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冥冰√

圈名冥冰,混凹凸/最游记/神魄

本命阿努比斯!

我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无论圈子有什么东西我不会过度跟从。所以。

慎fo

镜中人/凹凸世界

#雷凯#
#镜中人#
#有私设注意#
#再次重申ooc慎入#

雷狮今早一起来就听佩利在隔壁房间里高声喊叫着些什么。

他不耐烦地走出自己房间,来到佩利门前一脚踹开佩里房间的门,冷冷地看着佩利。

“一大早怎么了?”他出口询问情况。

佩利一脸惊恐地看着镜子,看得雷狮皱起了眉头。

“镜子有问题?”雷狮走过去在镜子面前站了几秒,被擦得一尘不染的镜子清晰映出他的镜像。一双深色的眼眸里藏着数不清的暴戾。

“没问题。”然后他转身看向佩里,眸子微微眯起。“以后别再大声叫了。吵到别人——尤其是卡米尔。”

佩利点点头,他深呼吸一口气,用惊慌失措的目光目送雷狮离去。

刚才的镜子……

想到镜子,他拔腿就出了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雷狮往自己衣柜走去。途中经过穿衣镜,一抹粉色快速闪过。
雷狮眼角的余光捕捉到它,微微勾了勾嘴角。

他转身往穿衣镜走了几步,最终停留在穿衣镜面前。

那抹粉色也停留在镜子里了。正对着他做着鬼脸。

一连做了好几个。

雷狮对它的动作无动于衷。

几分钟过去了,雷狮饶有趣味地打量着镜子里的它,加深自己的印象。

看样子,是个穿着粉色系衣服的女生。

一头黑色长发像瀑布一样垂在身后,湛蓝的双眸宛若碧蓝的湖水,带着些狡黠,清澈见底。看上去只有巴掌大的小脸被她扯成不同的形状,又有些气恼,腮帮子鼓鼓的,颇有点可爱。

引人注目的是她头上的那颗粉色的星星,别在黑发上尤其耀眼。

她还挺好看的。雷狮突然想。

看着她好像做累了,一副不想干立马就要走的样子,雷狮突然笑了。笑出声来。

“你想去哪儿?”

女生顿住脚步,回头,盯着雷狮。

“去吓另一个人。”出乎雷狮意料的,她居然回答了。

“啧……先留下来陪我聊聊天?”雷狮勾起嘴角。“要知道,除了佩利,我们这儿谁都不会被你吓到。”

女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镜子。“要是真的我肯定回来。”

雷狮好整以暇看着镜子。他难得说一次真话,说的可都是真的。

果不其然,女生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怎么样?”雷狮笑着问她。

“不怎么样。”

雷狮挑眉,突然有点不想看她如此颓废的样子。之前不是很生龙活虎的么。

“你叫什么名字?”

“凯莉,你呢。”凯莉倒也没有在意刚才雷狮对她动作的无动于衷,很快回答。雷狮诧异地看着她,说,“雷狮,雷狮海盗团的人。”

应该没人不知道雷狮海盗团吧?他倒是想知道凯莉从哪里来。

“雷狮海盗团?那是什么?”女生似乎是累了,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一颗棒棒糖,撕开包装含在嘴里模糊不清地问着。

雷狮毫无痕迹地抽了抽嘴角。还真有人不知道啊……不过也没有人要求要知道?
他没有回答凯莉的问题,转身离开了房间。

这人可真奇怪。凯莉撇了撇嘴,无奈地待在房间里等着雷狮回来。

“你怎么还没走?”等雷狮回来,雷狮脱口而出。他以为过了这么久凯莉走了。

“你以为吗?”凯莉斜了他一眼,“我今天没事儿干,就呆在这儿不可以吗?”

“那就随便你。”雷狮好笑地摇了摇头。真是可爱……

可爱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粉色像是漩涡,将他深深卷进其中,以至于……无法自拔。

凯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房间一觉醒来站在镜子前立刻就看见了那个裸.着上半身的佩利。

她很惊讶,镜子里倒映的居然不是她的身影。然后她还发现,自己居然能够在这栋房子里的镜子里自由穿梭,一个个恶作剧涌上心头。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除了佩利,其他三个人都没有被她吓到。这不禁让她有些挫败。原来他们都不怕的?!

看见那个有着紫色眼眸的少年,凯莉叹了一口气,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

虽然她觉得这简直就是个无聊的游戏。

但总比她所身处的地方好啊!

不经意间和他聊起两个人所生活的环境,饶是天真可爱活泼漂亮聪明……如自己,她也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怎么了?”雷狮关心地问着她。

凯莉拨了拨两边的头发,摇摇头:“没什么。我们这里啊……”

她笑笑,“好乱的。”

“我们这里啊,”

“好乱的。”

少女稍稍带了些无奈和哭诉的声音回荡在雷狮耳畔,雷狮第一次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这个可爱活泼没心没肺的丫头露出这种神态。

“我们这里啊,也一样吧。”他说。

“这里有个比赛,专门为了强者而准备,”

“只有达到规定的目标,才能成功晋级,活下来,”

“最终,完成比赛的人,就可以成为神使一般的存在。”

“那个比赛叫做——”

“凹凸大赛。”

两个人,在不同地方,不约而同地说着同一句话。也是不约而同地,他们哭了。

雷狮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迷茫。自己哭了?

哭了啊……

看着面前的少女,雷狮知道自己的嘴角带了些血迹。

“怎么搞的?”凯莉皱起眉头,不满地看着他。“赶紧处理了,别死在我面前。”

雷狮毫不在意地抹去了嘴角的血迹,笑道:“没事,只是和别人打了一架而已。”

凯莉一脸嫌弃,转身脚步就要迈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顿住脚步。

“啧,差点忘了,我们不在同一个地方。”

“你这是要给我找绷带?”

凯莉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哼了一声。

“是又怎么样……你想本小姐还不乐意呢。”

“是是是,凯莉大小姐。”雷狮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卷绷带,“您不转身吗?”

“切,有什么需要转身的地方么?本小姐又不是没见过。”

雷狮挑眉,“哦?你看过?”

凯莉白净的脸蛋上顿时飞上两抹红晕。她跺了跺脚,最终决定离开一阵子。

“呵呵,真是……”雷狮笑着低声呢喃。

半个小时后,凯莉回来了。

她不经意地提起了一个谁都不想说的话题。

“你那边,怎么样了?”

“……还好吧。”雷狮想了想,最终回答。

“听你说,你那边好像是一个很糟糕的比赛?”凯莉叹气,只能把聊天进行下去。莫名有点尴尬呢!

雷狮深呼吸一口气,点头:“是啊。你那边,也一样吧?”

“所以啊……”凯莉说着,整个人贴到镜子上。她认真凝视着雷狮,用一种极其郑重的语气,说道,“雷狮。一定要,活下去。”

“凯莉,你也一样。”

雷狮最后一次看见凯莉,依然是在自己的穿衣镜中。

镜子里的她浑身是血,却依旧笑着。

“凯莉!”雷狮第一次惊慌失措。他想抱住她,可是那又怎么可以。

他们不在同一个地方,自然不能相互触碰。

“你在哪里?”他想知道凯莉住的地方。如果说,这是由镜子组成的联系,那么……是不是她住的地方也真正存在?!

凯莉凑近镜子,雷狮看见凯莉那双蓝色眸子中有着不明的情绪。

她摇摇头,扯出一个笑容:“找不到的。如果找得到……”

如果找得到,她就不会只是通过镜子来见雷狮了不是吗!她怎么会放任自己落寞的感情……

“知道吗,我发了疯似的想见你。”凯莉笑着,看着雷狮,“但是……不能。”

雷狮猛的攥紧了双拳,忽然又松开。

是的,不是不想、不愿,而是……不能。

“呐,雷狮。”她把手贴在镜子上,歪了头,粉红色的星星染上血迹,不复往日闪耀。

“一定要,”

雷狮看见凯莉的身体在慢慢变淡,周围开始泛起白色的光点。这种在以前的他看来极其兴奋的场景,如今竟是如此刺眼。

“好好的……”

“活下去。”
挣扎着说出最后一句话,凯莉的眼角滑落一行泪水,化作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雷狮无力地垂下头,忽然勾起了嘴角。

“活下去?肯定的。”

“以后如果能够遇见你,我希望,你还记得。”

评论(2)

热度(49)

©这里一冥冰√ | Powered by LOFTER