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瑞金】碎片(上)

憋了很久的脑洞ooc的文笔。

 @秦♧ 


  听说命运之神很喜欢水晶球,一旦翻出自己喜欢的那一颗,就不会放手。可是,水晶球并不是永久完好的啊,一旦出现,它便会渐渐地,出现裂痕。



  快些!再快些!男生的喘息声在寂静的街道上显得沉重,他不断奔跑着,街边的景色飞逝,金发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扬起,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光。


  呼……呼……快迟到了啊!


  脚步声停止了。男生迷茫地看了看四周,那是他所没有见过的“陌生的”景色。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呢?”他挠了挠头,抬眸看向天空,白色的十字架仿佛是迷路人们的路标,让他清楚地看见自己回家的方向。寥寥无几的街道上静的如同刚才的脚步声和喘息声根本没有存在过。


  “时间不早了啊……格瑞如果发现我还在外面,一定会担心的吧!”金没有迟疑地转过身,白鸽在喷泉边啄食着早晨留下来的已经冷硬的面包干,咕咕的声音好像在询问: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为什么又要回去呢?而后,被他经过的动静惊得飞起。


  金看见,在他经过的地方,一块碎片躺在了那里,透着晶莹的光亮。


>>


  “金!你为什么还没来!”凯莉的咆哮声直接穿过手机屏幕,落在金的耳朵里像是平地惊雷。


  他被吓得说不出话,很少看见凯莉这么生气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干……干什么啊?”他记得,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啊,怎么就这么生气呢?


  还有格瑞——他想起回家的时候,家里空无一人,格瑞的东西还整整齐齐地放在他的房间里。是刚去了一趟街呢还是外出办事呢?他揣测着,听见了凯莉给他打来的电话。


  “你还问?!不是早就约定好了在星月甜品站见面的吗?今天是本小姐的生日!本小姐的生日!”凯莉坐在星月甜品站老板娘的位子上,身边还站着紫堂幻,格瑞在蛋糕房里被勒令不准出来乖乖等金到达,即便空调吹散了夏日的酷暑,还是无法平息世界珍宝的愤怒。


  “蛋糕都做出来好几个小时了!你来不来啊?!”


  金更加迷茫了:“约定?生日?”然后他猛地反应过来,“原来凯莉你今天生日啊!生日快乐!”


  气得凯莉浑身发抖。她索性打开蛋糕房的门,把电话递给格瑞,示意格瑞替她说话。就算知道金已经智商无下限,她还是忍不住生气——太蠢了。


  “金。”格瑞无奈地接过电话,开口,“来星月甜品站。”


  “……哦。”金在一瞬间,感觉自己仿佛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那样东西,关乎到他现在这种懵懵懂懂不知所措的情况。



  “金,你是傻子吧?”见到男生那湿漉漉的眼神,凯莉开口嘲讽。格瑞都在蛋糕房里守着蛋糕看了几个小时了。即便是要给某个人一个惊喜,可这个人不来,那惊喜又有何意义?


  金扁了扁嘴,看了看格瑞。格瑞把蛋糕捧了出来,诱人的奶油香味直钻他的鼻尖。


  “好香啊!”


  这绝对是个傻子吧。凯莉这么想着,在金的身旁发现了一块闪闪亮亮的东西:一块碎片。是玻璃吗?凯莉皱眉,在她的店里,绝对不允许有什么负面的东西存在。


  可是,拿起来捏捏看,有点软,材质和一般的玻璃不大像。那么,是什么呢?凯莉左右研究都没得出个结论,只好收进自己的包里,免得别的什么人落下的“垃圾”被人踩到。


  格瑞少见地笑了。那个笑容比金以往见到的冷冰冰的脸温和了不知多少倍,好像是初春的太阳把皑皑白雪融化成温润的水,柔和到让他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金。”他的语气很温柔,“喜欢吗?”


  金想也不想,弯起眸子笑道:“格瑞做的,什么都喜欢啊!……”潮水拍击着岩石,明明该是柔和的,温暖的,可这时候却像海啸掀起滔天大浪,让山体崩解的疼痛,瞬间卷席了金浑身上下。


  头……头疼……


  “金?!”紫堂幻担忧地看着他那泛白的嘴唇,叫着。


  “格瑞……格瑞……我头,头好疼……”


  男生紧紧咬住下唇,血丝蔓延出来,在泛白的唇瓣上显眼至极。格瑞眼底那些慌张,丝毫没有掩饰,就这么在众人面前流露。他说,金,你撑着,我送你去医院。我送你去医院……


  就这么重复着,星月甜品站被上了沉重的枷锁,只留下那个还没有开动的、明明是被众人期待着的蛋糕。孤零零地放在桌上,就这么目送他们离开。


>>


  身着白大褂的医生拿了本子,很严肃,也很惋惜,他看了看抿着唇的格瑞,叹了口气,说:“先生,我们给您的朋友做了一个检查,有一个坏消息想要告诉您。”


  格瑞紧握的双拳不断颤抖,他看着医生的眼睛,故作镇定:“是什么?”只要金不是即将离他而去,那么一切都算是极好的“好消息”。那可是……他生命里唯一一道阳光啊……


  “我们怀疑,您的朋友可能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医生摇摇头,对这个年轻的男生再一次惋惜。小小年纪怎么就患上了老年痴呆呢?这不应该啊……


  阿尔茨海默病……格瑞垂下眼帘,默不作声。


>>


  一个小孩突然冲了过来,带着一本故事书啪嗒摔在地上。他揉了揉自己的胳膊,很罕见地没有和其他孩子那样坐着大哭,而是没事人一样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捡起地上的故事书四处看了看,一把塞给格瑞后转身就跑。


  那是一本泛黄的故事书。岁月在白纸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古老的花纹是凯莉最喜欢的类型,像是一本魔法书,被来自异世界的使者遣送到该给的人的手里。


  可格瑞并不需要它。


  “给我吧。”老板娘笑得狡黠,女巫一样的她对这本书爱不释手。


  格瑞重新把视线转回医生身上,继续听医生说。



  金紧张地拉着格瑞的手,之前的头痛尽管已经过去,但他依旧觉得那阵剧痛还存在着。他抬头,用湿漉漉的、小鹿一样的眼神,问格瑞:“格瑞,我怎么了?”


  格瑞伸手揉揉金的头发,说:“你没事,不过是平常的头痛而已。”


  平常的头痛都是这么厉害的吗?!金腹诽着,靠在格瑞身上。刚睡了几个小时,还是感觉很累的样子……格瑞身上很暖和,像是家里的床舒服得让他直想睡觉。


  “叮铃”,一块碎片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金昏昏欲睡的精神也被这响声驱散了不少。他停下来,弯腰把它捡起,和早晨时他看见的那块差不多,只不过形状有点小。


  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昏黄的暮色在夕阳下染成了温暖的橘黄,天边的火烧云里闪着点点紫色,好看极了。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在稍稍的休息之时看着天空。


  “……金。”


  金疑惑地转过头,手上还捏着那块亮片,猝不及防地就被格瑞吻住。那个吻比之前的还要隽永长情,里面似乎还有金隐约察觉到的小心翼翼。


  “如果你吃到了蛋糕。你会喜欢吗?”


>>


  命运之神怎么会发现不了自己的水晶球的异样呢?她生气地跺了跺脚,在自己的纺织踏板上用力地踩着。命运的丝线在她眼里分明得很,一条小小的、金色的线段开始慢慢消逝。


  “怎么会这样呢?我几年才拿出来一次啊?”命运之神捏紧自己的衣袖,没有多想,便开始努力地纺织更多的线。她知道,有些东西只有里面的人努力,才能够保证线的存在,而她只能做一些补救。


  “如果这次能够补救得了,那我就把它放回去。”她这么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水晶球。裂痕在蔓延,一块,两块,三块……五块碎片组成了这一颗水晶球的表面,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消失殆尽。


>>


  老板娘在自己的星月甜品站里捧着故事书,看得津津有味。


  “碎片?我刚好就有一片。”她这么说着,继续看了下去。她想知道,水晶球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TBC—————

评论(3)

热度(9)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