了口气。


  “雷狮!你干什么……”安迷修顿时绷紧了身子,眼睛往雷狮那边瞪过去,却撞进了一片大海里。带着笑意、温柔的大海,海浪拍击着岩石,似乎要把安迷修淹没。


  “别动,剪到肉了别怪我。”


  那是安迷修第一次看见万恶的理发师给他露出的笑容。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竟然下意识地觉得很帅气。



  “好了。”


  又是那个一成不变的发型。安迷修抓抓自己的头发,手上一片湿润。他忽然警醒:本来普通的理发只需要二十块,然而在不知不觉的时候雷狮这个可恶的人竟然让他洗了头发。


  那他得多给十块啊?


  安迷修掏了掏口袋,发现只有二十块钱,有点尴尬。


  “我……我等会过来补可以吗……”欠别人钱这件事基本上是不存在于安迷修身上的,因为他知道雷狮这个店长除了第一次会让他赊账,其他时候都会在知晓安迷修过来剪发的时候提前用电话提醒他记得带钱。


  但这一次,实在是出乎安迷修意料。


  不过话说回来雷狮是怎么知道他电话号码的……他这样想着,就听见雷狮这么说:


  “要么人留下,要么下次过来的时候直接成为老板娘,然后再留下。”


  “你已经赊账三次了。事不过三,知道这个道理吗?”

评论(2)

热度(28)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