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瑞金】阳光

#瑞金深夜六十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格瑞租的房间是那种被厚厚的黑色窗帘遮住窗口的朝阳房间,很贵,但是有一点就是租给他的那个人脑子有坑,这一点格瑞觉得没什么毛病。

  每天掀起窗帘,阳光直接照射到书桌上,温暖到刺眼。澄澈的蓝色天空被一轮金黄的骄阳硬生生照成了背景板——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个城市被称为“太阳的归宿”,每天的太阳都要那么大,竭尽全力为人们带来光明,不得不说是真的令人感动。

  “格瑞!格瑞格瑞!”

  坐在书桌前沉思的青年听见门外那略显聒噪的叫声,叹了口气停下笔。

  打开门,他的房东,金,正捧着一盘甜点,笑着对他说:“格瑞,姐姐今天烤了新甜点,她叫我过来送给你尝尝。”

  今天的窗帘照例被掀开到极点,显得屋子里亮堂极了。格瑞定了定神,差点把金那头发看成照进来的阳光。

  格瑞微微点头,伸手接过:“那就谢谢你的姐姐了。”

  “格瑞,如果可以的话就买台灯吧,这里的阳光还蛮刺眼的。”金看着格瑞的房间,审视了好一会,认真地对他道。

  他第一次说出了格瑞的心声。但是格瑞只是个大学生,他来这里才半年,他是准备住三年的,连房租都要省更别说买一盏台灯了。

  格瑞笑了笑,没有说话。

  金也对格瑞绽开一个笑脸,转身,金色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格瑞看着,第一次觉得光线没那么刺眼。

  想着,格瑞回了房间。他还有一篇论文没有写。如果写完这篇论文他就有时间去打工了。

>>

  在打工的地方遇到金是格瑞始料未及的。那顶熟悉的、被同学们戏称为“本命”的帽子戴在金的头上,让格瑞在人群里一眼就认出了他。

  “嘿!”金大力地朝着格瑞挥手,生怕格瑞看不见他。这个和格瑞一般大的青年今天穿了围裙,看样子是老板娘新招来的员工吧。

  “干什么呢,认真工作!”凯莉敲了敲金的脑袋,在络绎不绝的甜品店里收着钱。

  格瑞在蛋糕房里工作,看着金的卖力的动作,一天的心情忽然间没有那么糟糕了。

  “格瑞,我告诉你哦。”金发青年在工作的空档踮起脚尖,极为神秘地笑着对他小声说,“我来帮你的忙啦。”

  温热的气息顺着金的鼻尖喷洒在格瑞的脖子上,让格瑞感到有点痒痒的。明明只到他胸口,像个没长大的男孩,却造成了一种……神秘的感觉。

  他的心脏,跳得比平时还要用力,还要快。

>>

  “金。”在一棵树的树荫下,金发依旧遵循着光的反射定律被光照的闪烁着光芒,这让格瑞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他认真地看着这个依旧是傻傻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大男孩,反常的有点紧张。

  金这时候正认真地研究着地上的光斑,他记得小时候物理老师说过太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照射在地上形成的形状就是太阳的实像,他一直都很好奇这里的太阳那么猛烈,究竟是怎么形成这么小的实像的。

  听到格瑞叫他,他抬起头,仍旧是因为光的反射定律也眯了眯眼。

  “什么事啊格瑞?”金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透着的疑惑让格瑞想起了这个城市的天空。也是那么澄澈,因为太阳就成了背景板。

  他觉得——只要是金,无论他哪里,都是很好看的。

  “我——”

  “喜欢你。”

  青年仰起头,里面的情绪第一次让格瑞捉摸不透:“为什么?”

  格瑞的手紧了紧,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我发现我已经习惯了有你的存在。”

  是的,在这三年半里,无论格瑞有多么不在意时间的流逝,敏锐如他,他依旧发现了一个事实。他已经习惯了这座城市里的阳光,已经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更习惯了有金的时间。

  金就像阳光一样融入到了他的生活里——悄无声息,让人无法挥去。

  “是这样吗?”金说着,朝格瑞踮起了脚尖。正如他在甜品站里对格瑞做的一样,他笑得灿烂,也笑得狡黠,神秘而又小声地对格瑞说道:“我也喜欢你呐。”

  脸颊上被他轻轻落下一吻,格瑞低下头,毫不犹豫地吻了回去。

—————END—————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这是深夜六十分,我没有思路而且我今天心情不好眼睛有点痛我是不会写小甜饼的(呸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结尾那里写一下:
















  然而尽管阳光依旧存在于他的生命之中,可格瑞再也无法看到他生命里最有代表性的阳光了。停下笔,这座房子里已经没有了金那略显得聒噪的声音,留下的只有寂静。

  格瑞现在的房间里,那厚厚的黑色窗帘依旧存在。但他再也没有掀起过。

  两个不同的结尾你们随意。

评论(2)

热度(41)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这里一冥冰√ 转载了此文字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