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雷凯】轮回(一)

#一个夹杂着武器铺这个梗的Green#

#怕是要写很久??#

#不算久也就三章???#
# @cynthia #

  凯莉高考完之后在家里翻到了一本童话书。

  那本童话书被时间浸染过,早就成了不属于自己的微黄。凯莉用指腹轻轻拂过书页,沙沙声让她回忆起了一个不知名的童话——或许,正是母亲在这本书上找到的。

  书签被夹在两页间,略沾上阳光温度的插画映入她的眼帘,正如女巫笑盈盈地面对着她的求助者,眼中却依稀透着些虚假。

  故事依旧是这么开头的:

  “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国家非常繁荣,国王和王后恩恩爱爱,治国也是一等一的好。人们都说,他们是最快乐的一家——因为皇室上下无一不其乐融融。

  但美中不足的是,他们没有孩子。

  于是,他们去找了藏在森林深处的女巫,请求她的帮助。

  女巫长得和传说里的不一样,明亮的蓝眸里透着狡黠,一头黑色长发让人心神向往——整个人如还处在花季的少女——好吧,这个女巫的确没多大年纪,才十八岁而已。

  人们都说啊,受到恶魔召唤的女孩儿会永远停留在她最美好的年纪。

  很不巧,女巫最美好的年纪就是她情窦初开的时候。

  “我亲爱的国王,王后,”坐在藤椅上的女巫眯了眯眼,透过大锅不断冒出的烟雾看着他们。“你们来,是为了什么?”

  “子嗣吗?”

  真是高傲的女巫啊。

  王后向前一步,摘下了属于自己的珍珠项链。憔悴的面孔让她显得疲惫不堪:“女巫,请帮帮我们。”

  女巫挑眉,看向国王。她在意的不是国王本身,而是他的佩剑。那可是王国的荣耀。

  “一把剑,一条项链,还有一个承诺。”她这么说着,取了些草药放进锅里,明媚的湖蓝顿时成了深邃的紫。

  王后犹豫地看着小瓶子里装着的液体,以为自己看见了浩瀚的宇宙。

  太美了。

  “你们的孩子,以后也会有的。”在他们把该给的给了,准备离开时,女巫这么出声说。王后看见女巫脸上扬起了一丝莫测的微笑。

  “王子的承诺……我有点期待。”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国王和王后,在得到了女巫的帮助后,在一个春季产下了他们的王子。

  正如女巫所说,王子有着一双堪比星辰的紫色眼睛,所有见过他的人都没办法忘记。

  他们说,那是神赐下的孩子。

  王子的性格很让人捉摸不透,有时候会望着窗外那片大海怔怔地发呆,有时候会因为某些试图禁锢他的东西发怒。

  海浪拍击着礁石,路过的海鸟带来大海独有的腥味。每当月亮升起,无数星辰点缀在夜空的时候,我们的王子才会露出一种心满意足的微笑。

  也只有那时,他那弯起来的紫眸才是最好看的。

  月光时不时被乌云掩盖,繁星静静地挂在天空,除了海浪,什么声音也没有。

  王子伫立着的身影仿佛在等着什么。

  临近午夜,王宫里的人都睡下了。就连海风也渐渐沉寂下来——

  只有皎洁的月亮映出一抹飞快划过的影子,似乎还留下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那是仙女吗?”小小的凯莉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倚在床头给她讲故事的女人。

  她并不热衷扮演仙女。但童话里会飞的不都是仙女嘛!

  女人温柔地笑了,用她那柔和的声音答道:“不一定哦。凯莉不是不喜欢仙女吗?这个童话就不一样呀。”

  王子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花眼。

  他想起王宫里女仆们谈论的仙女、许愿精灵,皱了皱眉。他并不怎么喜欢仙女——相反,他觉得那抹身影……和女巫很像。

  那种恣意,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久久没有散去。

  王子生来就是个不喜欢束缚的人。

 

  刚成人的王子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他要做海盗。

  这种想法放在其他人眼里简直就是异想天开。放着好好的王子不干,做什么海盗?

  而且……这简直有违神论啊!

  王子的计划做的很足:有船、有团队、还有目标。

  他其实只想在海上浪够一辈子,一生下来潇洒恣意风光无限;无奈商人之子一直在耳边念叨着先抢它一箱珠宝,他才不会选择去古德佩斯。

  听说那里有巨龙留下的财宝。

  但在那之前——他还得先去武器铺加个祝福——水手那个蠢货不就是这么说的么,巨龙有九个头,没有圣水很难解决。

  “老板。”娇俏的女声响起,黑色长发被微风轻轻撩过,带着怡人心脾的芳香,让王子怔了一下。

  她手上拿着一把长剑——这把剑他在父王年轻时的画上见过,是父王一直不离手的佩剑——可它居然断了?

  王子打量着这个女生,觉得她和某个人、或者说是某个身影,很像。

  当然,女生也在打量着他。海风带来了王宫里那种富裕又满足的气息,夹杂着新鲜的海腥味儿,充盈了她获得各种“信息”的渠道。

  他手中的武器,那把锤子更让她心生好奇。

  早在看到那双紫眸的时候,女巫就认出了王子。

  她眯了眯眼,湛蓝的眸子里充满了各种兴致。这个王子,想去当海盗吗?命运的丝线可真厉害。

  她还从海风里嗅出了关于死亡的气息。

  王子静静地伫立在店铺前,等待这这个小女巫的下文。即便他想快些出发,但良好的家教却不允许他干出这种事情——抢在前头。

  或许是因为还没真正当海盗。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

  于两人来说,都没什么所谓。毕竟一个是时间被暂停的女巫,一个是迫切希望挣扎出各种束缚的“未来的”海盗,时间多的是。

  “喂,王子。”女巫靠在一棵大树边,手里拿着被擦得雪亮的佩剑,淡淡地朝王子笑了笑。“我和你一起去。怎么样?”

  正想往回走的王子顿住了脚步,转身。

  “凭什么?”他不屑地扛着自己的锤子,眼睛里带着属于皇室的高傲。

  “我知道那条巨龙的弱点。而且还能帮你。”女巫笑着往剑上倒了一瓶红色的液体,竟使剑身泛起了莫名的光亮。

  王子皱眉,刚想迈步,温暖的气息带着蛊.惑让他停了下来。她说:

  “更何况,你的父母欠我一个承诺。你不想我就那样……要求覆灭你的国家吧?”

  王子的瞳孔猛地一缩。

—————TBC—————
迟大到,真抱歉。

评论(6)

热度(28)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