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花吐症

#凯安#
#花吐症#
#瞎几把乱写#


        安莉洁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变成这个样子。她对这件事的迷茫超过了对自身的好奇。——凯莉

       “咳咳……咳。”苍白的脸色和毫无血色的嘴唇映入眼帘,安莉洁看见凯莉捂着嘴又放下,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怎么了?”安莉洁关心问她。
        凯莉悄悄攥紧拳头,把手心里的东西攥住,用沙哑的声音说:“没什么……别和我靠的太近。”
        把东西往身后移动,忽然间放手,不动声色地用脚碾了碾。凯莉看着安莉洁关切的神情,悄声叹了口气。
        在她脚底下,赫然是一朵蓝色的花。已经失去了自己原有的光泽,残缺不已。
        指尖抚上书页,颤抖的手指仿佛在昭示她心里的不安。
        嗓子痒极了……她这么想着。但是不能咳嗽啊,安莉洁会担心的。
        书页间夹着一缕冰蓝色的头发,不用想也知道,那个女孩不经自己同意就随便翻来看了。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见【花吐症】的解释?
        “凯莉,我看见有人咳嗽居然咳出花来了。”安莉洁诧异地指着窗外,显然对那人的症状很惊讶。
也是,她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凯莉有点欣慰。显然安莉洁没有看见,不然她不会知道。
        “我想出去和他玩。”安莉洁指着的人恰恰是患了花吐症的人。
        凯莉刚刚张口,咳嗽声便不受控制地传了出来。她那本就苍白的脸更加白了,却依旧摆手。
        “咳……别,别去……靠的太近……”
        凯莉无法忽视安莉洁那期盼的神情,但唯独这个,她只能拒绝。
        毕竟——
        想着,她撇过头,拿起书本径直离开。身后,是她不忍心看到的安莉洁不解又有点委屈的神色。
        一朵被碾得不成样子的花留在地板上,就像被抛弃在荒岛上的人,孤零零的,没有人陪伴。
        而它,也不需要。凯莉如是想。


        这是安莉洁第三十次看见凯莉咳嗽了。每次咳嗽都像是要把肺咳出来才罢休。
        凯莉的脸色超级差啊……看来要多让她喝点汤了。想着安莉洁就已经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餐。
        虽然说凯莉最讨厌喝汤,但是没办法呀。安莉洁手上忙个不停,一边想着。生病嘛,就要补一补。
        虽说安莉洁不知道凯莉究竟怎么了,但直觉告诉她凯莉一定是生病了,所以才会这么虚弱。
        以往凯莉不想喝汤,安莉洁都是神情严肃地站在她面前,用话逼着她喝下去的。 所以,安莉洁从根本上认为,凯莉是个听劝告的人。
        和外面所说的固执孤僻完全不是一个样嘛!安莉洁有些替她委屈。
        汤水开始沸腾,安莉洁静静地等着汤被煮好,有些失神。
        厨房门口,凯莉也静静地站在那儿,陪着她。
        她只觉得有些好笑。就快要活不长了,还要如此贪恋一个人的温暖。明明这份温暖,应该给其他人才对。


        凯莉是在三年前一棵大树下捡到安莉洁的。
        那时的安莉洁睡在树底下,呼吸平稳,看上去睡得很沉。睫毛上挂着几颗晶莹的泪珠,脸蛋纯净得就像新生婴儿,带着些软肉。
        看上去很好捏的样子。凯莉不知怎么的忽然生出了这个想法。也照做了。
        只听一声嘤咛,凯莉尴尬地收回了手。意图不轨就算了,还要把人家捏醒……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凯莉尽可能用最真挚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孩,用最真诚的语气解释道:
        “相信我,这是个误会。”
        然后,她看见女孩歪头笑了。笑容像初春的花朵一样美丽,声音如银铃一般好听。
        简直让人想沉溺其中。
        凯莉到现在还在相信,安莉洁的魅力,就是如此之大。不然怎么会让自己一见倾心。
        虽然不想承认——
        但是每当看见安莉洁和别人站在一起,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啊……
        凯莉知道,自己的独占欲一旦发作就什么也管不了。
        她觉得,不应该这样。
        但只要一想到安莉洁那个甜甜的笑容,腼腆的样子,凯莉就忍不住。
        想竭尽全力地对她好。


        花吐症越发严重了。
        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咳嗽。凯莉皱着眉,手一抖,差一笔就写好的字就这么毁了。
         水笔在洁白的纸上划出一道痕如同一块破碎的面具。
        凯莉现在发了疯似的想安莉洁。
        冰蓝的花瓣落在手心,随后飘落在地上。
        真想……出去找安莉洁。
        用右手按住发抖的左手,凯莉努力克制着自己。但是右手也不管用。因为它也在抖。
        就快死了啊……
        凯莉费力地写下一个字,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人影。
        蓝色的头发因为步履匆匆而扬起,直到逼近凯莉。
        柔软的唇瓣忽的覆在自己的嘴唇上,凯莉惊讶地瞪大了双眸。她第一次尝到了安莉洁的嘴唇的味道。
        ——是甜的。就像安莉洁最爱吃的草莓果冻一样。
        她还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通过口腔慢慢前进着,交换了地带。随后,凯莉看见安莉洁下意识地把种子咽了下去。
        蓝黑两色的头发缠绕在一块儿,却丝毫让人感觉不到违和感。
        交换完成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咳嗽起来。咳出的都是花瓣,只是颜色不同。
        “咳……谁,谁告诉你的?咳咳……”凯莉想知道,究竟是谁鼓动安莉洁亲吻自己的。而且花吐症还好了。
        等等……花吐症痊愈了?她愣住了。原来安莉洁……也是喜欢自己的么……?
        安莉洁捂住嘴,等花瓣咳出来之后回答说:“是那个也患上花吐症的女人啦。”
        “她告诉我说,你也患了花吐症所以才会那么虚弱的。”
        “恰好……我喜欢你呀。所以就做你的【药】。”
        只可惜,那个女人死了……
        凯莉听着,听着就揽过安莉洁的肩膀,在她被啃触出血丝的嘴唇上再一次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安莉洁是她的。
       

         事实证明,正是如此。

评论

热度(13)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