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瑞金】碎片(中)

 @秦♧ 好吧好吧,我迟了很久很久——没办法,剧情太狗血了。


  夜幕渐渐笼罩大地,命运之神在恍惚中仿佛看见一双比蓝天还要纯净的过分的眼睛。他笑着,对着面前的人笑得开心极了,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对劲。


  他分明是个正常人——


  不,不是。命运之神摇摇头,她还看见一些碎片,渐渐地,渐渐地,快要消失。




  金发青年靠在长椅上,惊讶和越来越多的沉沦出现在眼底。他听见格瑞的呢喃,却没有办法回答他。他拥住格瑞,在有些凉爽的夜晚银发青年的体温就像是一颗太阳,灼热得让金难以自拔。


  直到金感觉过去了好几个世纪,格瑞才小心翼翼地放开了他。


  “我说了啊,格瑞你做的我都喜欢!就好像,我送给你的你都很喜欢很喜欢那样!”不满地嘟起嘴,把头倚在格瑞胸膛上,金慵懒地眯了眯眼,像是一只猫一样蹭了蹭格瑞的衣服。


  好久都没有这样子了啊,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可是也很久没有这么安静地坐在一个地方,就这么听着对方的呼吸声,相对无言却什么都明白。


  一个让他猝不及防的问题就这么从金的口中溜了出来。


  “格瑞格瑞,你去年有没有回来啊……我的生日是怎么过的来着?”青年的声音被晚风捎带到耳畔,格瑞只觉得像是一道惊雷,让他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


  走在街上,灯火澜珊的写字楼把周围映照得辉煌,格瑞揉了揉自己的眉间,另外一只手里提着一个蛋糕。提前一天从国外赶回C国,格瑞几乎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好所有的工作,才换来这一天的休息——


  零点了。今天是金的生日。


  格瑞和金同住一个小区,小区里有一个休闲公园。栽种着许多花草树木的公园往往是儿童和老人最喜欢去的地方,现在去寂静的很。坐在冰冷的长椅上,格瑞想起自己以前和金在这里捉迷藏的时候,那一头藏在椅子底下的金发。


  现在已经两年没见了,不知道……金怎么样了?


  “格瑞!我又找到你了!”带着欣喜和激动的嗓音依旧那么清澈,格瑞在朦胧的夜景里仿佛看见了一个金发小孩挥舞着双手,宣告自己的得意。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那一声,落在耳畔真实且清晰,好像就在他身旁。


  “嘿!”本该熟睡的人儿蹦到格瑞面前,企图给他来一个惊吓。说实在的,格瑞也有那么一点惊讶。但仅仅是一点点而已——肯定是不知道哪个家伙给金第一手消息促成的结果了。


  皎洁的月光透过树叶之间照下来,一个个白色的光斑像洒在地上的珍珠。男生金色的头发更加耀眼,他笑起来看,对格瑞说:“零点已经过了哦,格瑞。给我唱生日歌吧。”


  “你答应过的。”


  格瑞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艰难地开口道:“我买了蛋糕给你。然后你说要我唱生日歌。”


  尽管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干过这种事了,但是看到金那种满足的神情他就觉得很开心,那也就无所谓了。


  金趴在格瑞的腿上,脸贴在裤子上,露出了期待的神色:“格瑞,再唱一遍吧。”


  “走了。”再唱一遍?以后再说吧。


>>


  金走在格瑞面前,大步流星地向他们家所在的小区走去。要走捷径,那就只能绕过喷泉,经过教堂,然后再拐个弯就到了。金丝毫没有顾忌,眼看就要近距离欣赏那座从来没有认真观察的喷泉了。


  “格瑞?”


  格瑞伸手拉住他,让他转了个弯。“走这边。”他这么说着,率先走向另一边,那条比捷径远了一点儿的小道。


  他怕金一看见喷泉,就会想起那一天——秋在车祸中抢救无效死去的样子。


  医院里的她躺在雪白的病床上,用仅剩的那么一点力气,笑着对他说:“金,就交给你了。”那个笑容被时间的流逝碾得支离破碎,明明有很多东西可以交代,偏偏选择了这个令她最不省心的弟弟。


  “我姐姐,是一个天使。”金在认识格瑞的第一天,就用一种认真的口气告诉了他。他说,姐姐很温柔,很善良,很厉害,能够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是他最崇拜的人之一。


  但这次,她没有把已成定局的死亡逆转。天使姐姐就这样在雪白的病房里消亡了。


  尽管头痛欲裂、被医生警告过情绪波动不能太大,金还是抱着秋的尸体,在安静得仿佛在催促人们离开的房间里小小声地抽泣——到最后哭到只剩下哀嚎。


  格瑞只能走过去,蹲下身,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擦去他脸颊上的泪水。


  有些事……忘了也好。格瑞神色复杂,没有回答一脸疑惑的金。


————TBC————

评论(1)

热度(8)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