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疯子的茶话会②

#雷凯#
#爱丽丝梦游仙境#
#我怎么感觉……有点快#

“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雷狮绕着凯莉走了几圈,低声问道。
凯莉不明所以地抖了抖手上的鸡皮疙瘩,疑惑地看向雷狮。雷狮那双暗紫色的眼眸里充满了执着和认真,让人觉得他就是一个正常人一般的存在,别人说的【疯子】和他根本不搭边——
“哈哈,开个玩笑。”见凯莉有点茫然,雷狮笑了几声,道,“猜个谜语吧?为什么乌鸦长得像写字台?”
凯莉不满地嘟了嘟嘴,仰着头和雷狮说:“你这样对待一位女士是不礼貌的。”
“好吧小姐。”雷狮行了一个优雅的绅士礼,邀请凯莉喝茶。“那么小姐能否告诉我,为什么乌鸦长得像写字台呢?”
“嗯……这个嘛……”凯莉撑着腮帮子,绞尽脑汁。“给我一点时间,我想我应该可以想出来。”
“你是说你可以把答案说出来吗?”帕罗斯问她。凯莉回答说:“当然是了。”
帕罗斯漫不经心地用叉子叉起一块方糖,然后把它放进茶杯里搅拌了一下后直接端起茶小小地啜起来。那是凯莉从未见过的棕色液体。
可能是一种茶什么的吧……凯莉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是什么茶,转而把注意力放到【乌鸦为什么长得像写字台】这道题上。
“那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在帕罗斯拿起餐桌布擦嘴的同时,他说了这么一句。
“正是这样。”凯莉急忙说,“起码我说的就是我想的,——你知道的正是这么一回事。”
“这是你认为的吗?你怎么知道你认为的就是你说的呢?”卡米尔懒洋洋地问道。
“我是说,”凯莉涨红了脸,“我是说……”
“像你这样说,那么就是【凡是能喝的东西我都能喝到】和【凡是我喝的东西都能喝】是一样的咯?”帕罗斯接着反问。
佩利也来掺一脚:“【凡是我的东西我都喜欢】和【凡是我喜欢的东西都是我的】也是一样?”
“这倒是真的。”雷狮在边上说。他瞅了瞅凯莉涨红的小脸,继续说:“起码这里的都是我的。”
“哦!”佩利在一旁起哄,“你喜欢她——”
“佩利狗狗一边去。”帕罗斯又一次拍拍佩利的头。然后心满意足地看见佩利泛着委屈的眼眸,揽过他吧唧一声亲了上去。

“那么,亲爱的小姐,你想出来了吗?”雷狮优雅地靠在餐桌边,看着凯莉。
凯莉想尽一切答案都没有想到是什么。她看向雷狮一脸抱歉:“嗯……没有……真是抱歉。”
“没关系。”雷狮笑着说,“我也想不出来。”
原来你想不出来就是要我来解开吗?凯莉稍稍无语。
忽然间,脑海里浮现出一幅景象,一个小女孩坐在茶桌旁,突然地凑近头巾的主人,小小声问道:“你知道为什么乌鸦长得像写字台吗?”
“为什么?”他反问。
“因为我喜欢你。”小女孩跳下椅子,踮起脚尖吧唧一口亲上了头巾主人的脸颊,然后在他耳边这样说道。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乌鸦才长得像写字台。
凯莉无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后开口道:“是因为……【我喜欢你】吗?”
“你看——我都说了。”雷狮听了之后第一时间不是回答凯莉,而是扭过头朝同坐在一张椅子上叽叽歪歪的佩利、帕罗斯大声说,“我说的总是对的。”
“大哥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卡米尔说。
雷狮不再理他们,摸着凯莉的头发,说:“对啊,所以乌鸦才长得像写字台。”
“但是……”凯莉不解地咬着嘴唇,“这跟【我喜欢你】有什么关系呢?”
凯莉觉得,既然知道了答案,就应该知道它的解题思路。虽然答案想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有解题思路了,但是这个答案不一样。
我们可怜的小凯莉想了很久很久——大概有三四分钟,但是对于她来说已经过了很久,——也没有想出来。
“我喜欢你。”
“为什么?”
“因为乌鸦长得像写字台。”
“为什么乌鸦长得像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你。”
这道题——凯莉猛然醒悟。
——无解。

心底里涌出一股莫名的欣喜,她看向雷狮,认真地问道:“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乌鸦才长得像写字台】;因为【乌鸦长得像写字台】所以【我喜欢你】。”
“是这样吧?”
雷狮眼里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他的指腹抚过凯莉的脸颊,像是长辈对小辈的揉捏,又像是爱人之间的爱抚,让凯莉感到莫名的熟悉。
“是啊。”
因为我喜欢你。没有理由。
凯莉跳下椅子,像小时候那样踮起脚尖,咬住雷狮的嘴唇,慢慢摩擦。
小时候曾有一个人在自己耳边说话,讲述一切关于地下王国的事情——甚至邀请过自己来到这里。
——我喜欢你。凯莉这么说。
——没有理由?雷狮这么问。
“没有理由。”唇齿交融间,凯莉喃喃自语。只有两个人听得见。


爱丽丝:凯莉

疯帽匠:雷狮

三(十)月兔:帕洛斯

睡鼠:佩利

私设疯帽匠的弟弟:卡米尔

柴郡猫:安莉洁

评论(4)

热度(33)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