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凯】轮回(二)

#一个夹杂着武器铺这个梗的Green#

#(一)在这儿【雷凯】轮回(一)

 @cynthia 

  女巫作为客人被邀上了海盗船。尽管船只不像海民们描述的那些一般大,但装上他们外加一些东西就已经绰绰有余。

  

  海盗团的成员对这个意料之外的“客人”并没有多大意见,相反还很欢迎。

  用商人之子的话来说就是“非但没有亏,还赚了一笔”,不用费力多好。

  

  一旁的军师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

  王子一行人启程的时间还没多长,离巨龙的老巢并没有多近。

  他一个人站在甲板上,迎着海风,就这么看着。

  月光一如既往的皎洁,夜色一如既往的浓厚,云雾像轻纱一样披在月亮旁,却怎么也遮不住那倾泻下来的光亮。

  临近午夜了。王子心里这么想着,看着这熟悉的变化。他所期盼的身影即将来临。

  “别看了,没有的。”女巫清脆的声音带了几分笑意,对上王子紫色的眸子。里面的情绪隐隐让她看不透。

  他用沙哑的声音问:“你怎么知道我想看什么?”

  王子听见狡猾的女巫低声笑了一下。

  “她可是远在星辰大海啊。”说话间,女巫狡黠的蓝色眼睛明媚了几分。

  “那就去星辰大海找她。”王子冷漠地看着戳穿自己心事的女巫,面无表情,却让女巫眼底的笑意更甚。

<<

  夜袭什么的,在女巫眼里根本不算什么。更何况,本来应躺在床上的王子亲自掌舵,值得她探究。

  诱人的酒香在船舱里发酵,钻过一道道缝隙,最后传到王子鼻尖。与此同时还有女巫那独特的女子香味。

  穿着小巧的黑头皮鞋,女巫弯腰笑嘻嘻地看着王子,背在身后的双手让王子闻到了更浓的酒香。

  她看着王子所看到的。在她眼里却只有一片虚无。

 

  时间会让这里海枯石烂,天荒地老,无论多美的景致都不能留住。女巫想着,慢慢拿出自己从船舱里拿的那瓶酒,试图开了它喝。

 

  她抬头,掀起唇角道:“为了自由的人可真潇洒啊。”语气里的嘲讽不知道是在嘲笑谁。

 

  “为了能够得到那份‘自由’,什么都能做出来。”王子侧头回以嘲讽的语气。尽管这种语气在王宫里是很不绅士的——但他现在是个海盗。

 

  女巫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把手里的酒瓶子放到一边,坐在一把椅子上翘着不淑女的二郎腿,懒散的语气如同在自己家一样:“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去打劫啊。”

 

  她可不想在这船上被闷死。调制魔药?比打劫无趣多了。

 

  “那得看情况。”王子顺手拿起那瓶酒,毫不用力地把它开了之后朝女巫示威性地晃了晃,“谁抢得多谁就分多点。怎样?”

 

  “你说的。”

  

  女巫应下这份挑战,那种胜券在握的姿态竟让王子看晃了眼。

<<

  女巫和王子的挑战很快就能得到实践。

  正拿着望远镜观望的军师向王子汇报情况:“不远处有一艘商船。”

  “走吧。”王子眯了眯眼,准备更接近一点。

  女巫真的怀疑这艘商船只是来逢场作戏的。船上的侍卫一点用都没有,像极了王宫里那到处是破绽的地方。

  冷静地数着金币,这是海盗船第一次发财。

  王子的意气风发在和船上的人搏斗了之后慢慢变成了真正的海盗式意气风发。这可是他们第一次抢劫。

  “……”一张纸条被女巫捡起来,女巫沉默地看完这张纸条,而后把它撕碎。她看了一眼被绑起来的还硬不说商品被锁在哪儿的两个大副,决定用自己的花言巧语再骗多点消息。

  商人之子的技巧可不是随便掏出来的。

<<

  “女巫捡起来的那张纸条上,写了什么啊?”小小的凯莉仰起头,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这已经是第二个夜晚,妈妈讲的故事长得不知道要讲到什么时候。

  但是她乐意之极。这是自己第二个听故事的夜晚了。

  她听见妈妈叹了一口气,笑着说:“女巫的生命太漫长了,总需要去找一点刺激的事情做啊。”

  比方说——自杀。

  十六岁的凯莉无论用什么样的词语什么样的句式,都没有办法把眼前的东西描绘出来。她只知道,那是血。

  红得刺眼的血。

 

  她忽然想起来,故事里的女巫,好像也有这么段故事。

 

—————TBC—————

完蛋了可能要讲很久(呸,超过三章而已

评论(3)

热度(25)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