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金的轮回

#迟大到的瑞金#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ooc极了#
#烂尾#
#食用愉快#
上一篇→ 金的猫
(好的我终于会做超链接了)

金想要找到一个人。

但他说不出那个人的名字,也不知道那个人的长相。

梦里的东西大抵都在醒来那一刻忘了。隐约记得有银色的头发在风中飘扬,不会凌乱,也永远不会凌乱——因为那就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认为,但是就是这么认定得了,就像那个人是自己从小到大熟悉无比的好友。

每次患得患失地从噩梦中醒来,总觉得自己身边像是空了一块。而他,也会不自觉地落下眼泪。

他曾问过凯莉——这个对神秘学有着超高兴趣却学心理学专业的女生,只见她沉吟约摸三分钟,然后吐出几个字:“我也不知道啊。”

他失望地低声道谢,转头却看见一个银发中年人提着一箱牛奶在角落边转瞬不见。

那抹身影给他莫大的熟悉感。

无意中翻到小时候的相册,金的指腹摩挲着照片,总感觉有什么东西空缺着。照片上的他,不应该总是孤零零的……

那么,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金想起早上看到的一则新闻——时隔17年的失事航班TIT 219飞机残骸在C 省找到,在那则新闻里,有一个身影让他记忆犹新。

是那次金看到过的那个银发大叔。他就在残骸边不顾警察的阻拦拼命地挖掘着废墟,好像里面有什么绝世珍宝值得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挖掘——

但那可是飞机残骸啊。

金仿佛从电视上看到了他脸上那一瞬间的万念俱灰。

他的亲属……也在里面吗?

相册里的一株猫薄荷从指尖滑落,被保存的很好的它正如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生长”在这个世界。

——但就算它怎么完好,也和这些照片一样,成了没有生命的东西。金想着,又想到了在飞机残骸下静静生长着的猫薄荷。

闻到猫薄荷的香味,一只金色皮毛蓝色双眸的猫跑过来蹭了蹭金的裤腿,试图从主人手里拿到它的玩具。

那么……这只猫,又是怎么来的呢?金有那么一刹那,迷茫了。

当知道学校将要放一个长假时,金很兴奋地第一时间打开电脑告诉了格瑞这个消息。

他说,格瑞,我很快就能去找你啦。

格瑞在电脑那一头,嘴角微微勾起,璀璨得如同星空的双眸里第一次在异国他乡泛起了波澜。

他说,好啊。

但是猫怎么办呢?金想了想,把猫给了小自己三年的紫堂幻。用一种极其珍重的语气对紫堂幻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它啊。”

以至于紫堂幻回忆起那个本该是短暂告别的话语时,声泪俱下。谁会想到,就这么一句话,真的成了永远的告别?

就在那个秋风飒爽的午后,紫堂幻抱着猫,把金送上了飞机——他从来不会刻意记住航班的名称,但这次的航班,却永远印刻在两个人的脑海里。

格瑞的电子邮箱里还留着金最后一次给他的邮件。

他说:我就要上飞机啦。航班是TIT 219,记得来接我啊。

格瑞本想回复一句,我怎么会忘记,却因为某些事情,没能把回复打下去。然后,这就成了永远的不能。

金不知道自己身边这只猫是从哪里来的。或许待在身边太长时间,连他都忘记了。

“……其实,不是因为真的忘记了,而是因为从来都不去关心,所以才会忘记吧?……”他这么呢喃出声,忽然又停住了。

什么时候他居然会说这样的话。

门铃的声音让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快步走过去打开门,秋日的阳光撒在门前,让女孩的笑容更加甜美。

“我来看望你——的那只猫啦。”凯莉微笑着,朝那只猫勾了勾手指头,“过来。”

“……这只猫,你送我的吗?”男孩专注地看着仿佛被阳光镀上一层金的猫,把心里涌起的怀念压了下去。

“是啊。你居然忘了?”凯莉有点诧异。她诧异的不是金居然忘记了是她送的,而是诧异金居然忘记了这只猫的来历。

这只猫——像是被人“遗弃”过的呢。

凯莉在高二的时候就交了一个男朋友,但没介绍过给谁认识。金也只是在凯莉给他看的照片上看见过她的男朋友而已。

眼镜架在鼻梁上,斯斯文文的气质正好是凯莉喜欢的类型。

听说,他们是在一个特别的日子里认识的。

那天正好是紫堂幻的朋友的忌日。

然后吗……凯莉说,这只猫正好赶上它祖母病死那一刻出生,但因为紫堂幻不想养了,所以就托她送人。

“看在你这么老实的份上,那本小姐就勉为其难地送给你吧!”

然后一直养到今天。

凯莉嘲讽地扬起嘴角,道:“你不会是因为自己的梦,就忘了它吧?”

“哎?怎么会?我可是有一直好好照顾它啊!”金挠挠头,依旧是那副阳光大男孩的模样。

一如正在生长的猫薄荷。

格瑞家后面有一片不知从什么时候种着的猫薄荷。还没开花的时候,青色的一片很是养眼——

金说,这样就很方便格瑞这种经常面对电脑的人放松一下眼球了。

格瑞笑了一声,说:“可是很多野猫会很烦的。”

“没事!”金把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他的猫举到格瑞面前,说,“他是这里的山大王,不会有猫的!他会保佑你的!”

——格瑞想说,那只猫分明是想保佑你。

他顺手摘了一片猫薄荷,在家里做了某些东西,使它在保存完好的同时也能散发出气味,在金生日的时候送给了他。

“许愿……我以后都能早一点遇见你。”

他听见金对着燃烧得灿烂的蜡烛小小声说着,面对窗外一闪而过的流星却无动于衷。

然后。

他看见金十分开心地把猫薄荷夹在相册里,然后兴致勃勃地拉着他讨论着小时候的他们。

在每张相片里,金的笑容就像那只猫的皮毛一样被阳光镀金一般,灿烂极了。

真想时间就那样停留啊。格瑞这么想着,想着,泪水就这样落下了。

“金……”

那抹阳光,已经不见了。

不知不觉间,金走出了屋外。

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下定了决心。

“凯莉。”他回头对凯莉说,“你能照顾一下它吗?我……我要去一个地方。”

一个可能很远的地方。我怕我照顾不了它。

凯莉只能看见她面前的男孩用近乎祈求的目光看着自己,最后无奈地叹息一声:“好吧。谁让你这么可怜呢。”

“记得回来。”

可能……他不会再回来了。金恍惚间觉得凯莉越发像他的姐姐一样了。

但他没有姐姐啊?

可能是小时候有过一个想当旅行家的梦想吧,金把他毕生的信念用在了走遍大山河川的旅途中。

虽然他的目的本不在于此,但也不能缺少乐趣啊——凯莉似乎这么说过。

然后,他用三年的时光,以一种飞一般的速度把祖国的疆域差不多走完了。

他就差那么一个地区。就走完了。

今早起床的格瑞有那么一种突如其来的悸动。就像是每次金跟他说“我爱你”一样,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不听话了几分钟。

彭彭直跳。


飞机失事之后他就立刻回了国,因为航班刚飞不到半天就遇上了台风,应该不会走太远——

于是,他用了十七年的时间走遍祖国的大山河川,每一寸土地都跟搜查似的看过了。

但就是没有。

如果不是金说过,他带了猫薄荷的种子给他,格瑞可能不会意识到,可以找猫薄荷生长的地方。

虽然。最后飞机的残骸是找到了,但他没找到自己最心爱的人。

他就只能摘了一片猫薄荷回去,用以前同样的方法做成特殊的“标本”。

他觉得自己真傻。

明明可以自己回去的不是吗。



没有熟悉的猫叫声,没有熟悉的人在门外蹦蹦跳跳,格瑞觉得,这一切就像隔了一个世纪一样。

金的坟墓被安置在那一片猫薄荷的旁边,并没有什么人打扰他的“休息”,就连猫也没有。

正如金儿时的言语一般一语成谶。

他多想金再来一个心想事成,可惜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可能只有他死了,他和金才能再一次相遇吧。格瑞这么想着,被一阵敲门声震回了神。

“……”是谁?他走过去拉开门,却在霎时间怔住了。

“格瑞!”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称呼,让格瑞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用干巴巴的声音问出声:“……金?”

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看见面前这个人的时候一下子就叫出声来。就像在梦里演习过无数遍一样。

他张口,准备再说点什么,一句话又无比自然地滑出喉咙:

“我回来啦!”

格瑞无言,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人,眼睛里的悲伤在金看来犹如无穷无尽的深渊。

他好像……骗了这个人什么?金眨眼,缩了缩头。更多的悲伤就一股脑地涌向了他。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扑到格瑞怀里哭了起来。

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叫嚣着:是他了。

他找了这么久的人,终于找到了。

“……回来了?”

“回来了……”

—————
如果不是轮回这个题目我可能不会想到为我的刀续写x
想要评论【打滚】

评论

热度(43)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这里一冥冰√ 转载了此文字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