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异族拯救世界系列(呸):金的新生

#一个长篇#
#瑞金#雷安#


从床上醒来,金觉得自己仿佛在冰窖里呆了一晚上似的,手脚都要冻掉了一样。身体好像也不属于自己了,浑身酸痛。他强撑着支起身子,完全想不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

伸手摸到遥控器,金遥控着叫来了宠物管家。

在这个年代里,机器人早就替代了人类其中的工作,融入到了人类的生活里。

“主人。”智能化的小猫外形和古代的猫咪没什么两样,只是一个早就被圈养起来,只能由贵族和上级饲养,一个以冷冰冰的机器存在于人们身边。

“要一份早餐和一瓶牛奶。”金用自己听起来都酸软无力,干巴巴的声音吩咐着,仰望着天花板的视线渐渐涣散。

是昨晚工作太累了?

身为探险队的一员,他得益于姐姐做出的牺牲,所以才会更努力的工作,达到姐姐对他的期望。

但是……昨晚是休息日啊?

安静地躺在床上,金闭上眼睛,恍惚间好像听见哪个角落透着一两声的喘息。

谁?

拖着偶尔发出抗议的身体下了床,金蹑手蹑脚地像个警察一样四处探查。这都是他在废墟里面养成的习惯啊……要不是因为里面有太多未知的生物,连丧尸都知道藏在黑暗里头,探险队的人用得着这个样子嘛。

想到探险队,他又想起了自己前几天获得的一项荣誉——似乎是关于……拯救什么的。

“……”金听见喘息声越来越浓重,知道自己离对方不远。对面的入口是厨房,这时候熄了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对哦,没有他的指令谁也开不了。

“……呵。”

当金踏入厨房的那一瞬间,顺着人造太阳,他依稀看见了些许银白色。那是……但下一秒他就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掐住了脖子。

那双紫色的眼眸里透着对外人的戒备和敌视。尽管已经虚弱不堪,但他仍然有着能够和敌人同归于尽的爆发力。

在微微泛白的嘴唇下一对尖的不像话的獠牙泛着寒光,就像那些野兽一样下一瞬就会咬断猎物的脖子。

那是……吸血鬼!金顿时认出。

身为人类,许多部门经常在宣扬一些政府规定下来必须根深蒂固的思想。

其中,异类——是必须要除去的。那些生了智慧的其他生物,比方说吸血鬼,狼人,妖怪,精灵——不管是好是坏,都是格杀勿论。

“我们居住的环境每况愈下,是因为天神对种族的不满,只有我们这些身为食物链顶层的最高统治者除去那些异类,我们才能让这颗星球改善……”

“现在资源紧缺,科学家们已经派出探险队的队员除去遗迹寻找。我们所居住的城市是安全的,是星球上几大城市之一,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现在封锁已经解除……”

“花儿矿泉水,来自遗迹的宝物,现在低价促销,不要99,不要999,只要9999!”

不耐烦地把电视节目换来换去,一撮显眼的红色呆毛让这个家的主人更加引人注目。

“老姐……遥控器都要坏了。”一旁的男生无奈地指了指在远古遗迹中找到的旧电视机和遥控器,叹了口气。他想看最新的军事节目啊……

女生啧了一声,忽然站起身来跺了跺脚,往自己的房间——另外一个洞走去。

“每次都是这种思想,烦不烦人啊!”

“老姐小声点儿!”男生急忙提醒。“你难道忘了……”

几声枪响在寂静的森林里显得尤其突兀,不少生灵因为这个而仓皇奔跑。站在他们这个位置看去,几个跑在最前面的人现在已经变成了倒在血泊里的可怜猎物。

只有那几个提着枪的人唾弃般地踹了猎物几脚。

“姐……要不,搬家吧……”

女生看了他一眼,眼中的无奈让他看得清清楚楚。搬家?又能搬到哪里去?

一个近乎撕咬的吻就这么落在金的嘴唇上,金睁着诧异的双眸只能就这样愣愣地任由面前的吸血鬼做他的动作。

两个都是青年。都是未尝风月的青年。

你怎么能指望这个吻好到哪里去?

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倒着循环,原本沸腾的鲜血此时此刻变得安静无比——这让金想起了他第一次看到的尸体,那种感觉真让人难以忘怀。

“哈……”直到金感到身体快要麻痹的时候吸血鬼才放开了他。

他才有机会真正打量这个闯进他家的吸血鬼。

银白色的头发,紫色的双眸,苍白的面孔……金越看越觉得这个人有点熟悉。

好像小时候见过?

“你是谁?”不同于电视上所介绍的那种沙哑得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金听见青年用一种冷冽而干净的嗓音这样问他。

“那……你又是谁?”金不怕死地反问道。

“……”吸血鬼沉默一阵,放开了金的脖子。“我是你的引导者。格瑞。”

“……啊?”引导者是什么?金下意识地啊了一声,感觉自己手脚更冰冷了。在冰窟里待久了的感觉又一次涌上来。

“是我初拥了你。”格瑞这么说着,认真地盯着金那双蓝色的眼睛。透过这双眼睛他好像又看见了那个一闪而逝的蓝色的天空。

金不说话了。身体更加冷了,迫切地需要更多的热度。但他现在没办法移动自己,只有大脑还在运转。

初拥?!他……他该不会……也成为了吸血鬼吧?!

“如你所见,我也是一只吸血鬼。”格瑞今天说的话比他平常说的都要多。要不是因为金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传承者,他才懒得多费口舌。

“格瑞……”金苍白着脸,在吸血鬼青年面前缩成一团。“我……我好冷……”上下牙齿都在打架,就连心脏好像也不想运作一样。

他怕是会冷死在自己的引导者面前吧。

想着,金感觉自己被谁抱了起来,落在了一个极温暖的地方。

凹凸第四研究院里,一些身着白大褂的医生步履匆匆,只有那个站在控制台前的青年冷静得引人注目。

“大人,”作为一个跟随了青年十几年的助手,莱娜抱着实验登记表对青年这么说道。“那个被监控的吸血鬼出逃了。”

“他的位置?”鬼狐天冲微微转头,银色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动了一下。监控器上的红点已经不复存在,留下一片空白。

“他……”莱娜欲言又止,抱着登记表的手紧了紧。

他们赶到的时候,地上只有一个被扯断的监控器,什么痕迹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很难想象这个意志顽强的吸血鬼究竟是靠什么出逃的。

“好了,我知道了。”仅仅是一个微小的动作鬼狐天冲就已经知道结果。

“金呢?”

“昨天是他的休息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没有来。”莱娜汇报说。

“‘世界之塔’有消息了吗?”鬼狐天冲的视线落在一张泛黄的地图上,那张地图被很好的封存起来,只等它的主人给它自由。

“没有。”莱娜摇摇头,对于地图也显得无奈。“秋留下来的地图上有很多做的很巧妙的标记,我们破译不出来。”

“那只吸血鬼的事交给你们了。记得一定要把他的尸体带回来,以免丧尸吞食后产生新的变异。”

“是。”

鬼狐天冲不再说话,转身对着控制台操作起来。

或许……她的弟弟知道些什么。

人造太阳的光线现在已经被智能窗帘掩盖,厚厚的黑色让这个房间显得阴暗了许多。格瑞抱着瑟瑟发抖的金赤脚走进房间,金本能地环住格瑞的脖子,贪恋着这唯一的温暖。

仍旧和常人一模一样的金把自己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格瑞的脖子上,让格瑞体会到了不属于人造阳光的灼热。痒痒的,有点……格瑞的眸光暗了暗,准备把金放到床上。

他不知道这次的改造会不会成功,因为吸血鬼的子嗣一般来说经历过一次改造就能够成为吸血鬼,但……金这种状况,似乎超过了他的认知。

想了想,他咬牙撕开了自己的手臂。鲜红的血液顺着肌肉流下,滴在地板上被地板吸收变成了暗红。

“金。张嘴。”他低声呼唤着快要失去神智的青年,把即将愈合的伤口放到金嘴边。血液进入金的嘴巴,带着阵阵铁锈味。

仿佛被寒冰包围,金哆嗦着身子睁开眼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蜷缩着,想缩进格瑞怀抱的最深处。

他需要更多的热度。

几乎没有多想,格瑞继续单手抱着金坐在床上,丝毫不在意尖锐獠牙撕开手臂后的血液滴在洁白的被单上,变成血花。

“喝下去。”

金竭尽全力吞咽吸血鬼青年的鲜血,身上的冷意依然在加重。

“冷……”

格瑞听见金这么说着,上下牙齿打颤的声音尤其明显。

把自己的血液喂到一定量之后,格瑞想都没有想,直接抱着金——

睡在了床上。

吸血鬼的身体是冰冷的,但对于金这个新生的传承者来说,引导者的温度绝对高于他现在所感觉到的。

金那仿佛小孩子的姿势,让格瑞有那么一瞬间僵了一下身体。

他能够感知到这个传承者现在的状况。就像是人类所说的低烧。

评论

热度(9)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