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瑞金】甜食

#给瑞哥的生日祝贺!#

#以为星期四有信息课的我羞愧地在星期五低下了头#

#写得不好请见谅#



  金每个星期回家,都能看见格瑞执笔认真写字的样子。他回的有多晚,格瑞就写的有多长时间。


  桌上偶尔会出现一两块小蛋糕,但从未开封。


  “格瑞!我回来啦!”敲门后,金从自己口袋翻出一把钥匙,开门。他知道格瑞在里面,即使格瑞不应答,叫他一声也只是通知而已。他身上没有一般男生的汗味,来自蛋糕房的奶香仿佛要勾起人们的欲望,和格瑞房间里的香味交织在一起。


  映入眼帘的,是一如既往地放着甜点的桌子和坐在椅子上的格瑞。听见响声,他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只是写字时稍稍停滞,而后便恢复那淡漠的样子。


  “格瑞!”蹿到格瑞身旁,金俯下身看着他,白纸上的字极为端正,正如格瑞个人的形象一丝不苟。金不是很懂格瑞写的东西,他的兴趣在格瑞和甜点上。


  这次的蛋糕,大部分的地方只用了浅浅的奶油做点缀,表面只有一块孤单的牛奶巧克力——上面用果酱画了一个小小的金色箭头,像是一块路标——放在那里。尽管样子有些单调,但金依然觉得它看上去还蛮好吃的。


  “这些蛋糕从哪里买的啊?星月甜品站吗?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


  青年执笔的动作微微一斜,竟在一角画出了显眼的痕迹他眸色黯了黯,随手把那一角涂成一朵木槿花。听着金喋喋不休的念叨,他把最后一笔勾完,转了转笔,道:“你可以把它吃了啊。”


  “哎?可以吗?”金有点惊喜。即使他们处于合租状态但不该碰的金都没碰过——以至于他常看见格瑞把那些诱人的蛋糕倒进垃圾桶时都免不了心痛个几分钟。


  “嗯。”



  凯莉每个星期五抬头望蛋糕房里看去,都能看见格瑞站在蛋糕胚前认真的神情。


  偶尔她会看见格瑞做出两块近乎一样的甜点被他用盒子装好,然后在下班时带回家——嗯,她乐得看见抽屉多出一沓钱币。


  她也问过格瑞,他把小蛋糕带回家是要干嘛;得到的答案却让凯莉感觉他在鄙视她的智商:


  “吃。”


  言简意赅,估计只有对那个总是笑得一脸灿烂的家伙才会多话起来吧。老板娘坐在柜台边笑着看房里的那个银发少年,一边唏嘘现在的世道变化太快,这么好的男生居然喜欢男生。


  漂亮的刀花只有在面对蛋糕时才挽得出来,凯莉从没看见过格瑞在那仅有的两块甜点上放上精致的装饰。


  对此,格瑞的回答是:“太复杂就不好了。”


  这让她又想起了那个脑子经常缺根筋的家伙,明明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他却像在云里雾里,什么都不清楚。


  ——其实用脑子稍稍想一想就知道了吧。


  但他没有。这真是个悲伤的事实。





  “格瑞。”


  刚走到门口的青年停住脚步,紫色的眸子满是平静:“什么。”


  “金吃甜食吗?”


  “不知道。”



  格瑞每个间隙看向金,都能看见金捧着一本书爱不释手。


  极好的视力让他看到了那封面上的字:教你如何在十个月内快速成为一名甜品师。


  他眨了眨眼,心里一直被一个问题困扰:他要做给谁?喜欢的人?——不,就金那个性子,能开窍的话估计都能明白他想干什么了吧?


  “凯利介绍的书都好复杂……”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金有点苦恼。为什么学一个甜点都那么难呢?


  “你想学甜点?”


  有生以来,金第一次面对格瑞时惊慌失措,游移的目光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咬了咬下唇,最后“嘿”地笑了出来:“啊这个、对呀、我、我,嘴馋嘛!呃……你也知道我这个人……”


  他觉得自己快编不下去了。


  格瑞那双紫眸认真地看了看金,虽然很快就移开了眼,金依旧感到无比心虚。他胡乱地把书翻来翻去,时不时因为一些精致的图片而低声发出赞叹——这一切无需掩盖,一旁一样看着书的格瑞听得清清楚楚。


  他想,这个傻瓜那么爱吃,那天被人拐了也不知道吧。


  或许……他可以自己试一下自己制作甜点。



  当格瑞准备像往常那样在打工的甜品站里制作甜点的时候,却被凯莉告知蛋糕房已经被占用了。


  她很认真地拦在门口,把里面的一切遮得严严实实。


  “不可以进去哦。”老板娘这么告诉青年,一点也不在乎另外的人会怎么想。


  格瑞有些懊恼自己没有来早一些。起码,可以给金带去一份他喜欢的东西。他想看见那个大男孩笑起来眯起的眸子,那个笑容就像是阳光,照进心房所有的角落。


  如果,没看见甜点,他或许会失落吧?毕竟那可是一个爱吃甜食,特别是蛋糕的人啊——


  他这么想着,道了声抱歉,头也不回地走了。


  可他没有注意到,就在蛋糕房里,有个人一直在目送着他离去。


  午后的阳光斜穿过玻璃,金色的头发像是金线一样闪闪发亮,一双天蓝色的眼睛在窗后若隐若现,里面依稀透着些歉意和心疼。


  一个蛋糕在笨拙的双手下成型需要多长时间呢?凯莉倚在门边,想起了格瑞。或许,只有爱才会让时间飞逝得更快。



  十二月十四日,金清楚地记得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他特意请凯莉支开了格瑞,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绞尽脑汁地规划一个蛋糕的模样。


  那必然是一个简单,却又不失其特色的作品——像是格瑞一样,上面点缀着些许奶油,整齐地排列在边沿,不多不少赏心悦目;一串用果酱写出来的数字顺从地排列在一块雕出了“Happy Birthday”的白巧克力下,那会是很显眼的一块巧克力,就像是格瑞无论站在哪里。


  或许,还需要一些装饰。把金色的箭头绕起来,卷成一个爱心的形状——凯莉思考了一会又画了一个箭头穿过那颗心形,算是给这份礼物的主人一个祝福。




  十二月十四日悄然来临,金蹑手蹑脚地把蛋糕摆在格瑞的桌面,却在桌上诧异地发现了一封未写完的告白信。像是有千言万语要表达,可真正写出来却只有寥寥几行。


  “……金?”踏进房间开灯看见金的那一刻,格瑞是慌乱的。那东西直接把他的内心剖开,让一切展现在金的视野中。年轻的大男孩身边还放着一个盒子,很大,也很神秘。


  金回头,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格瑞?”他只是轻轻叫了一声,准备了一个多月的惊喜化为乌有,可他却不觉得失落。因为他记得,凯莉曾说过,有时候人内心的秘密或许就是他最希望的生日礼物。在灯光下,大男孩笑得眯起了眼。


  “生日快乐,格瑞!”


  “这次的礼物——是我哦!”

评论

热度(11)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