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凯】狼狈为奸

又名:所以说狼狈为奸到底是什么下场

 @松露Rala  @☪Witch-琳梦 啊,这个就当是给你们的文(怎么能这样…。)讲真的混更不容易。



  今天的医院依旧是那么热闹。年轻的女医生嘴里含着糖,白皙的手腕上带着的手表正在提醒她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下班了。


  熙熙攘攘的门口突然间出现了一对黑色皮鞋,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咯噔的声响。


  “下一个。”凯莉没有注意门口的动静,喊着已经在舌尖上辗转了千万次的句子。一双紫色的眸子顿时映入她的眼帘。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无疑很符合凯莉对衣冠禽兽的解释的画面,一条头巾被他系在脑门上,正中央的五角星极为惹眼。他坐下,手指轻轻扣着桌面。


  “跳槽吧。”


  凯莉:???!


  她不动声色地转了转手中的笔,指了一下门口:“看样子你应该去照个脑部CT。”


  “小姐,我们是认真的。”一个少年用他那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凯莉,围着围巾的正太脸满是严肃。


  啊,真是奇怪的人。凯莉自诩自己身为一个主治医生,虽然没有格瑞那样出神入化的刀法,但是配药也是熟练到不行的人,她觉得这家医院有趣的人还有很多,薪水也很高,她可不想这么快就跳槽到另外一间医院。


  更何况,她不觉得这家医院有这个能力付得起她要求的薪水。


  见她沉默,男人倒是勾起了嘴角。狭长的紫眸弯起来像是一只放下玩味的狮子:“看来是太唐突了。凯莉医生,麻烦帮我看看,我这个病,该怎么治吧。”




  炸弹在C市爆炸的那一瞬间,远在二万八千里的恐怖分子们正在赌场下开怀大笑。


  银行卡上的数额又多了一笔。


  雷狮轻轻敲着桌沿,宽大的液晶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C市发生的爆炸。他啧了一声,手中拿着两颗色子然后掷出,晶莹的色子在黑色的赌桌上不断翻滚到停止。


  把电视频道换了个遍,他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老大!”佩利拖着帕洛斯朝雷狮招手,“我们先回去啦!”看样子帕洛斯灌醉了佩利之后根本目的就没达到……


  雷狮点点头,表情在看见电视上的年轻女医生时瞬间定格。


  双手提着试管,咬着棒棒糖的蓝眸女生笑得眯起了眸子,好像是一个恶魔。尽管她手上拿着的是救千万人于水火之中的救命丸,可看她的神情似乎并没有多重视——


  那个人,叫凯莉。


  许久,在一旁下注的卡米尔听见自家大哥缓缓道:“卡米尔,我们让她跳槽怎么样?”




  很多人都不知道,一个小小的感冒究竟会让一个人难受到什么样的程度——有句话叫“病来如山倒”,凯莉觉得应该是指面前这个男人了。


  如果是普通的感冒还好,凯莉腹诽着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好友安莉洁挂着的签名让她想起了最近炸了C市的恐怖分子们。听说恐怖分子想要把她最新的药剂拿去黑市上卖。


  呼,看来自己的价值还是很高的。


  “低烧。”听完男人对病情的讲述,用电子体温计给这个叫雷狮的男人测了一下体温后,凯莉拿起手上的笔给他开药。


  卡米尔无奈地提醒道:“小姐,那是红笔。”而且她有电脑不用,用笔干嘛?


  雷狮含笑看她,眼里的危险让凯莉瞧得分明。


  “吃多少天?三天够吗?”年轻女医生在电脑上打着字,写了一半的药方被雷狮不动声色地收进口袋里。


  “嗯?”他应了一声,好像不在状态一样。“如果没用怎么办呢?”


  凯莉用笔指他:“试了才知道啊。”




  “讲真,大哥你这样子拿不到新型试剂的。”卡米尔拿着平板,这么跟自己大哥说。


  这几天他看见雷狮不断去找凯莉,有时候被拒之门外,有时候甚至是敷衍几句了事——但是如果是关于病情上的,她可以只看一眼就能判断你说真说假,而且根本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让他们恐怖分子怎么搞?


  “我们又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再说了,我觉得这个女医生挺有趣的。”雷狮刷着任务栏,再次把雇主的要求看了个遍。


  凯莉的试剂,据说能够把处在死亡边线的病人拉回去,并且从根本上改善体质,增强体内防御机制,把发病几率降到最低。


  这应该是年度最大的重头戏了。雷狮想着,脑海里顿时被一片蓝色的大海覆盖。


  “凯莉……”


  那个总是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女生,通过一个个复杂的算式就能推断出病情的程度和解决的方案,娟秀的字迹里依稀透着些反叛,这样的性格就像是世界上另一个他。


  可惜的是,他们两个终究只能活一个。当然,如果她同意跳槽的话,雷狮不介意瞒着雇主把她藏起来。


  “我可是世界的珍宝啊,怎么会感冒呢?”女医生带着口罩,笑盈盈地对病人说,苍白的脸庞隐藏在白色口罩下,被雷狮看得清楚。


  珍宝——就应该被人好好珍藏。




  凯莉没想到恐怖分子会行动的那样快。当实验室被人炸开的时候,她还在调试着最新研发的试剂。晶莹的蓝色荡漾在透明的试管里,就像她的眼睛。


  等销烟慢慢散去的时候,一抹熟悉的笑容出现在凯莉的视野中。


  “雷狮?”凯莉没有惊讶,只是漫不经心地喊出了男人的名字。“没想到你们恐怖分子居然好这口。”


  “当然,有脑子的人可不会像佩利那样直接埋个炸弹算了。”帕洛斯挑眉看她。卡米尔沉默地站在一旁,心里默默数着倒计时——那是雇主限定的时间,现在距离明天零点还有四十三分钟。


  等四十三分钟后任务物品还没送到雇主手里,那么,他们海盗团就得为这个任务陪葬。


  没有人想为一个只有天价数字的任务付出自己性命。包括凯莉。


  她掏出手机,那是一个很老很老的品牌,大概除了打电话其他什么都干不了。


  “我说雷狮,我只不过不愿意跳槽罢了,你用得着赶尽杀绝吗?”


  雷狮走向她,一瓶装着黄色液体的试管顿时出现在他眼前:“硫酸?”


  “不然你以为?”凯莉抹了抹嘴边被碎片刮到而流出来的鲜血,伤疤在苍白的小脸上显得我见犹怜。


  “大哥,还有十分钟。”把实验室里的东西瞧了个遍后,卡米尔找到了任务目标:凯莉背后那个箱子。


  但是很显然,凯莉绝对不会把箱子打开。因为这个密码锁让她来开也太费时间了,如果只是打开箱子的时间就足够让她逃命的话,她才不会选择这么愚蠢的方法。


  一颗炸弹在门口爆炸了。


  所有人望向门口,凯莉诧异地挑了挑眉。


>>


  “雷狮,你让我失望了。”像是一个长辈对孩子的叹息,他们的雇主摇着头拿出一把手枪,身后还有几个人拿着还没被拉开的手榴弹。


  凯莉嘲讽着开口:“哟,这不是我那贪婪的表兄吗?怎么,看我找了个男人,你不高兴了?”


  男人?雷狮对凯莉的称谓感到好笑,想起了自己最初想招募这位有为女医生的原因。


  ——啊,或许,让她和自己狼狈为奸也是一种原因吧。


  “表兄,你敢不敢再走进来一点?”凯莉挑衅似的耸耸肩,本来还在雷狮前方的硫酸顿时移到了门口帕洛斯的位置。帕洛斯扯扯佩利的领子,让他过来一点,免得被硫酸喷到。


  “你这个不过是被稀释过的硫酸,有什么好怕的?”她的表兄摸出面罩带上,语气颇为自若,“再说了,我还不能防御你这个小小的硫酸不成?”


  “是哦。”凯莉吹了一声口哨,仿佛在不屑。“对了,雷狮,之前你不是一直都说你的感冒还没好嘛。你患的什么感冒?重感冒?”


  “你不是说那是一种连防毒面具都不能防御的病毒吗。”沉默了许久的雷狮和凯莉一唱一和,在卡米尔看来真的很有夫妻相。就算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表兄愤怒地在面具下拧起眉头,面孔开始变得扭曲而丑陋:“死到临头还那么多话说吗?赶紧把箱子打开,否则,你们将死无全尸!”


  是了,外面还有一大支警队。


  “贪婪的表兄啊,你头上的不仅仅是硫酸,还是我从雷狮身上提取后进行改良的病毒呢。要不要来试试啊?”


  女医生指了指他头上的试管,紧抓着试管的机械开始松开。


>>


  “快跑啊!傻子们?!”趁着试管掉落的空档——尽管这时间很短,但凯莉首先抓住了雷狮的手,一把拽过去喊道。


  恐怖分子们没有迟疑,一个甬道在凯莉不远处出现。


  “快!接住它!快点抓住她!别让她跑了!”她的表兄喊得声嘶力竭,头顶上的花洒洒出大片的红色。那是足以让人们胆战心惊的毒药。




  两个同样患了感冒的人在甬道里快速奔跑着,身后三个人紧跟在他们身后,如果忽视那庞大的警卫队伍的话。


  咳嗽,鼻塞,还有昏暗的灯光,患病的不适渐渐涌上来。


  每一声呼吸都带着令人厌烦的鼻涕、甚至于张开嘴就被灌了一口冷空气的灼痛让凯莉开始疲惫。


  早知道就不接近雷狮了……算了,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等这件事情过去她就立刻给自己灌药。最好是草莓味的。凯莉蹙眉,枪声频发,雷狮反过来抓紧她的手用力一拽。


  一颗子弹擦着她的头发射.了过去。


  “世界的珍宝感冒了啊。”表兄戏谑的声音传来,“怕是要葬送在这里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实验室的?”凯莉开口,喉咙痛得更厉害。


  “他提供的。”


  “我的医院。”


  两个人停了下来,连带着身后那三个人转身看着步步紧逼的警卫和她的表兄。


  下一秒,硝烟四起。听着混乱的枪声,凯莉对准自己的表兄的脑袋,准备扣下机板——雷狮认出来,那是他的枪。本来想拿来威胁这位满肚子坏水的小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顺了过去。


  他掏出另外一把枪,趁着这个顶好的时机给自己的同伴使了眼色。如果他没记错,他们还有几颗手榴弹没有用。


  就像是一比十的阵容,战争一触即发。


>>


  “我说,雷狮。”年轻女医生突然开口,不经意间撩起耳边的长发,“你三番五次来找我看病,你确定你什么消息都没打探到?”


  “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想你应该跳槽。”很难得的,雷狮这时候也有心情和这位世界的珍宝说笑,“这家医院的薪水,太少了。”


  女医生笑起来,活像一只狐狸,又或者说,像是一只仗着狮子威风的狡猾的猫咪。


  “是啊,那就让我们狼狈为奸吧。”


>>


  就算已经跑得疲乏,就算被小小的感冒折磨得痛苦不堪,两位满肚子坏水的人也达成了共识。


  “讲真,帕洛斯你让佩利埋炸弹了没。”卡米尔抓着手里仅剩的三颗手榴弹,神情有点严肃。


  佩利哈了一声,遥控器上的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在不断跳动。


  他说:“我埋了足足五颗。”


  帕洛斯顿时给了他一个板栗。神他妈这是要塌的节奏啊?“我不是让你只埋两颗的吗?门口一颗,井盖那边的一颗。”他这么说着,手榴弹落在还在弥漫着硝烟的前方。


  “……我说,这实验室得玩完。”凯莉往雷狮的肩膀上靠了靠,但是因为身高不够,所以只能埋在他的胸膛上。


  雷狮揉了揉她的头发,璀璨如星辰的眸子笑得眯了起来:“狼狈为奸的下场应该不止这一个吧?”


  世界的珍宝扯扯嘴角,电话刚好在这时候响铃。


  “走吧。恐怖分子们你们要完了。”她打了个哈欠,对电话说:“金你来的真慢。”

评论(8)

热度(58)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